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就你一个人来看我么?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不舍的放开了小啾啾,沿着男人肌肉的纹路,吻至男人的小腹,身体还在双腿上蹭啊蹭,男人舒服的哼了一声,女人的唇就更加的火热起来。《综艺大亨闯花都

    裤子被女人一路褪下,男人终于难奈不住,抓起女人,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越发的不由自主起来。

    男人当然不会让女人主动太久,双手把女人的腿推直,让自己的身体和女人的身体保持平衡,然后一翻身,欺身而上,占领主动位置。

    魅惑的眼睛盯着女人看,一双手还不老实的到处摸索。

    “深深,你好美。”男人开始解决生理问题,身下的女人虽然妖娆,性感,但是总是提不起来兴趣,只是解决生理需要而已。

    随着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加快,这场战争宣告结束。

    男人起身快步走向浴室,回想起刚刚,居然感到有些恶心。《霸天战皇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男人的身上留下欢爱过后的痕迹,大大小小,有的已经渗出鲜血。“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敢挠。”眉头紧皱,脸阴沉的像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握紧拳头,怒气冲冲的冲出浴室。

    原本想撒娇的女人,看见男人阴沉的脸,吓得也不敢作声。只是静静的瞄着男人。

    “你觉得我应该给你多少钱呢?”坐在女人的旁边,温柔的问。而女人却觉得这个男人和刚刚根本就是天壤之别,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明明只是在那里安静的坐着,却有一种错觉,像是正在有一把血淋淋的刀子比着自己的脖子,冰冷的触感是那样的真实。

    “我.....我......”女人胡乱的穿着衣服,像丢了魂一样跑出房间。命都快没有了,哪还敢要钱。

    “记得,不要说,你见过我。”男人看了看女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嘴角上扬,满意的笑了笑。《狂恋

    掏出手机,不知恒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正在奋战的富恒,听到手机铃声响起,虽然想置之不理,但是万一要是叶城打过来的怎么办。

    拿起手机,身下烦人女人就撒起娇来,“人家还想要呢。”“不许动,再动要了你的命。”

    按下接听键,“老大,你那边完事了,我才刚要找到感觉,你怎么就来电话。”满身怒气,但是接起电话,声音就自动温柔。

    “啊,你还没完事啊,可是我已经要走了。”男人玩味的笑了笑,走出房间。

    “我马上来,在车上等我。”富恒挂掉电话,看着身下的女人和已经柔弱的自己,哪还有心情接着来啊。已经两次了,两天破坏了两次好事,恒感觉自己已经要爆体而亡了。

    拿起衣服走近浴室,许久才听见哗哗的水声。《箭定天下

    “这么快就完事啦?”叶城故意气着富恒,看见他那欲求未满的样子,就好好笑。

    “开车。”阴着脸,话题没有继续下去。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陆羽焦急的在急救室外面等着,看见医生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病人没什么大问题,脑袋虽然受到了撞击,但是并没有脑震荡的表现,只是我们再抢救病人的时候,发现病人的胃部的情况有些复杂,可能还要进一步检查。”医生再次进入急救室,陆羽还在那里思考着什么,没有理会医生。

    “是不是我的出现,给她带来了麻烦?是不是我就不该出现?”懊恼的冲着医院的墙上砸了几拳,维持着这个姿势,默默的为陆凌祈祷。

    “病人家属,哪位是陆凌的哥哥?”

    “你好,我是,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醒了,现在要见你。已经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一会就可以见到她了。”

    “好,谢谢你护士。”

    话音刚落,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陆凌躺在床上,巴掌大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害怕医院。

    “陆凌,你别怕,哥哥在这里。感觉怎么样?不舒服的话我去叫医生。”陆羽在床边守了一宿,看见陆凌醒过来,很高兴,拿出早晨出去买的早餐,一样一样的摆在餐桌上。刻意隐瞒着什么,动作有些不自然。

    “哥,就你一个人来看我吗?”那个男人的心还真的有些琢磨不透,一会温柔体贴,一会冷若冰霜。

    “是啊,我没有告诉伯母,医生说没什么大碍,我就没有通知她,怕她担心。

    “哦,哥,你吃饭了吗?一起吃点吧。”有些失望,让陆凌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不是觉得男人都靠不住的吗?为什么见不到他会失落,眼睛撇了一眼门口,愤愤的吃起白粥。

    突然胃里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起身赤着脚跑到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干呕。胃里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食物了,吐的只是一些胃液。

    陆羽呆坐在病床上,也许当初就不该,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她也不会喜欢上别的男人,那个男人还对她……

    站起身,倒了一杯水,走向洗手间。脚步有些飘,他宁愿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没有,发生。

    “陆凌,你还好吗?”把水递给女人,眼神里充满了心疼,这份心疼,从未间断。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陆凌的时候,是刚刚与父亲吵完架,从小衣食无忧的他,第一次觉得饿着肚子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是可以吃的,所以,来到一个,破破烂烂的街道,看着街边的小吃,摸着钱包里仅剩的几十块钱,思考着能吃一些什么东西。

    走过一家小吃铺的时候,目光被一个小女孩吸引,小女孩,稚嫩的脸上,因为擦桌子,拾碗筷,脸上粘有一颗米粒,双手通红,头发有些油腻和凌乱,衣服也油腻腻的,但是不难看出,那也是一件名牌衣服。脚上的鞋已经烂到露出脚趾头。

    小女孩还在卖力的干活,听到呼喊声,就停下手中的活,连忙跑过去。

    “小姑娘,给我拿一盘花生米。”一个肥胖的男人打量一眼小姑娘,又继续喝着酒。

    小姑娘双手握在一起,并没有要去拿的意思,圆溜溜的大眼睛,充满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