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陆凌的贵人补更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陆凌由手术室转到了普通病房,由于没有家属,所以病房又是空荡荡的,这个月已经是陆凌第三次进出这家医院了。《农家俏厨娘

    每次进来这间医院,都是孤零零的,他一次都没有陪伴过,。就算是有,也只是偷偷的,陆凌从来都不知道。

    视线里一片空白,唯一加油感觉的就是手臂,一丝一丝的疼痛,蔓延至全身。

    陆凌渐渐的恢复了意识,但是空荡荡的病房,连自己的呼吸都显得那么的无助,陆凌选择闭着眼睛不去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病房的门突然的打开,李医生从门外悄悄的进来,然后轻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从被子里拿出陆凌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两个手指搭在陆凌的脉搏上,闭着眼睛仔细的感受着。

    李医生听了几秒钟之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陆凌,我现在跟你说一些注意事项,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能听到,你要牢牢的记着。”李医生放开了陆凌的手,细心的塞回了被子里。

    “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满三个月了,但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旧伤的关系,所以孩子即便是到了3个月,还是不稳,所以更加的要留意。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既然是你们的孩子,孩子的父亲就有权利知道,并且,也付出他对孩子的一份爱,这种爱,是妈妈给不了的。所有的药物,一点点都不能碰,因为会对孩子造成影响,当然,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候,可以来询问我。还有最好不要进行激烈的房事,这也是必须把孩子的存在告诉他的父亲的主要原因,最后一点,就是不要干重活,还有就是要好好休养。”李医生说的每一句话,陆凌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就是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叶城,陆凌还是有一些迟疑。

    “好,我知道了。《我的极品女上司》”陆凌闭着眼睛的突然一句话,让李医生吓了一跳,原本以为陆凌会一直沉默。

    “你吓死我了,既然醒了,怎么不睁开眼睛呢。”李医生开朗的性格,加上姣好的面貌,是多少男人都又害怕有求之不得的那种女人。

    “没什么想要看的,还不如眼不见为净。”陆凌伤感的眼神,再次让李医生觉得心疼,可能,这个女人真的是跟自己的遭遇,不谋而合,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帮她。

    “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找我,我还想认你肚子里的孩子当干儿子呢。”李医生温柔的说着,眼神定格在陆凌的腹部。

    “应该是干女儿。”陆凌温柔的说着,手再次覆盖在小腹上,温柔的摸着。

    “你怎么知道会是女儿呢,儿子多好啊,长大了可以保护你。”李医生感受到,陆凌真的是很爱自己的孩子,也对,天底下有哪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呢。

    “女儿比较懂妈妈,贴心小棉袄。”陆凌释放出来的母性气息越来越浓郁了。

    “也是,女儿儿子都好,我都喜欢,哈哈。”李医生爽朗的笑着,又说了一些孕妇的注意事项。

    叶城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到了别墅,刚刚走进客厅,心云就像是黏皮糖的黏上来,嘘寒问暖,问这问那的。

    叶城不搭理她,忍着一肚子的气,到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一口气喝完,然后把瓶子捏的扁扁的。

    “城,你别生气了,是她自己不小心,跟我没有关系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还没等心云说完,就被叶城厉声打断。

    “够了,你不要再烦我了,心云,你以前不是个会耍手段的人,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知不知道,我最恨耍手段的人!!你要是再这个样子,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末世御灵师》”心云愣愣的看着叶城,以前,就算是心云做错了天大的事情,他都没有忍心责备自己一句,现在,就因为那个不知道干什么的女人,他已经跟自己发火两次了,值得么。

    “你又跟我发火?就为了那么一个相貌平平,软弱无能的女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发火?城,你变了。”心云的眼泪顺着脸颊落在了地上,但是现在的男人,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当初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时隔三年,你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你自己说,这三年你都干什么去了?”叶城终于把堵在心里的话问了出来,之前是考虑到怕伤害到心云,她以前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可爱。

    “这是你真正发火的目的,对不对,这三年来你一直在恨我对不对?”心云看着叶城现在的脸庞,是比以前更加的帅气了,脸庞更加的棱角分明,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吗?

    “对,我就是恨你。”叶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很清楚,他再说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这个别墅也呆不下去了,叶城上了车,开往粉色别墅。

    叶城看着满是粉色的家具和摆设,突然间想要一个小女儿,每次回到家,女儿都搂着自己的脖子,甜甜的叫着爸爸,然后美美的亲上,那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只可惜,这个想法,陆凌听不到,要不然,她怀孕的消息,一定会第一个告诉他的。

    “喂,恒,你帮我联系一个装修师傅,到心云区别墅。哦,不,或许以后要改一下这个别墅区的名字了,叫静腕别墅,”叶城决定以后跟陆凌的孩子就叫叶静腕。《炮灰重生:九世繁华

    “你要装修房子吗?老大?”恒有些摸不着头脑,老大这是要干什么。

    “恩,速度点。”叶城不想等的挂断电话。

    然后在脑海里盘算着,该怎么装修这个婴儿房。眼睛里满是温柔,嘴角也微微的上扬。

    叶城盘算了半天,才想起来,陆凌今天说手术不打麻药,也不知道,现在手术完了没有。

    心脏不受自己控制的担心着陆凌的状况,但是脚却不想前往,大脑又同时担心着,两个倔强的人碰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又吵起来,她现在身体不好,算了,还是别去给她增添烦恼了吧。

