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老大就是老大,智勇双全啊。《贴身侍卫》”黑鬼看着叶城,假惺惺的赞美着。

    “呵,少这样假惺惺的。”叶城看着黑鬼脸上的坑,就觉得痛快,这回是不是要在另一边也挖一个?好歹也对称啊。

    “呵呵,我说这句话倒是真心的,很久都没那么刺激了,斗智斗勇的真tmd过瘾。我说你一直瞪着我看什么,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黑鬼说道最后也不自然起来。

    “呵,都是大男人,你在干什么。”叶城鄙视的看了一眼。

    “我今天来是跟你谈论点事情,你弄那么多人在身后干什么,都赶快撤了,我看着是眼晕。”黑鬼看着对面来势汹汹的人,再看自己身后虎视眈眈的人,虽然人多,但是有勇有谋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他们在不碍事,都是自己人。”黑鬼看着手下的兄弟,一个个都想溜,但是无奈老大有没有发话,只好硬挺挺的在那里站着。

    “呼,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下去啊?这个老大真是的,就这么一个人,有什么值得怕的,这么大的阵仗,估计那个人已经吓得要尿裤子了吧。”其中的一个小弟拍了身边的人说着。

    “别说话了,我看这个人确实是不简单。”

    “那好吧,既然黑鬼老大都不避嫌,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叶城换了一个姿势,把黑鬼拽起来,站在地板上,而自己悠闲的做在床上,当然手也没闲着,手指比着枪的动作,比在黑鬼的腰上。

    “有什么话,快点说。《富甲天下》”黑鬼信以为真,僵着身子不敢动。

    “好,我说咯,一会你可别后悔。”叶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你老婆,现在在我的手里。”叶城声音刚落,黑鬼的脸色只是一瞬间变了变,然后就又恢复了平静。

    “什么老婆,我没有老婆。”黑鬼看着手下的兄弟,但是并没有看见随身跟随的阿鬼。

    “呦呵,自己的老婆都不承认了,是不是等哪天你的哪个手下兄弟落到了我的手里,你是不是也假装不认识啊。”叶城看着黑鬼手下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邪笑了一下。

    “这些都不用你管,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黑鬼坚定的看着手下的兄弟,希望他们可以不受到挑唆。

    “那你老婆,你是管还是不管啊?”叶城的脸上洋溢的微笑,现在的气氛不错。

    “你到底说的是谁?”黑鬼一时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只能暂时顺着他们说。

    “小暖啊,怎么,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这么快就忘了?”叶城站起身来,对着黑鬼的兄弟们大声的喊着。

    “她在你那?她怎么样了?”黑鬼假装很关心的说着。

    “你看看,你看看你又是那副假惺惺的嘴脸,真是恶心。”叶城假装娘娘腔的说着。

    “我哪里假惺惺的了?”黑鬼脸上的那个窟窿,近看更加的恶心了。《丹医娘子

    “哪里不恶心啊?她真的是你媳妇吗?可是现在是我兄弟的老婆啊,上个月刚结婚啊,。你们什么时候有一腿啊?”叶城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吼吼,好戏上演啦~~~

    夜晚的夜,安静诡异。

    “你又在胡说什么,有什么屁快放。”黑鬼扭动身子,但是身后冰凉的触感逼的更紧了,只好作罢。

    “靠,你给我在这里玩饶舌呢?平时是怎么跟你树立威信的?。以后还指望什么在你们兄弟们面前耀武扬威,发号施令呢?”黑鬼一边观察着楼下的动静,一边摸索着腰间的手枪。悄无声息的把手机抵在黑鬼腰间,晃了晃发酸的手。

    而楼下一片狼藉。富恒满身满脸的血,根本就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搞定,这一帮小罗罗也要耗费我这么长的时间,真是麻烦。”富恒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秀发,但是空虚的手感让他恨的直痒痒~~

    “算了,我富恒还知道以大局为重。”拍了拍身上肮脏的血液,轻手轻脚的走向楼梯。

    黑鬼的屋子虽然简陋,但是隔音还是蛮好的,楼梯间内,根本完全听不到楼下的声音,所以刚才的打斗声才不会把楼上的人引下来。

    悄悄的露出一个头,现在还真的要多亏叶城的未雨绸缪,但是毁我形象者,杀无赦,等报完仇再跟你算账。《我的极品女上司

    富恒悄悄的盯着叶城看,看他的那个得意样子,根本就不用我出手啊,那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吧。

