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旧爱-心云归来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叶城一声不吭的握着陆凌的手,一直到现在。《萌宠皇后》脚也麻了,腿也疼着,但是他依旧不管不顾,眼睛也不眨的看着病床上的可人儿。

    陆凌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叶城已经直视他有3个小时了,因为身上有很多伤,所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因为歉疚,眼睛里还充满着血丝,头发乱的像是鸡窝,衣服上也沾上了血迹,狼狈极了。

    “你腿上还有伤呢,怎么坐在这里呢,快,快回床上躺着。”陆凌看见同样憔悴的叶城,也心疼坏了,总感觉心里像是被谁划了一刀,总也愈合不了似的。

    “你没事就好,我放心不下你。”叶城疲惫的眨了眨眼睛,一个转身,就坐回了自己病床上,没有过多的言语,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陆凌又在怀疑,这个和刚才那个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叶妈妈今天这一天都没有来,也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她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了叶城和陆凌在亲热,虽然动作有些粗鲁,但是总也不好进去,所以叶妈妈就回去了,谁也没有想到,陆凌会再次受伤。

    “好像跟你在一起,总是会受些伤。”陆凌没头没尾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叶城闭着的眼睛,颤抖了一下,没有做声。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亲密无间,就是尴尬无语,这是陆凌总结出来的。

    平静的晚上,又在尴尬的安静中过去了。

    阳光明媚的大街上,一位年轻的女子背着名牌皮包优雅的走在大街上,引得行人都不住的回头观看。《异悚(gl)

    女子一头黑色长发,飘逸在空中,泛着柔亮的光泽,黄色的皮肤,轻抿的银条小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黑色太阳镜,鹅黄色的连衣裙穿在女人身上,透露着青春的气息,而黑头发黄皮肤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些格格不入,但却又是那么的耀眼。

    “喂,富恒吗?”心云看着刚刚调查到的手机号码,开心的笑着,城,不知道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美女,你好,请问该怎么称呼你?”富恒又发挥他见花就摘,来者不拒的“优良”传统了。

    “你好,请问你认识叶城吗?”心云许久没有用中文说话,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可以委婉的表达出自己意思的语句,只好开门见山了。

    “认识的,请问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叶城看了一眼手表,琢磨着这么美好的声音,身材和长相应该都不错。

    该怎么把她约出来见面呢。富恒自顾自的想着,根本没有理会,来电号码是哪国的号码。

    “那你可以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吗?我找他有点事情。”心云没有理会富恒的搭讪,只是说着自己的想法。

    “他的手机让他给扔了,现在人在医院,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我可以免费帮你传达。”富恒光是听着声音,脑子里就已经春景不断了。

    “在医院?他怎么了?”心云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意识到自己好像问的有点多。《大玄门封神

    “既然他不方便,那以后我再跟她联系好了,那么再见。”心云挂掉电话,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蓝蓝的天空中,安静的没有一片云彩,整座h市,又被紧张的节奏笼罩,仿佛,在这座快节奏的城市里,时间也飞逝一样。

    转眼间10天过去了,叶城再也没有跟陆凌有过什么亲密的动作,叶城的腿还是老样子,高高的吊着,皇妈妈也还像以前一样,忙碌的送着饭,然后晚上又悄悄离开。

    “喂,你的腿还没好吗?”陆凌虽然看不见后背的伤,但是可以感觉的到,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差不多半个月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腿还是老样子,没有要好的意思。

    “怎么,嫌我烦了?还是觉得有我在这里,你的情哥哥,不好来看你?”叶城慵懒的躺在病床上,翻着杂志,说话期间,视线也没有离开。

    “我只是觉得你的腿好的真的真的是特别特别的慢,我哥来都是谈论我公司的事情,你在那里和不在那里没差。”陆凌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大口的啃起来。

    “我还不是因为那天跟你着急了,且好不了呢。”叶城也拿起一个大苹果,更大口的啃着。

    “什么叫为我着急,难不成你的腿也会着急啊?要是着急的话,更要快点好啊。”陆凌换了一个姿势,啃着苹果,不知怎地,今天的苹果,比起以前吃的,甜好多。《君不负美人谋

    “那天我守着你守了一下午,着急下地还摔了一跤,现在脑袋有时候还不清醒呢,你说不是因为跟你着急,还能是因为什么?”叶城把这些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自已有些矫情,但是面对陆凌,又非矫情不可,呵呵,爱情还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等等,自己在说什么?恋爱?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叶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啃苹果的速度慢了下来。