    “先生,这是你先要打造的婴儿房,这是设计图,你看一下。”设计师现场画了一张平面设计图,虽然线条粗糙,但是基本的位置摆放可以看清楚。

    “恩,记住基本上都要是粉色的,墙一定要粉色的,然后铺上地板,把这个地砖敲掉。”叶城看着手中的这份设计图,仿佛就看到了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小女生,在这边跑来跑去,穿着粉色的连衣裙,粉色的鞋子,脑袋上扎上小辫子,但是却看不到脸,叶城想像中的孩子,看不到脸,只有一个背面。

    病房里,陆凌身边的柜子上,塞得满满的都是水果和一些营养品。统统都是李医生买的。

    “李医生,你买这么多吃的东西,你叫我怎么好意思收啊,让你帮我开刀,我已经很欣慰了。”陆凌看着地上堆的东西,这款不是一般的多啊。

    “没关系,就当是我投资了,把我干女人养的白白胖胖的,以后跟我也亲呀。”李医生美滋滋的说着,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苦涩。

    “那好吧,李医生你快坐。”陆凌勉为其难的接受,陆凌从来都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人,对自己好的人,要加倍对她好,所以之后,两个人变得亲密无间,也不是什么意外。

    “李医生,你在这所医院干了多久了?”陆凌尝试着跟李医生聊起家常,因为从小到大,基本上陆凌很少主动跟别人聊天,所以找话题的时候,比较尴尬。

    “你不用叫我李医生,多见外啊,叫我佩妮就行。我在这家公司干了半年了。”李医生想起了刚来到这个医院之前的事情,眼睛有一丝的酸涩,要不是陆凌在旁边,估计李医生就要掉眼泪了。

    “半年吗,也不长呀,在这边还习惯吗?”陆凌接着佩妮的话题说下去,当然,同为女人的她当然注意到了佩妮的反常。

    “挺好的。”佩妮小心翼翼的擦着眼泪,生怕让陆凌发现,又要多心了。

    “佩妮,不妨我们聊聊以前的事情吧,刻骨铭心的事情,你也不用否认,在你的眼睛里我看见了故事,不说说吧,或许我们真的很像呢。”陆凌单刀直入的说着,她确信,李医生绝对和自己是一类人。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跟你这么投缘,我就把我心里的事情,跟你说一说吧。”佩妮站起身,把门牢牢的关上,然后开始了回忆。

    “因为我们是医学世家,从小我爸就教我简单的医学知识,那是我才五岁,我很喜欢自己在花园里跟小狗玩你追我赶,很喜欢外面的天空,我父亲很忙,陪我的时间很少,基本上我见到他他就是问我上一次教我的知识,要是我说不上来,他就会打我,他在我的印象里就是很严肃的一个人。”李医生站在窗边,眼神定格在远方的一座山,思绪回到了小的时候。

    陆凌静静的看着佩妮,突然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原来她跟自己一样,都是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

    佩妮依旧在说着她的小时候,陆凌没有打断她只是静静的听着。

    “虽然我童年过得没有欢乐,但是后来,在我九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男孩,他说他叫邵恒,我告诉她我叫李诗茵。我们每天都快乐的在一起玩,但是快乐的日子总是那样的短暂,一转眼间,就过了半年,我爸爸看见我整天和一个小男孩玩在一起,表面上不说,但是心里很不乐意,他认为,我天生就是为医学而生的,就应该是救死扶伤的伟大的人,她对于我的爱好,根本不闻不问,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屑一顾。我从小就喜欢唱歌,我每次给恒唱歌,他都说很好听。”佩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陆凌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佩妮,但是佩妮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陆凌知道,再往下,应该就是伤心的地方了,把自己的伤口公之于众,就等于是把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揭开,这无疑是痛苦的,但是要是不这么做,也许永远都没有愈合的可能。

    “佩妮,我跟你说一段我的故事,也许你对你小时候的遗憾,就不会那么在意了,也更加的可以敞开心扉,和我说说心里话。”陆凌用抚慰的眼神看着佩妮,佩妮也点了点头。

    “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是小时候五岁,就是不幸的开始,那年我只有五岁,父亲背着妈妈找了小老婆,还把她带到了家里,母亲气不过,两个女人就整天的吵架,后来那个小老婆怀孕了,我妈妈几次三番的想要把她的孩子打掉,但是都被那个女人揭发了,后来,两个人越闹越凶,然后有一天她趁我爸爸妈妈不在家,把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上,她告诉我,要给我去买一瓶饮料,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说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你比我还幸运一些呢。”陆凌的眼睛充满了阳光,看的佩妮真的像是有一股力量,在默默的支持着佩妮,敞开自己的心扉,好好的说说心里话。

    “原来你也是这么的可怜,我以为你是在温暖有爱的家庭中成长的呢,你看你的性格这么好,眼神也这么的温暖。”佩妮贪婪的看着陆凌的绝美的脸庞,加上温暖的眼神。

    “你现在可以接着说了吧,好像最重要的你还没有说哦。”陆凌也慢慢的下地,手臂虽然还是很痛,但是跟以前后背的伤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好,那我就继续说,后来,父亲背着我偷偷的给我办理了国外上学,是在临走前一天晚上跟我说的,我听了之后,根本就不会同意,但是那是我才11岁,又怎么会拧得过我爸,最终我还是上了飞机,学了医术,在外面呆了10年,现在我二十一,心里还是想着那个小男孩。”其实佩妮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只是,有些事,是在没有勇气拿出来评论,因为,就算再同病相怜,你也不可能会是她,根本不会了解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