婚前裂爱 第一百四十五章 父子两个深夜探花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老大,你快回来吧,老宅出事了,让你赶紧回来呢。《补天道》”

    “老宅能出什么事,他老爷子不是身体硬朗的很么。”

    “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可能是真的出什么事了,你赶紧先回去看看吧。”叶城挂断了电话,思考着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老宅有可能出现什么事情呢?

    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老宅又出事情了,这个时间点赶的有点巧啊。

    叶城虽然这样想,但是也不敢真的不去,虽说跟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自己出来闯荡之前,还是很尊敬父亲的。

    虽然他给自己找了一个恶毒的后妈,虽然小时候受尽了委屈,但是,老宅出事了,叶城不得不回去。

    踏上飞机之前,叶城给陆凌打上了一个电话。“凌儿,我这边还有一点事,可能这些天不能陪你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陆凌没有说话,而马上就到飞机起飞的时间了,所以,叶城不得不关掉电话,然后关机。

    陆凌没有想到叶城会这么容易就挂断了电话,这么多天以来,每次见到叶城他不是呆一会就走了,就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忙完,好不容易积攒的好感,都被破坏掉了,看来,两个人还真的是有缘无分了。

    飞机安全的到达了老宅所在的区域。《蚀骨烈爱,总裁的独家占有

    看着外面座三层有三层的巡逻人员,就不难看出,这次的事情肯定有点麻烦。

    一路畅通无阻,叶城直接来到了了老爷子的书房,但是里面空空的,没有人,紧接着就来到了老爷子的卧室,离着卧室还有两米的距离的时候,叶城就听见了有女人哭的声音,声音正是从老爷子的卧室里面传出来的,难道......

    叶城越想越觉得害怕,难道自己连父亲的最后一眼都看不见么。

    门外的小诺看见哥哥来了,扁了扁嘴没有说话。

    ”你给我等着,我们的账一会我再找你算。”

    一进入到卧室,铺面而来的就是浓重的药物味道,再看向病床,躺在床上的病怏怏的老头子是谁?

    头发已经完全白了,闭着眼睛,病怏怏的喘着气,一副垂死挣扎的模样。

    “喂,叶老头,你不是说要陪我奋斗到底的么,你怎么先躺在这里了?你快点给我起来,你不在这里,我还跟人斗个什么劲啊。”叶城看着闭着眼睛的父亲,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但是电视里还是见过的,一般这个样子的人,是活不了太久的。

    “谁说我要这样躺下去了?”叶老的眼睛突然的睁开,那种生命力,透过眼神,传递到了叶城的眼睛里。《豪门小媳妇儿

    “你这么能拼,还叫我回来干嘛,多此一举。”说完,叶城就要离开卧室的房间,叶老没有说话,反倒是一直陪在叶老旁边的继母开口了。

    “叶城,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陪陪你爸爸吧,你爸爸的日子真的不多了。”继母说着说着便哭了,戏份演的十分的足。

    “有你陪着就行了,什么时候死了什么时候通知我吧。”叶城把话说的十分的难听,出乎意料的是,叶老竟然没有在说话,这样继母也很纳闷。

    “这孩子,还是这么大的火气,您不要生气。”继母看叶城是这个态度,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但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们父子两个闹得越僵越好,这样我和我的小诺才会多分一点财产。

    叶城在自己之前的房间,静静的躺着,深夜十点钟了,才起身,一个人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父亲果然坐在那里。

    “来了,坐吧。”叶老把一杯咖啡递给叶城,浓郁的香味让叶城欲罢不能,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之后,才把杯子放下。

    “爸,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叶城继续装傻。

    “你少给我装傻,我来干什么你还能不知道?文件在我的屁股下面,你来拿给我。”叶老这一辈子都高高在上,所以说话的语气不管是对谁,都是命令的语气,这是天生的,也是改不了的。《邪御天娇

    “什么文件,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小子,就没一天让我省心的,你那个老婆怎么样了,离婚了没有?”叶城虽然足不出户,但是消息真的是样样精通。

    “还没呢,她耍赖呢,我拿她没有办法。”

    “她曾经跟维纳在一起过你知道么?”

