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自尝后果
作者:不变初心的小说      更新:2015-05-25
    刺眼的阳光照在冷艳的脸上,晕晕沉沉的陆凌才苏醒过来。《星际恋爱日记》头痛欲裂,而且身体酸疼的像是车碾压过一般。

    “啊。”的大叫一声,拉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往床头蹭。

    自己为什么会没有穿衣服就躺在这里?掀开被子,看着被子上鲜红的血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会光着身子出现在这里?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失魂落魄的捡起自己的衣服跑到洗手间,过了半个小时才出来,穿戴整齐,拼尽全力才勉强装作若无其事的下了楼。

    退了房之后,陆凌也不敢询问昨晚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坐上计程车,努力的回想昨晚的事情,唯一的一点印象就是模模糊糊中鼻尖有一种香水味道冲撞着神经,应该是车内的香水,想到这里,陆凌闻了闻计程车里面的味道,好像并不是这种平凡的味道。

    除了这个香水味道,再没有更好的线索,所以,陆凌就放弃了回想,当然,陆凌也没有忘了在回公司的路上进药店买了避孕药,去商场换了一套衣服。《异悚(gl)

    回到公司,就看见整个公司的气氛,好像不同于之前的压抑,有着一种压抑的欢呼,果不其然,走了几步之后,全体员工一下子全部雀跃起来,助理小暖抱着一束花,出现在陆凌面前。

    “恭喜总裁,成为全市第一家百货公司!”陆凌看着小暖,许久,才缓过神来,这种被压迫了许久的感觉,突然间压迫的东西消失了,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今天晚上全公司聚餐,聚餐之后k歌。”虽然陆凌尽量压抑着内心的不平静,但是言语中的激动还是出卖了她的兴奋。

    陆凌慌乱的接过小暖的鲜花之后,就快步的离开了员工大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打开电脑,铺天盖地的新闻覆盖了陆凌的眼球,她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真的打败他了。《清妾

    是真的打败他了么?

    时间欢快的流过,柳树的阴影爬上了陆凌的办公桌,她看了一眼窗外,入眼并没有郁郁葱葱的树林,有些失望。

    “小暖,你进来一下。”

    “小暖,你跟在我爸爸身边多少年了?”陆凌觉得以前自己真的压力太大了,脾气也控制不住,看见这丫头进来畏首畏脚的样子就不难看出来最近自己对她有多严格。

    “三年了。”

    “也是总裁助理吗?”陆凌想更亲民,况且陆凌本性也是温柔善良的。

    “嗯。”

    “那爸爸为什么让你把工作室放在外面?同在一个办公室不是更方便吗?”陆凌看着正在妙龄的女孩子,带着一副眼镜,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己。

    “我也不知道。《一机绝尘》我一直都是在外面的。”因为总裁一改冷漠的说话方式,小暖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了陆凌一眼,迎上了陆凌暖暖的微笑,这才敢仔细的打量着总裁。

    收腰的墨绿色小西服展现了女生强势的一面,却又不失甜美。圆润的领结上金色的校徽闪现耀眼光泽,衬映着同为墨绿的苏格兰短裙边的金色蕾丝,小巧又美丽。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墨绿色的短裙衬着美腿更加的修长,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那你今天开始就搬到我的办公室来吧,说话也方便。”小暖听见总裁的话才回过神来,同为女人,自己怎么就长得那么营养不良呢。

    “这样好吗?”小暖有些不安。

    “很好,速度点。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人事部,提升你为总裁特助。”

    “嗯。谢谢总裁。”小暖笑颜如花。

    离着陆氏集团不远的私城,叶城则是受伤和腿上缠满了绷带,躺在床上悠哉的看着电视。

    虽说是看着电视,但是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嘴角喊着笑,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扬,扬,不好了。”富恒跌跌撞撞的跑到扬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但是眼前的易扬并没有搭理眼前的冒失鬼。

    “小诺被抓走了。”富恒好不容易把气捋顺了才把这个震撼的消息脱口。

    “你说什么?诺诺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易扬听见小诺的名字,一下子站起来,和趴在办公桌上的富恒撞到了一起。

    “啊。”富恒捂着眼睛,痛苦的蹲在了地上,但是易扬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表情严肃。

    下一刻就飞奔到叶城的卧室。

    门也没有敲,就冲到了叶城的床前。

    叶城嘴角的微笑,僵在脸上,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出了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叶城皱着眉头看见床前痛苦表情的易扬,多少年了,都没有事情可以让易扬的情绪波动,今天是怎么了?

    “小诺,出事了。”扬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叶城,很显然,他想要一个答案。

    “出事?他在那边好好的为什么会出事?”叶城也不顾身上的伤,猛的坐起来,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浸湿了身上的纱布。(作者感叹,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的那么多迷恋者会心疼滴。~~~~(>_<)~~~~)

    易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叶城的问题,富恒就抢先来到了叶城的身边,一边查看着他的伤口,一边尽量平静的说着:“老大,诺诺她自己跑出来玩,可能是在机场走漏了风声,不知道被谁给抓走了,机场也找不到线索。”

    “到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么?”叶城甩掉富恒在自己身上查看伤势的双手,缓慢的下床,困难的穿着鞋。

    “我觉得应该和你身上的伤有关。”易扬紧紧盯着叶城身上的伤,也许是因为着急的原因,那些鲜红的血迹,更加的刺痛眼睛。

    “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你们等我消息。”叶城说完,就一瘸一拐的走过富恒的身边。

    富恒伸手去扶的双手被一样叫停,“你难道还要一个人完成么?”很明显,为着他自己的私自行动而生气。

    叶城的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等着吧,用到你们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易扬闻言,越过富恒,搀扶着叶城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