    “你说到这里,我可要跟你好好说说了啊,那天我的伤口再次受伤,还不因为你,像个神经病一样,突然....突然....”陆凌想到那天的事情,还是会脸红不已。

    “突然怎么样?”叶城停下手中的动作,伸长脖子,坏笑着看着陆凌。

    “突然拽着我啊,要不是你突然拽我,我伤口怎么会再次开啊?”陆凌发现自己也变得小气了,不知道为什么。

    “就算是因为我,那我也摔倒了,算我们扯平好了。”叶城又大口的咬了一口苹果。

    陆凌没有搭理他,而是在嘴里默念的“吃的苹果里有大虫子,吓死你,吃苹果的时候噎死你....”

    叶城再次拿起商业杂志,认真的看着关于叶氏地产的报道。其实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父亲公司的动态,当初因为赌气离家出走,之所以能成为黑社会,起初为了保护父亲的公司也占了一小部分的原因。

    虽然他当初伤了自己和母亲的心,但是,身体里毕竟流的是他的血,想要真的恨,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想到父亲,就会想起小诺的母亲,小时候还真是没有手下留情啊,得罪我,我会让你死无全尸。

    陆凌看着叶城手中的苹果,一点一点的被他捏的变形,就可以想象的到,这个男人是有多恨,虽然不知道他在恨谁,但是她知道,他活的也不快乐。

    想到这里,陆凌很想好好的抱一抱他,或许可以给她一丝温暖,事实上......

    事实上,陆凌还没有勇气做出举动,叶妈妈就进来了。

    “来来来,吃饭了,对了,城儿,今天家里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美国长途,是找你的,我把你的手机号给她了,到时候你们联系吧。”叶妈妈拿出自己炖了一下午的大骨头汤,陆凌暗自叫不好,她现在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

    “叶妈妈,这个汤可不可以不喝啊?我都喝腻了。”陆凌捂着自己的嘴,委屈的说道。

    “那好吧,吃点别的也行。”叶妈妈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叶城,因为她听出来了,打电话的人是心云,是一直住在儿子心里的女人,而现在叶城身边有了陆凌,以前的事,是该儿子自己处理好的时候了,否则,早晚会出现问题的。

    “妈,你怎么了,干嘛一直看着我。”叶城感觉到了妈妈的不对劲,关心的问。

    “没事,没事,来喝点骨头汤吧。”叶妈妈递给叶城一碗骨头汤,又给陆凌拿了米饭和菜。

    皇妈妈同时也在担心着,自己这么做对不对,是不是对陆凌不公平呢?

    很快的,心云就给叶城打来了电话。

    “喂。”叶城依旧是惜字如金。

    “城,我是心云,最近还好吗?”心云忐忑的打着招呼,许久没有听见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铿锵有力,很好听。

    “还好。”虽然叶城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但是实则,内心已经在翻涌,以前的回忆和恨意统统涌上心头,两种滋味混杂,叶城也搞不明白,对于心云,到死是恨,还是爱。

    “我听伯母说,你受伤了,我人在国外,回不去,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心云的声音回想在耳边,“我将来一定要嫁给你......”“你以后不可以娶别人哦....”这些话,好像昨天她还说过,但是几年前,这个说话的人,便不告而别。

    “还有别的事吗?”其实越是假装冷静的人,就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多紧张,这也是陆凌后来才知道,叶城就是典型的这样的人,尤其是对在乎的人,才会越加的掩饰。

    “我就是想问问你还好不好,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心云心虚的回答着,听见电话那头冰冷的语气,基本上,相思之情已经被浇灭了一半,仅剩以前的回忆,在支撑着心云,那些回忆,被心云当做是他爱她的证据,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当他的心锁上了,谁先找到了钥匙打开他,那么那颗心,就会为谁而跳动。

    很显然,现在这颗心已经有了新的主人,只不过,他还不知道而已,也正因为这样,失去的时候,才会悔不当初。

    “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挂了。”叶城利落的挂断电话,一口气喝完碗里的汤,转过身去不说话。

    病房里又是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只有陆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城,你等着我,谁也别想从我手中抢走你。”心云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十分的丑陋,而心里暗藏的杀机,也让心云的拳头紧紧的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