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其实就一个目的,睡她!
作者:天青地白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

    赵暖月虽然有些担心,但心里更加高兴。

    赵暖月骑着自行车带着徐鲤一起去医院,去陪华裕森。

    路上,徐鲤看出来姐姐紧张,安慰说道:“姐姐,不用担心,那里有你有我,我们都是有法力的,我已经在上面加了一些生机,所以那副画会变得更加活灵活现,一定可以打动那个胡大师的。”

    “啊?”赵暖月一愣,正好到了医院,赵暖月停下来,“徐鲤,你······你这样做不对的······”

    徐鲤被姐姐说得愣住了,挠挠头,有些不解,问道:“姐姐,怎么不对啊?让画变得更好,让胡大师看中,不是很好吗?”

    “徐鲤,这一次你已经做了,我已经阻拦不了,但你要记住,你可以帮暖阳一次,但不能帮他一辈子。如果他没有那个能力,没有那个天赋,那么咱们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依赖外界。”赵暖月认真说道,“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生存技能,暖阳最擅长的就是绘画,在这条路上,从来就不是平坦的,咱们一时的帮助,或许会阻拦暖阳以后的成长。”

    徐鲤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明白了,姐姐。你怕我们这一次帮哥哥,以后没有我们的帮助,哥哥的画技没有这一次好,反而会让胡大师认为哥哥不努力,不用心了。”

    “可以这么理解。”赵暖月点头,“徐鲤,姐姐知道你是好意,你希望暖阳可以得偿所愿,但是这样的事情,能帮暖阳一次,但帮不了他一辈子。”

    “嗯,我记住了,姐姐。”徐鲤点头,“姐姐,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对了,姐姐,咱们在玉泉湖边上种点龙智草吧,这样的话,就可以提升哥哥的能力,灵性,这样就能从根本上帮助哥哥了。”

    赵暖月听了,非常吃惊,问道:“龙智草也可以在玉泉湖那里生长吗?”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

    “可以,当然可以啊。”徐鲤连连点头,如果换成其他地方或许不可以,但京城以前是龙脉所在,即使龙不在了,但残余的龙气还在,正好用来种植龙智草最好不过了。”

    赵暖月特别高兴,那不仅仅是好吃的水草,还是可以改善人体的好东西。作为将来学习艺术的弟弟,更要好处,更有灵性。

    “好,待会回去咱们就种植。”赵暖月点头,太高兴了,没想到来到京城还有得到这么好的东西。

    徐鲤见可以帮到哥哥姐姐,也感到特别高兴。

    刚进了医院,身边有一辆车经过她们。

    等赵暖月停好自行车,领着徐鲤的手,走到医院的主干道之时,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

    穿着灰色中山装的李功明,看到赵暖月走过来,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笑容。

    赵暖月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从边上绕过去。那样的人,太渣了,太风流了,她也不想认识,更不想跟这样的人说话。

    徐鲤见这人笑眯眯地看着她姐姐,不怀好意,对李功明做了个鬼脸。

    “呵呵,徐鲤很可爱。”李功明轻笑道,然后从后面拿出来一个红木雕刻成的小木马,拿到徐鲤的面前,“喜欢吗?”

    看到红色小木马,徐鲤眼睛一亮,的确很好看,她很喜欢,但是姐姐说了,不能拿陌生人的东西。

    “嗯,很好看,但我不能要。”徐鲤摇头,然后趴在姐姐怀里,好想要那个小木马怎么办?

    赵暖月抱着徐鲤,继续往前走,加快速度,想甩开李功明。

    只是李功明人高腿长,即使赵暖月已经抱着徐鲤小跑了,但还是李功明追上了,引起来往医生病人的注视。

    赵暖月不高兴了,她是来照顾华裕森的,这李功明和难道还要跟她一起进华裕森的病房吗?

    他们明明属于两个不同的阵营,应该避嫌才是!

    “这位同志,我并不认识你,还请你不要跟着我了。”赵暖月皱眉道,“如果你继续跟着我,我就大喊抓流氓了。”

    “啊?”李功明原本以为他温柔的笑容,可以让赵暖月多看几眼,追上来可以让赵暖月心动,但现实显然不是这样啊。

    赵暖月见李功明愣了一下,然后抱着徐鲤,转身继续朝着华裕森的病房走去。

    李功明见赵暖月走了,继续跟上。

    不得已,赵暖月又停下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赵暖月没好气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不会想强抢民女吧?”

    “呵呵!”李功明看着气恼的赵暖月,觉得她脸上的表情很生动,之前遇到很多女人,她们总是在他面前保持最好的一面,从来没有发火,发怒,甚至骂人,但这赵暖月居然这样做了。

    奇怪地是,他居然不觉得讨厌。

    “你这人不要靠近我,也不要跟着我,要不然我真得大喊大叫了。”赵暖月警告说道,这里是医院,而且还是特别有名的军医院。

    说完,赵暖月继续往前走。

    “暖月,你等等!”李功明温柔地在后面喊道,“我想跟你认识一下,做朋友。”

    暖月?

    简直了,这人自来熟的本事也太强了,居然叫她名字,连她的姓都不带。

    什么时候她跟李功明这么熟悉了?

    “请你自重。”赵暖月急忙说道,“咱们不认识,并不熟,所以真得没必要叫我名字。”

    “我以为那天我们见面了,我们应该算是认识了,算是朋友了。”李功明笑道,“而且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子,我觉得你很有趣,所以我想认识你。”

    你觉得有趣?

    我呸!

    其实就一个目的,睡她!

    “我跟郭冬梅有过节,你是郭冬梅的对象,我跟你没有什么说的。”赵暖月说道,“而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郭冬梅那样的人身边的朋友,应该跟她差不多的人,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跟她那样的人做朋友的,所以以后请不要自来熟的叫我名字,更不要说跟我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