    “你是说那个六十岁的老头?怎么可能,心云......心云再不济,也不至于那样吧。”

    “怎么我还能骗你不成?照片你还看不看了?”

    “看啊,干什么不看,你看都对不起你。”当然,叶城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城拿过父亲已经准备了很久的照片,其中还真的有两个人认识的时候的照片,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叶城就想微笑,但是一想到现在的心云,两个人完全不是同类,为什么心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想知道心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么?”叶老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

    “不想知道。”

    “跟我还装什么假,想知道就是想知道,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她刚认识你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我只是放任你们,没有管,后来我听说她怀孕了,有这事吧。”叶老自顾自的说着,说道需要确定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反过来问叶城,叶城也是有问必答。

    “当然有,我的能力还需要质疑么。”叶城自豪着,也不知道在自豪什么。

    “后来她离开你了,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就离开你了,我知道你恨痛苦,但是比起让人迷了心智,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让我挺放心的。”叶老说完,眼睛里居然有自豪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是叶城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从小到大,叶老的眼睛里只有责备和不满意,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满意的目光的叶城,贪恋的看着父亲的眼睛,乞求一样的想要得到更多的赞许。

    叶老也仿佛注意到了叶城的眼光,笑了笑,别开了眼光。

    “你不要责怪我,在你小的时候对你严格,那是为了你好。”叶老说到这里,才拿出手里的文件,递给叶城。

    “这里面有两份文件,一份是真的,你自己留着,另一份是没有盖章的,放在律师那里,等我死了之后,律师会宣读那份假的遗嘱,你到时候,找机会,把你继母和小诺赶出去,并把股份也拿回来,知道么。”叶老再转过头来的时候,眼睛里就恢复了那种清冷。

    “为什么,她不是你的老婆么?”叶老会这样做,是叶城从来都没有想到的,叶城虽然对人对事冷淡,但是对于感情,还是真挚的,所以,他不懂父亲为什么对陪了他半辈子的人,这么的残忍,甚至是对他自己的孩子,都这么的不留情面。

    “这种事情,你应该可以猜到的,这一辈子啊,我玩过无数的女人,却被一个在我身边的人给带了绿帽子,哎,知道的时候,我已经跟孩子有了深厚的感情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儿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说道这里,叶老的眼睛闪着泪花。

    正当叶城想要说一些动人的话的时候,叶老马上换回了他的常态:“老了就是老了,总是喜欢总结人生,我唠唠叨叨的,你又烦我了吧。”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你对于我到底是骄傲,还是觉得我就是你人生中的一大败笔?”叶城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答案他根本就在自己的父亲身上找不出来,只希望,父亲可以给自己一个好的答案。

    “你当然是我的骄傲,她们两个才是我生命中的败笔,她在你小的时候是怎么样对你的,我都知道,你现在报复回去就好了,但是小诺是无辜的,你千万不要伤害她。”

    “有那样的一位母亲,她又可以善良到哪里去。说道善良,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女孩子认识,我觉得认识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叶城很少这样的说话,但是今晚的谈心中,父子两个都说了平常不会说的话,有些话说开了,矛盾自然就没有了。

    “恩,我可以看的出来,你这次是认真的,听爸爸一句话,这世界上,不缺女人,但是缺真正爱你的女人,所以遇到了,你就好好的珍惜吧。”这句话不禁让父子两个同时想到了同一个女人,但是彼此都心照不宣。

    一晚上,父子两个有说有笑的,似乎把之前的二十几年没有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这种感觉叶城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特别的温暖,原来自己一直都是父亲的骄傲,这无疑是一件让自己自信的事情,要是这件事情可以让自己早知道十几年就好了。

    清晨五点,父子两个便分道扬镳了,虽然还有很多的话没有说,但是怕被发现,所以只能等明天晚上了。

    叶老还有最后的一句话没有说,但是看见已经走远了的叶城,就把这句话咽到了肚子里,也许明天还有机会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