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放长线,掉媳妇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两年的时间,叶城也变了许多,他一直都没有放弃查找陆凌的消息,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霸天战皇

    “老大,有消息了,听说是开了一间公司,要在这边开分店呢。”易扬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叶城也是一脸的平静。但是内心的澎湃,让叶城的手都止不住的颤抖。

    “哎,等等,今天的行程都是什么?”

    易扬看了一眼手中刚拿来的行程表:“九点有一场重要的会要开,十一点,要处理下属公司送来的项目单,下午还要去考察一下我们新建的大卖场,下午还要去参加一个公益活动。”

    “恩.....公益活动?”叶城打开办公桌的抽屉,看着里面的相框,两年了,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是一个关爱残障儿童的基金会。”易扬又看了一眼行程表,答道。

    “你代替我去吧,我下午出去一趟。”

    “好。”手里的相框,边角上的漆已经磨掉了,看着里面倔强的笑容,他好想她。

    每次工作的时候,他都会将个相框放在抽屉里,到想起来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已成习惯。

    “哦,还有,这是新交上来的分销商的新晋名单,最终选定的有几家,你看看。”

    “恩。《征服六个你》”他打开,易扬还没有出办公室的门,就被他喊住了。

    “易扬,你过来。”

    易扬上前,看他脸色不佳,便问:“老大,怎么了?”

    叶城将公司的资料放在桌面上,指了指上面法人的名字,“你确定这个人不是她么?”

    易扬低头一看,然后拿起档案,再认真的看了看,除了名字相同,其他看不出什么。

    “老大,我这就去调查。”易扬拿着手中的资料,又仔细的看了看,才发现,真的有可能,是她。

    看着照片中的面孔,心情很复杂。

    两年了,消失了两年,再次出现,会是因为什么?他可没有觉得,两年了她才想的起自己,未免有些太久了。

    “呜哇哇。”婷婷一边要忙着做饭,一边孩子还在哇哇的叫着。

    “易洛洛,你不要再胡闹啦,妈妈在忙着呢,再不做饭你爸爸回家就要饿着了,你听话,吃你的饼干,妈妈一会就来了啊。”婷婷端着勺子,登登登的跑到卧室,孩子不哭了又回到厨房,忙坏了。

    好在洛洛比较听话,一只手拿着手枪,一只手拿着饼干,一个劲的往嘴里送。

    易扬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抱起洛洛,转好几个圈,刚才呜哇哇可能就是想要让易扬抱起来转圈的吧,都惯坏了。《我的男友狂霸拽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母亲惯着,但是易扬家则是换过来,易扬十分的喜欢孩子,一点都不舍得打一下。

    “你回来啦,那你看一会,我的饭马上就要好了。”婷婷听见卧室里有响声,就跑过来查看,没有弄个婴儿房,是设计房子的时候最大的失误了,厨房到客厅到客房再到卧室,跑个来回就要五分钟,时间都浪费在途中了。

    易扬看着婷婷消瘦的背影,有些心疼,孩子他基本上没有时间照顾,自从叶城从叶老那边回来之后,便一心扑在事业上,自己是他的兄弟,当然给予最大的帮助,忙着事业,当然会有时候忽略了家庭,孩子成长的一年多时间,易扬只有下班回家了,才有时间亲上一亲,所以十分的护着。

    易扬刚要回答婷婷的问题,孩子就站起身来,扑到了易扬的怀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孩子已经马上就要两周岁了,还只是咿咿呀呀的,这让易扬有些担心,正常的孩子总该大概的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而洛洛不知是自己不愿意说还是什么原因,一直都不会说话,有的时候,实在是逼得没有办法,才会喊一声妈妈。

    “婷婷,你说我们是不是太忙了,忽略了孩子的教育?洛洛到现在还都不会说话呢,我有点担心。”

    “我也发现了,洛洛不会说话,是不是我跟他说话的少?”洛洛在一旁看看婷婷,看看易扬,好像听懂了什么似的,不说话。《身上开花的女子

    “那要怎么办,会不会自闭症?”婷婷之前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易扬一直在忙着事业,而自己又要兼顾家里还要看孩子,难免有忽略孩子的地方,只能保证他不愁吃穿,有些互动还是少了。

