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裂爱 第一百三十八章 血肉模糊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队长,你看前面有人,会不会是陆凌小姐?”一个带着眼睛的男人对着身旁人高马大的男人说道。《清妾

    “有可能,你喊一声,看看答不答应。”

    “陆凌小姐,是你么?”那个人连想都没想就呼喊道。

    陆凌没有看清来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躲避,依旧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直到两队人碰面,队长才认出,就是陆凌小姐,然后第一反应就是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陆凌披上,然后拿出手机,给自己的老大打上电话。

    身旁那个第一个发现陆凌的男人,也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陆凌。

    “刚才你是喊的么?”陆凌没有接过外套,只是把肩膀上的外套拽了拽。

    “是啊,刚才是我第一个看见你的,我就说对面那个像是您么,一般女人都不会有您这么好的身材。”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可能有点脏,他就缩回了自己的手,把外套放在手里拿着。

    “谢谢你,我累了,我想回家。”这个时候队长也打完电话回来,就把身后一个小弟推着的摩托车推过来,然后自己骑上,对着陆凌说:“陆凌小姐,我们没有开车出来找您,现在只要摩托车了,你愿意让我送你回家么?”队长的话,说的好像是要送公主回宫一般,但是现在的陆凌根本就无暇顾及这些,她只想快点回到家里,将这一身的污秽赶快的冲洗干净。

    回到自己的别墅,她看着屋里里漆黑的一片,就觉得好冷,从心里往外的冷。《网游之菜鸟天王

    也不顾队长他们还在门外,就来到自己的卧室里,一头扎进浴室里就开始洗澡。

    看着身上的痕迹,陆凌恨不得拿刀子把那块肉给割掉。

    使劲的搓洗着身体,尽管身上已经分不清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还是陆凌太过用力,皮肤已经渗出鲜血。

    叶城赶来的时候,就看见卧室里面一片狼藉,衣服被扔的满地都是,卧室里的陆凌正在拿着不知名的物体,在自己的身上使劲的搓着,所到之处都是鲜血淋淋。

    “好了,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了。”叶城拿过一边的浴巾,改在了陆凌的身上。

    陆凌看见来人,也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我扶你到床上躺下吧。”叶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光是露着的两个胳膊,就被陆凌生生的搓掉了一层皮,鲜血渗出来,掺杂着水,正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叶城的脚下。

    最让叶城难受的还是后背露出的那条疤。

    时隔两年了,那条疤看着依旧是那么的触目惊心,让叶城深深的痛心,自己又一次的没有保护好这个最需要保护的女人。

    叶城扶着陆凌一步一步的朝着浴室门外走去,而陆凌则是推开了叶城的双手,双腿颤抖的朝着床走去。《鬼妃重生:谁敢动我夫君

    走到一半,不知道是没有力气了,还是太过于疼痛,陆凌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叶城愣在原地的身体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但是还是没有来得及接住陆凌倒下的身影。

    陆凌的眼泪,无声的滑落,一滴接着一滴,一行挨着一行,仿佛是要把全世界的悲伤都哭出来一般,但是确是没有声音的流泪。

    这样的陆凌让叶城看着十分的心疼。

    “凌儿,你不要这样,这样看着我好难受。”叶城在一旁哽咽着,但是这句话听在陆凌的耳朵里便是变了味道。

    “你永远想到就只有你自己,我现在身体脏了,配不上你了,你满意了,你来是来看我笑话的么?你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赶紧滚。”陆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了这一番话,然后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有时候,眼泪一旦流出就会止不住,脑海里就会闪过过去的伤心的事情,越是想要发泄,就越是难过。

    叶城静静的看着陆凌,默默的承受着陆凌打过来的拳头。

    他知道陆凌心里面难受,不是因为别人,罪魁祸首都是自己。

    所以,他心甘情愿的让陆凌打自己,但是她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是那么的软弱无力。《离婚吧,殿下

    渐渐的,哭声小了,陆凌就躺在叶城的怀里睡着了,就算是睡着了,眼泪还是从眼睛里面流了出来。

    没有人能再伤害你,这是叶城现在最想说的话。

    刚才的搜捕,以一个跟心云同样名字的女人而收尾,叶城笃定,这一定是心云事先安排好的,利用同名同姓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中,来吸引自己的视线,然后自己好对放松警惕的陆凌下手,这调虎离山计使的还不错啊,看来,那三年,心云不光学会了掩饰,还学会了计谋,这也是让叶城最反感的事情,没有之一。

