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135章 耍流氓(三更)
作者:天青地白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孙浩然吓得手里的药材掉在地上,在来七桥村之前,他们经受了很多次批斗,其中大部分都是这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进行的。对于这些应该留在学校里上课的孩子们,变得疯狂,他们很害怕,也很痛惜。

    不仅仅害怕自己的境遇,而是害怕整个国家的未来。

    少年强则中国强。

    不仅仅包括体魄,还包括智力。

    可是这些孩子呢?

    他们被别人利用,一个个就像被人玩弄的傀儡一样,虚度光阴,国家的气运也受到影响。

    “不用怕,不用帕。”赵暖月安慰,其实她自己也很害怕,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混乱的年代。

    不怕,不怕!

    赵暖月安慰自己,鼓励自己。

    钱老爷子,钱老夫人也微微颤抖,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什么?

    赵暖月纤弱的身躯,站在这些老人面前,挡住那些红色兵的去路,不让他们进入畜牧队。

    “哎呀,这个女同志请让开,我们要对那些人再教育。”其中一个红色兵,看到赵暖月眼睛一亮,没想到在七桥村还有这么标志的姑娘。如果是在县城就好了,总能想办法弄到手的。

    赵暖月看向屁孩眼神里调戏,迎难而上恼怒道:“我是村委安排对这个人进行再教育的人,我监督他们干活,思想教育。你们不是七桥村的人,不能进去。”

    看到前面,赵暖月纤弱的肩膀,身躯挡在大家面前,后面的几个老人家,心里非常感动。

    哎,赵暖月是个好姑娘啊!

    只是这次,要连累这个姑娘呢!

    贺强气不过,要冲出来,但被赵暖月拉住了。

    “这些再教育的人,就应该被批斗,你起来。”红色兵不乐意了,刚才在村口被那些村民堵住,挤兑,他们没有办法对老百姓动手,即使动手了,估计吃亏的也是他们。

    可这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反动派,是落后分子。他们想怎么批斗就怎么批斗!

    “你们不能这么做。”赵暖月被那个红色兵逼得不断往后退,后面的那些红色兵冲上来。

    就在这个紧急时刻,华裕森一脚踢开那个手即将放在赵暖月身上的红色将,骂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耍流氓!”

    华裕森跑在最前面,救下了赵暖月。

    那是他的暖月,不允许任何人的脏手碰到赵暖月。

    “嗷!”那个红色兵摔倒在地,疼得嗷嗷叫。

    那些红色兵见华裕森这么厉害,也不敢上前了,但他们叫嚣着:“你们居然敢打我们这些红色兵,简直是不把革委会看在眼里。我们这些国家的太阳,今天就要扫除你们这些恶势力!”

    在这些“激动人心”的口号之后,居然有人头脑发热地冲上来。

    华裕森一个接一个地收拾他们,拳打脚踢,那十几个人根本不是华裕森的对手,倒地不起,大声呼痛。

    李桂花,吴大柱也赶过来了,正好听到华裕森那句“耍流氓”,于是李桂花眼睛一亮,急忙道:“现在是新社会了,俺们妇女也能顶半边天,你们欺负妇女,耍流氓,就不行!”

    李桂花边,还边给赵暖月使眼色。

    赵暖月惊魂未定,看到李桂花对着她眨眨眼睛,立即明白过来,跟这些疯狂的红色兵不能正面冲突,那就只能从侧面了,于是捂着脸,大声哭喊:“我不活了,这些混蛋欺负我,耍流氓!我清白没了,我也不想活了,你们不要拉我,我要跳河,死了拉倒,免得丢人!”

    于是赵暖月捂着脸,就往河里跳。

    那边华裕森正在揍那些猖狂的红色兵呢,听到赵暖月的哭喊,更加心疼,手上的力气更大了,打得这些人哭爹喊娘!

    吴大柱带人虽然是来拉架的,但拉得都是那些红色兵,所以更加方便华裕森揍这些人了。

    “哎呦,你们胆大妄为······”

    “你们造反······”

    “哎呀,疼啊,疼啊······”

    赵暖月尖利的声音,嘶声力竭,道:“我不活了,我没有清白了······”

    此时的赵暖月,就像个泼妇!

    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是利用这个办法,保护后面的老人们。

    这是她的任务,必须完成。

    “你胡,我什么也没有做!”红色兵们不乐意了,急忙辩解。

    李桂花转头怒视:“什么都没做,人家姑娘就要寻死觅活了?”

    “我连手摸······”一个年轻的辩解,想没摸到。

    “摸手?你还想摸什么?”李桂花怒斥,“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人家调戏妇女,你爹妈教不好你,那我们教你怎么做人,免得以后祸祸更多的妇女!”

    那些年轻平时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农村妇女啊!

    他们是城里的红色兵,农村里的妇女,见到她们都躲起来,哪里敢跟他们对上啊!

    那个年轻的是个泼妇,那个年纪大的,是个老泼妇,后面还围过来一群七桥村的泼妇。

    那边的苗支书,郑德林正在村委里面查阅那几个再教育人上交的思想汇报。郑德林一边看,一边看思索,今天怎么能完成任务!

    可还没等郑德林完话呢,就听到外面有人急急忙忙跑过来。

    “郑主任,刘大亮被打了,我们很多人都被打了。”其中一个红色兵,急吼吼跑过来。

    听到那个红色兵的话,另一个过来报信的七桥村的村民不乐意了,辩解道:“不是这样的,那几个屁大的毛孩子,居然非礼赵暖月。那姑娘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刚烈着呢,人家正要跳河呢!”

    “什么?”苗支书一听这话,“噌”地一声坐起来,“朗朗乾坤,才多大点就知道调戏两家女子。郑主任,哎,我都不知道怎么你了!”

    郑德林一听这话,更不乐意了,反驳道:“苗支书,您这样可不对啊,你口口声声讲究证据。我带的这些人过来,大白天的,怎么调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