    “自闭症,倒是不至于,从今天开始,家务活你也别做了,请保姆吧,你多陪陪孩子,正好陆凌也要回来了,可能叶城这段时间都会忙着她的事情,业务上的事情要靠我和富恒了,这段时间会更忙,你就请保姆,保姆我们家还是承担的起的。”

    “保姆太贵了,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婷婷一年多没有出去接触新鲜事物,觉得有些害怕外面的事物,更害怕孩子受到伤害。

    “保姆没有关系的,交给我吧。”

    “好吧。”

    佩妮刚下班,就看见医院门口不远处,有熟悉的车辆停在那里,不用看里面,就知道是谁。

    让佩妮捉奸在床之后,富恒就每天下班之前半个小时都这这边等佩妮下班,但是每次都是远远的看着,没有动作。

    今天难得佩妮心情好,变踩着高跟鞋,来到了富恒的车旁,看见里面并没有人,不免得让佩妮有些失望,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佩妮,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的。”富恒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一大束玫瑰花,捧在怀里,出现在佩妮的面前。

    “你怎么不在车里?”佩妮有些尴尬,转移话题。

    “我刚才去买花了。”他傻傻的指了指旁边的花店,又看了看后车座上,这几天买完了未送出的鲜花,至少有十多束。

    “我一会还有约会,我先走了。”佩妮并不想原谅这个花花公子,反正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会哄女孩子欢心,她才不要上当。

    “佩妮,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知道我错了,我愿意让你完完全全的了解我,你愿意吗?”这句话一说出,佩妮就顿住了脚步,很显然,这句足够有诚意。

    “好,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说完便绕过富恒,上了车。

    “佩妮,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白天我都不敢想你,要是一想起你,我就坐不住,这不,还没下班我就赶过来了,为的就是远远的能看你一眼。”富恒开始了苦肉计,佩妮看了一眼富恒,发现他这几天还真的是消瘦了不少,眼泪也在眼圈里转悠,可怜无比。

    “你刚才要说什么,现在说吧。”佩妮转过头,故意不看向那泪汪汪的眼睛,有多心疼,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了。

    “我想要让你多多的了解我,不是在为我的花心寻找借口,之前是我没有珍惜,只希望你还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的爱你,好不好?”佩妮知道他少不了甜言蜜语,但是有忍不住的想要更加的了解她,所以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搭话。

    “话可能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了,你看见过我身上的疤,现在我就跟你说说这个疤的来历......”

    佩妮很认真的听着,一开始还可以狠狠心,不搭理他,但是越听,她就越心疼,到最后已经完全忍不住的扑进了富恒的怀抱,看来,苦肉计施的还不错。

    “你答应我,以后不可以跟别的女人上了,再碰到一次,我就不会原谅你了。”佩妮知道花心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的了的,但是没有办法,她管不住自己的心了,她的心早就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不再属于自己了。

    “我发誓,这辈子只碰你一个女人,若有违反,断子绝孙。”富恒举起三个手指头,便发了毒誓。

    佩妮又怎么忍心让他断子绝孙呢,但是要是真的惹到她,她可能真的会让他断子也不一定呢。

    “我们去吃饭吧,我已经定好了,连着定了一个月的位置,我好怕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佩妮从富恒的怀里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出了手机,关闭了录音。

    “啊,你居然录音,女人还是狠啊,看来我这辈子就要栽在你的手上了啊。”富恒发出了哀叹,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不管怎么说,还是原谅了自己,想想自己之前的事情,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可原谅。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这就是证据,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让法官给你一个自宫,噢哈哈哈哈~”佩妮的心情格外的好,给自己的录音备份了之后,便安心直至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一个女子的身影让佩妮吓了一跳:“那是陆凌么?是凌儿么?”佩妮这几天都是有注意陆凌的消息,但是叶城都找不到,自己也就放弃了,那个女人的背影,像极了陆凌。

    “是的,这几天有了陆凌的消息,老大在放长线钓大鱼,我们先别打草惊蛇了。”

    “你们老大事真心的么?”佩妮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物以类聚。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