    看着陆凌熟睡的脸孔,轻轻的把她抱在床上,然后盖好被子。

    他有轻了不少,想必这两年来,每天的日子都不好过吧,想到这里,心云那张故作清高的脸,浮现在叶城的脑海里,让叶城恨的牙痒痒。

    轻轻的关上门,叶城就回到了自己的车子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私城。

    “怎么样,易扬,有消息了么?”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件事情。

    “没有,除了今天收到的消息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消息。”易扬看着叶城通红的眼睛,就知道陆凌的情况一定不好,但是他也没有胆量去问,他害怕,他成为了叶城的导火索,他可承受不住老大的发泄,这一切还是让罪有应得的心云来承担吧。

    “富恒呢,还没有人影么?”看了一圈私城,都没有发现富恒的身影。

    “没有,打他的电话,都始终是没有人接。”

    “这小子,看我逮到他,怎么收拾他。”说完,叶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易扬则是坐下,继续给手下的小弟们打电话,询问着那边的情况。

    叶城在私城里呆了一晚上,都没有等到心云的消息,清晨五点钟,他又像是火烧眉毛一般,急匆匆的离开了私城,易扬看着叶城离开的身影,他也离开了。

    叶城是想到陆凌自己一个人在那么大的别墅里面会害怕,所以才急匆匆的就出去了,在路上还不忘买了早餐和牛奶。

    来到陆凌家的时候,看见的是崭新的陆凌,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叶城昨晚上走的时候,陆凌还是齐腰的卷发,而现在就变成了干练的短发,而且昨晚的负能量一扫而光,从陆凌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青春的活力。

    “早。”陆凌含着笑容跟愣在一边的叶城打招呼。

    “早。”叶城不自然的回了一句,手里的早餐还在办公中举着,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陆凌看。没有接下里的动作。

    陆凌看了一眼惊讶的叶城,眼神略过他,看到了手中的早餐,“这是给我买的早餐么?谢谢咯。”陆凌直接从叶城的手中抢过早餐,坐在一旁吃了起来。

    叶城缓过神来,跑到浴室,打开门,往里看,看见满地的狼藉,才能确定,昨天晚上并不是自己做梦,但是陆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感觉完全像是两个人一样。

    “你没事吧?”叶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么?哦对了,我家的淋浴喷洒好像出毛病了,你有时间帮我换一个哈,我着急上班,就不陪你了,你自便,走的时候给我锁上门,拜拜。”陆凌从给人的感觉,到眼中传递的能量,再到一直洋溢在脸上的笑容,甚至她吃饭的时候还哼着歌,让叶城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丫头,不是受刺激大发了,傻了,就是昨晚上被外星人亲了,失忆了。

    看着桌子上一点都没有剩下的早餐,叶城摸着空空的肚子,又看了看早已经没有人影的陆凌,“算了,还是先干活吧。”转身走到浴室里,开始研究花洒。

    心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等自己雇佣的人的消息,但是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动静。

    打开gps显示的是,车子和人一直都在那里,没有动,是在车上干嘛呢?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心云越想越害怕,趁着天还没有亮,就带着墨镜和鸭舌帽,穿着休闲的衣服,前往导航所指示的位置。

    朝着陆凌所在的别墅走去,不远处就看见一辆车子,车门四敞大开的,从里面还伸出了一只脚。

    心云看了看车牌号,是她给那个男人的车子没错,说先就是把车子上安装的小型摄像机拿出来,然后看了一眼后面的男人,用尽全身力气,才把他给拖下车子。

    “哎,真的是恶有恶报啊。”心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之后,还不忘把他那已经血肉模糊的东西给盖上,然后就扬长而去。

    看着手中的摄像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陆凌,好戏才刚刚开始,你最好养好身子,准备接受我的狂轰乱炸吧,哈哈。”心云一边开着车,一边享受着胜利的滋味,脑海里还在想象着一会陆凌看见这段影像会是什么表情,叶城又会是什么表情,想想就觉得无比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