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双重危险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宝宝也嫌电话太吵了是不是,那妈妈去接。《大玄门封神》”婷婷扶着浴缸站起身子,再次向着浴室的门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在心里骂易扬一遍。

    宝宝已经八个月了,现在应该可以说是孩子最重,孕妇最累的时候了,所以身边根本就不能离开人。

    “啊。”尽管婷婷十分的小心,但还是踩在了浴室地砖的水上面,脚下一滑,便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当即便疼的晕了过去。

    而鲜红的血也在顺着婷婷的大腿,缓慢的流出。

    客厅的电话,还在响着,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次奥,怎么这么堵。”易扬一度的想弃车跑回家,但是看着身旁的位置,现在跑回家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跑步回家至少还要半个小时至四十分钟,要是路上不塞车的话,十分钟就到家了,所以,易扬只能一边打电话一边焦急的等待。

    车流越积越多,易扬的车子在车海中缓缓的挪动着,探出头来,观看者前方的车子,足足有十几米,一眼望不到边。

    手里的电话依旧是没有人接,易扬下车,四处张望着,便看见道路两旁有不少的小路,便重新回到车里,摆弄着导航。

    滴答滴答,房间里安静的连鲜血落在地砖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嗯哼。”婷婷是被疼醒的,肚子在一阵一阵的拧着疼,就像有好多双手在掐自己的肚皮和腰部,十分的痛苦。

    睁开眼睛,婷婷便看见自己身下流出的血液,当即吓的坐起了身子,因为剧烈的运动,肚子又是一阵的抽疼,这种疼痛让人无法忍耐,婷婷只能使劲的抓着衣服,她之前听说过,这叫宫缩,证明她现在已经要生了。《福妻有毒

    静静的忍受着肚子的抽痛,等着这一阵疼痛过去。

    一分钟,婷婷的脑门上已经满是汗水。

    两分钟,滴答,脸上的汗水滴落在地上,与地上的鲜血瞬间混合。

    三分钟,痛的婷婷已经坐不住,用胳膊拄着地面。

    三分办,宫缩终于过去了,但是下半身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了,想要站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客厅的电话不响了,但是婷婷听见卧室的手机在响。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婷婷只能向客厅爬去。

    趴在地面上虽然会爬的更快,但是婷婷怕压到孩子。

    所以只能匍匐前进。

    刚才婷婷摔倒的时候还把沐浴液的瓶子刮掉了,一个没注意,就把自己的手刮了好长的口子。

    捡起玻璃渣子扔的老远,不顾手上的疼痛继续前进。

    手上的疼痛比起身上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一步一步都爬的十分的艰难,因为知道一会还要宫缩,所以婷婷的心里是惧怕的,因为那种疼痛,就像被人硬生生的打断了十根肋骨一般,钻心的疼痛。《农家俏厨娘

    又过了五分钟,易扬才来到了刚才所查询的路上,虽然这条路很窄,但是易扬意外的发现,这里是一条近路,所以他二话不说的就拐进了这条胡同。

    一路畅通但是就在一个大拐弯的时候,那边有一户人家的被单正好飘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易扬车子的挡风玻璃上,易扬被遮挡住了视线,还来不及刹车,就直直的撞进了路旁的居民楼里,而此时的楼道里,还刚好有一对双胞胎小朋友,有说有笑的要下楼玩荡秋千。

    虽然弹气囊弹出来了,但是已经晚了。

    易扬的头,狠狠的撞在了挡风玻璃上,脚也被卡在了车子里面。

    鲜血顺着小区楼门口,蔓延开来,围观的小区居民越来越多,有人认出,那两个孩子,是一家居民的孩子,是一个单亲妈妈。

    此时这位妈妈,才从楼下匆匆忙忙的跑出来,看见两个孩子被车子碾压,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时两个漂亮的小女孩还手牵着手。

    一个小女孩被小区的楼门插在了腹部,当场死亡,另一个则是被车轮直接碾压在底下,现在整个车子都还在小女孩的身上。

    单亲妈妈握着两个小女孩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易扬此时在车里也已经是满身是血,昏迷不醒,因为挡风玻璃上有床单,所以单亲妈妈并没有注意到车主。

    而是,像是疯了一样,便开始抬车轮。

    好心的居民虽然想帮忙,但是整个车子都把门堵住了,别人根本就进不去。《剑道独神六道沉沦

    楼上的居民陆陆续续的下来,但是也只有一个小伙子来帮忙,楼道里太窄,其他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节哀顺变吧。”这是警察给像是失了魂的母亲说的话。