    叶城瞄着楼梯口,果然看见了偷偷猫在那里的富恒,使了一个眼色,叫他见机行事。

    “好了。黑鬼,我也不逗你了,今天来,是要跟你说点正事。”黑鬼突然间开口,让几乎失魂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你到底要说什么?说了一大堆,怎么,都是在逗我玩吗?”黑鬼的身子不能活动,但是头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弯,眼睛狠狠的瞪着,脸上的窟窿还是那么的可怕。

    “怎么,你有说你能让我逗着玩吗?”黑鬼的枪,优雅的换了一个位置,来到了颈椎处。

    “你应该知道,我这一枪下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猜你也不想让你的侄子生下来就木有舅舅吧。”这一句话明显的让黑鬼愣了一下,以前是妹妹只身一人,现在他们母女二人都要寄宿在叶城的手下那里,这......

    “好,你说你要怎么样。”黑鬼再一次被叶城的机智折服,看来注定要在这个男人身上死两回了。

    “这样吧,这里人多不好办事,你跟我一起走,咱两的事,咱两单独解决。”叶城还没有征得黑鬼的同意,就用枪比着黑鬼开始向外走。

    富恒也跳了出来,跟在叶城的后面善后。

    来到一楼,底下的小弟死的死,晕的晕,还真是壮观啊。

    “恒,不错啊,身手蛮快,看来锻炼有佳啊。”叶城看着满地的尸体,鲜红的血液,突然想起了陆凌流产和受伤时流的血,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

    “走,看什么看,快点走。”叶城用枪狠狠的顶了黑鬼一下,黑鬼跌跌撞撞的向前走了一大步,愤恨的回头看了叶城一眼,没有说话。

    黑鬼看着天空,看着远方,冷哼了一声。

    “你冷笑什么?快死还这么开心?”富恒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馒头,正在哪里一边走路,一边擦刀。

    富恒用馒头擦着刀上的血迹,随手扔在地上,白色的馒头上沾着血迹,让黑鬼嗜血的舔了舔嘴唇。

    “别墨迹,快点走。”叶城用手推了黑鬼一把,黑鬼狼狈的趴在地上,吐出嘴里的沙子,趴在那里不动。

    “呦,我们的黑鬼老大也有服软的时候啊?趴在这里是在装可怜吗?还是在等谁英雄救美啊?哈哈。”富恒把刀别在裤腰,指着黑鬼大声的嘲笑着。

    “哼,要杀要剐随便你,少在这里废话连篇。”黑鬼站起身,也不顾身上的土,好像远方有什么他惦记的东西似的,直直的向前走去。

    “快跟上,别让他耍什么花招。”叶城看出了黑鬼有一些不同,黑鬼所走的方向,有什么不同,但是还说不出来。

    “老大,你着什么急,他难道还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富恒故作轻松的甩了甩头发,然后脸又黑了。

    “得了,你的头发我会赔给你的,先去追他吧,我觉得他越来越不对劲了。而且他走的也越来越快了。”叶城观察着周边的情况,确实,越往这边走,就越偏僻,而且很黑。

    “富恒,我们兜里都没有手机了,联络不上商瀚,你快去通知他们,来支援我,我先去追黑鬼,里面很黑,一不小心就会跟丢,你快去吧。”叶城加快脚步,朝着黑鬼所在的地方奔去。

    “老大,你小心点。”富恒想起来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城已经跑远了。

    富恒也马不停蹄的跑向商瀚大致所在的方位。

    医院里,陆凌已经吃饱喝足,因为叶妈妈在的关系,陆凌多喝了两碗汤,现在撑的恨不得一弯腰,汤都会吐出来。

    “奇怪,我让安幕接我哥,怎么都一天一宿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陆凌拿起手机,拨通了安幕的手机。

    “滴...滴...滴...”电话响了78声都没有人接。

    “唔,好痛。”安幕被吵人的电话铃声吵醒,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白白的墙壁,再往下看,孤零零的大床上,居然有一个长满毛的脚丫。

    “啊。”安幕扯着嗓子开始大叫起来。

    “啊,怎么了,怎么了,现在几点了?”陆羽被尖叫声吵醒,还不知什么情况的他,迎来的是安幕的劈头盖脸一顿打。

    “喂,喂,你是谁啊?干嘛要打我。”陆羽一边阻挡着突如其来的袭击,一边觉得一头雾水,这个泼妇是谁啊?干嘛睡醒了就开始打我,等一下,等等,她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啊~~~”等陆羽脑袋想明白的时候,他也开始大叫。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陆羽拿着被子,一把就抢在手里,而此时安幕也是衣衫不整,所以,房间里一股暧昧,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