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吃掉你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你是谁?我们开董事会有你什么事?”刘大树看见有人抢风头,用山东方言喊道。《官路飘香

    “我是谁,也是你配知道的?土包子。”叶城扫了一眼土包子,真的是土的掉渣,没治了。

    “他是叶城集团的公子,叶城,也是我的未婚夫。”陆凌亲昵的拉过靠在门边的叶城,在耳边轻语“帮个忙,请你吃饭。”

    叶城抛个媚眼表示同意。

    “刚刚的谈话,我都听见了,怎么,拿一千万就想来难为我老婆?一千万根本不值一提,我改天给你个百八十个的给你当零花。”头猛地上扬,直直的盯着李瑞雄,李瑞雄吓得一蹦。眼神迅速的撇开。

    “怎么?刚刚的理直气壮呢?耀武扬威,幸灾乐祸呢?”叶城字字逼人,看的李瑞雄现在直冒冷汗,就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现在我来替你们总裁宣布一件事情,以后我就是陆凌总裁的总裁助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要欺负尽管来欺负我,知不知道。《一机绝尘》”最后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致使李瑞雄在会议结束之后就灰溜溜的走了。

    安慕拄着脸,呆呆的看着叶城,她心目中的男人,非他莫属,她这辈子非他不嫁。

    会议结束了,她还在意犹未尽,三步一回头的看。

    “喂,你怎么会来?”陆凌看着叶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会在紧张中给人一丝安定,会在无助中给予安慰,会在孤独是给予温暖。

    叶城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安定的眼神看着陆凌,静静的看着。

    “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不过,我不想给你添麻烦,公司的事情,我自己可以的。”陆凌走向窗外,最近看风景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有本事你就好好照顾自己,不然就老老实实的让我照顾。《萌宠皇后》还有,你这个死女人还真的让人给我送一大车的洗洁精?是不是皮子痒痒了你,啊?”叶城低头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优雅的又倒了一杯,走向陆凌。

    “来,老婆,喝杯水吧。”还没有等陆凌接过杯子,叶城就松手了,杯子掉在地上应声而碎,而茶水也溅了陆凌一身。

    “啊。”陆凌向后退了一步,还是没有躲开。

    “呀,这可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叶城一脸坏笑的看着陆凌。

    “你就是故意的,这可怎么办,一会还要工作呢,这样可怎么见人啊。”茶水不偏不倚正好洒在了脖子以下的部位,粉粉的文胸看的一清二楚,还有hellokitty呢。

    叶城在下一刻,就将陆凌拦腰抱起,打断了陆凌擦拭茶水的动作。

    四目相对,陆凌看见了叶城眼中的温情,平时的男人都是凶狠恒智的,但是此时此刻,叶城煜像一个阳光的大男孩,细碎的黑色短发,慵懒而多出了一种凌乱美,高挺的鼻梁下方的嘴唇,弯起好看的弧度,深邃的眼睛里,只有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粉粉的脸蛋,粉粉嫩嫩的唇,紧闭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白皙的脸蛋嫩的仿佛可以掐出水来,一抹红晕晕染开来,让女人看起来更加的抚媚。《邪御天娇

    用脚踹开会议室的门,叶城抱着陆凌的画面落在了安慕的眼里,本来情窦初开的少女懵懂,被眼前的这一幕刺痛,深深的刺痛,从小到大,安慕还没有尝过这种感觉。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你的好兄弟,易扬和那个什么恒的呢?”叶城一路小心小心翼翼的抱着陆凌,当然还不忘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陆凌盖上。

    把陆凌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在叶城关上门之前陆凌提出了问题。

    “他们啊,我也好久没看到他们了,可能在忙着传宗接代吧,都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啊,老婆。走咯,我们也去办正事去。”黑色的跑车,消失在了陆氏集团门口,黑衣人再次出现,马不停蹄的追上去。

    “婷婷,婷婷,你慢点走,东西都掉了。”易扬这些天都在陪着宝贝女朋有天南海北的逛街,婷婷是逛得舒服了,扬的脚底都磨出了三个大泡了。碰到就会疼得直抽气,就算婷婷埋怨商哥哥走的慢,易扬也没有把脚底起泡的事告诉婷婷。

    “喂,谁呀,我忙着呢,有屁乱放。”易扬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接起了电话。还要看着婷婷不要让她乱跑。

    “扬,快来帮我,我遇到了一个跆拳道美女,可是我打不过她啊。”恒坐在地上,擦了擦头上的汗,看向跆拳道美女还在和一个肌肉猛男在那里热身。气势一点也不输于大块头。

    “什么?连个女人都打不过,去死吧你。”挂断电话,拎起大包小包的袋子,跑向婷婷的方向,“啊”的一声,碰到了水泡,蹦了好几步,才继续跑着。

    “喂,美女,我要是打赢你了,当我女朋友好不好?”恒对着电话骂了一句,站起身来跟女生搭讪。

    “那就等你打赢我再说吧。”一个完美的过肩摔,让恒结结实实的尝到了地板的味道。

    “呸。”吐了一口痰,站起来接着打。

    “啊,啊。”又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第一声是女人的声音,第二声是男人再一次接触到地板的声音。

    “起来,再来。”女人蓬蓬的打了柱子两拳,示意着,接下来要换拳头了。

    “好,来就来,谁怕谁,不过你输了,可要陪我睡觉。”恒一个拳头迎了过去,震得女人后退了几步,毕竟男人的力气要比女人大很多。

    “那要看你行不行了。”趁着男人低头看拳头的空子,一拳打在恒的胸口,震得恒口腔里一阵血腥味。

    “喂,女人,来真的啊,那我也不客气了啊。”走上前,把女人怀抱在怀里,使她动弹不得。

    “喂,放开我,有本事对打啊,这算什么本事。”奋力的挣扎着,猛然间白皙的脸蛋通红,一直红到了耳后。

    “嘿嘿,怎么不动了?”恒坏坏的笑着,搂着女人就往外走。

    “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女人奋力的挣扎着,不再在乎顶着臀部那硬硬的东西。

    “不要再动了,小心我吃了你。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