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六十二章 应对之策(2/5)
作者:天青地白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难得大家有了新环境,改变了境遇,也有心情说说自己的情况。

    孙浩然见大家都说了,自己也不能藏着掖着:“哎,我家仙草堂在京城数百年历史的医馆,有人看上我手里的秘方了。那些人带人来抄家,我不给,就被他们抓起来了。家里的东西,也被他们抢得七七八八,那些秘方也被抢走大半。不过,那些人应该不知道那只是秘方的三分之一。”

    最后大家的目光,看向了顾青玉。

    顾青玉的话,在这些人里面说话最少,但表情坚毅,脊背挺直,坐姿端正,身上有一股杀伐果断的气势,应该是军伍出身。

    “呵呵,既然大家都说了,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了。”顾青玉轻笑道,即使露出笑容,但也不能完全掩饰身上的气势,“我出身军伍,因为政见不合,被那些人打压,那些人应该是我的对手安排的,是要打压我,你们估计是被我连累了。”

    大家一愣,不过想想还真就是这样,不过大家也不怨恨顾青玉。华裕森,赵暖月说不定就是保护顾青玉的,顺带着保护他们。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们哥几个能在这样的场合下认识,也是一种缘分。”孙浩然笑着说道,“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我们才能得到小华,小赵的帮助。七桥村的村民,虽然保守,但他们也不是完全是坏人。其实在这慌乱的年代,我们留在这里,还算是能过上几天安稳日子。”

    贺强苦笑,想起来来之前的遭遇着,痛不欲生,灰心丧气,说道:“是啊,我在京城的学校,已经不上课了,回去也是伤感无奈。我是走资派,我媳妇是根红苗正的贫农出身,在纺纱厂工作,为了不连累她,我跟她离婚了,毕竟我们孩子才十二岁,我不能让他们跟我一起受罪。现在留在这里也好,不用连累家人。”

    “能在这里遇到小华,也是我们的福气。”钱老爷子说道,“要不然咱们真活不下去啊!”

    华裕森见大家各自表态,愿意安心在这里生活,也站起来说道:“那我们团结起来,在这里,安稳过日子。”

    “虽然我们各自的遭遇不一样,但大同小异,都是有不得已离开的理由。相比较留在城里,在农村,还宽松些。”赵暖月回答,“虽然你们看不起形式上的东西,但人为了趋吉避凶,总要做一些妥协的,以后大家多多看看红宝书。如果能够写一些思想汇报,相信苗支书那边也好跟上面交代,就不会为难大家。”

    “嗯,暖月说的是。”贺强说道,“过段时间我们就写思想报告,做人能屈能伸!”

    “我也写。”孙浩然点头,既然被人盯着,不能像以前那样懒散了。

    钱老爷子感慨说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好好活着,跟老婆子有个安身的地方,我也写。”

    大家都表态了,顾青玉也不能不表态啊,毕竟那些麻烦大部分都是因为他,估计还会连累别人,于是点了点头道:“好,我也写!”

    见几位老人想开了,赵暖月也能松口气,就怕这些人硬着来,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

    且说那刘兰花在家里,等着丈夫打探消息回来,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丈夫回来,有些着急,便出来找。

    只是外面漆黑一片,她在周围转了一圈,就去了治保主任的门口敲门。

    刚睡着的大柱子和大柱子媳妇,听到拍门声,没好气说道:“大半夜的,这是谁啊?”

    谁知开门一看,原来是刘兰花。

    “哎呀,这不是兰花嫂子嘛?怎么大半夜想起来拍我们家的门啊?”大柱子嬉皮笑脸,明知故问。

    兰花嫂子?

    大柱子媳妇不乐意了,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丈夫的胳膊,皮笑肉不能问道:“兰花嫂子,大半夜的,什么事儿啊?”

    “孩他爹出来小解,就一直没有回家,我在家里等得心急,就出来找。可村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刘兰花焦急说道,“你们能帮找找吗?”

    听到这话,大柱子乐了,笑道:“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思明大哥,爬人家知青的墙头,被人抓到了,都惊动了苗支书,就把思明大哥关在牛棚里了,你赶紧去哪里找找他吧。”

    “啊?”刘兰花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是不是搞错了,你去问问你家男人,他已经承认了。”大柱子说道,“好了,天也不早了,兰花嫂子,你赶紧去看看吧,牛棚里虽然也干草,但也不暖和,你不快点,说不定冻坏了你家男人,到时候受罪还不是兰花嫂子你啊!”

    刘兰花一听这话,更加憋屈了,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们?

    虽然丈夫不当村干部了,但他们也是光荣军属啊!

    可是还没等刘兰花说话呢,大柱子媳妇又道:“嫂子,其实我们村子里简简单单过日子挺好的,你也劝劝思明大哥,别一肚子小心思,闲着没事爬人家知青的墙头,明摆着耍流氓呢,村子里之前就出了那么多事情,你可得看紧一点,要不然到时候害人害己。”

    “我们没有······”刘兰花反驳,还想解释。

    “兰花嫂子,现在都快夜里一点了,再不睡,就天亮了。”大柱媳妇皱眉道,“而且这么冷,你家男人在牛棚里,你能放心啊?”

    “对,对,我得去看看。”说完刘兰花抹着眼泪往牛棚那边跑去,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男人可不能再出事了。

    刘兰花领着马灯,跌跌撞撞来到牛棚里。

    “当家的,当家的?”刘兰花急切喊道,“你在不在里面?”

    李思明身上裹着一个破旧的被褥,身下是稻草,勉强能撑住。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虽然看不惯李思明,但也不会磋磨他也不会,冻坏了他。

    “我在里面!”李思明从草堆里爬出来,“你回去给我倒点热水,带个旧被褥过来,我勉强能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