    两个孩子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易扬已经被送进了最近的医院,还在抢救中。

    婷婷在离着座机还有五米的地方时,宫缩又开始了,而且这次持续的时间很长,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在这五分钟里,她企图大喊求救,一遍一遍的骂着易扬,但是都是没有用。

    漫长而又痛苦的宫缩时间终于过去了。

    婷婷身后有她的痕迹,爬过的地方,鲜血与雪白的地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婷婷的身下,更是堆积了一堆的鲜血,把婷婷团团围住,在这么下去,她恐怕会一尸两命。

    想到这里,婷婷也不顾宫缩还没有过去,便一鼓作气的爬向客厅的座机。

    打通了求救电话。

    等待救护车的时间是漫长的。

    婷婷像是死了两回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眼睛打打的睁着,手紧紧的捂着肚皮,身下一滩鲜红,已经把雪白的毛毯染透。

    终于在听见救护车的声音之后,才闭上了眼睛,手缓缓的垂下。

    易扬被送到了叶城和陆凌所在的医院里。

    “陆凌,现在有木有好一点?还那么疼吗?”叶城擦了擦陆凌脑袋上的汗,这一会的功夫,陆凌的头上就像是水洗了一样,满满的都是汗。

    “好点了,一会拿回来药,我吃上一点就行了。叶城,你扶我起来好不好?我不想躺在医院里。”陆凌看向外面,花花世界,阳光明媚,真好。

    “那好吧,这里的空气真的不怎么好,我带你去外面溜达一会吧,好吗?”此时的叶城真的是找不出以前冷面王子的影子,完全就是一个温柔体贴的老公。

    “恩恩,好,我们去有草坪的地方好了,我喜欢草的颜色。”陆凌在叶城的搀扶下,艰难的起身,把腿自然垂下,让叶城帮她穿鞋。

    “我们走吧。”叶城扶着陆凌,一步一步的走着,佩妮在门口看见这一幕,深深的被触动了,李恒,你到底在哪里。

    “叮铃铃。”叶城的手机在两人聊天的时候响起,叶城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来的。

    “怎么不接呢?”陆凌懒懒的靠在叶城的怀里,贪婪的晒着阳光。

    “没什么重要的事,晚一会再去处理。”叶城随意的扯着理由,这个理由倒是让叶城猛地响起,陆凌的公司。

    陆凌的公司已经基本上已经亏空,现在只能基本上维持表面上的光鲜,其实在叶城接手的时候,公司资金的窟窿已经很大了,只是,陆凌一直都没有发现。

    叶城当时就在想,与其这个公司被别人收购,还不如早早的让我来接手,一开始只是看着这个女人好骗,但是越到后来,便发现,这个女人的可贵之处。

    但是,事情做都已经做了,还能怎么办,只能瞒着了。

    “是不是心云打来的?”陆凌的话把叶城的思绪拽回,怀里的这个小女人心思缜密,温柔体贴,还真的是贤内助的不二人选。

    “是。”叶城没有再否认,就算否认,陆凌也一样会知道是心云打来的,因为就算是叶城不接,她还是会继续打来,要是换成除了心云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再打第二遍的。

    “你现在就接吧,不然她会一直打来的。”陆凌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好。”叶城按下接听键,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对方的哭诉。

    “叶城,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你会连我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心云以死相逼,显然是眼前没有再好的办法了。

    “明天我回去看你,在此之前你给我好好的,听到了没有。”叶城说完了之后,按下了结束。

    陆凌和叶城两个人各怀着心事,都没有再说话,直到佩妮把配好的药拿来。

    “亲密的小两口,要不要这么甜蜜啊,药配好了,快带着陆凌回去吧,外面风挺大的。”佩妮关心的说着,把两个人的思绪抓回。

    “好,麻烦你了。”叶城客气的说着。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可是孩子的干妈,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这样会快一点。”佩妮递给叶城一张名片,后面还写着一句话。

    “好好照顾陆凌,千万不要让她生气。”叶城看见了这行字时候,看了佩妮一眼,佩妮使了一个眼神,便转身离去了。

    陆凌的病真的有这么的严重吗?千万不要让陆凌生气,只要不生气就不会发病吗?一路上叶城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一路上车里都是死一般的沉默,陆凌懒懒的躺在后排座位上,叶城则是认真的开着车。

    “亲爱的,我饿了。”陆凌捂着肚子突然说道。

    叶城听见陆凌的话,来了一个急刹车,由于惯性,陆凌差点就摔了下去,还好陆凌刚刚绑了安全带,只是向前滑了一些。

    “你干嘛突然刹车啊,我要是不系安全带,你就要谋杀你的孩子啦。”陆凌不满的朝着叶城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