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31章 黑暗,筹划
作者:天青地白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钱易青那个软蛋,他离开了,清净了,一了百了,可他留下来的父母妻子孩子,以后怎么办?

    他们在遭受非人待遇的时候,还要经历丧子丧夫丧父之痛。

    钱易青,你是个懦夫,到了地下也不要说是他华裕森的好朋友,太丢人了。

    “妈,你好好保重身体,多吃点,明天儿子再来看你。”华裕森并没有解释他不是钱易青,既然好朋友已经不在了,他就要好好照顾两位长辈。

    听到华裕森称呼老妻“妈”,再一次让钱正英老泪纵横!

    儿子的一生短暂,但至少还有一个永远记着他的好朋友,不枉来一遭!

    “好,好!”钱老夫人开始继续喝粥,华裕森正好去弄一些干稻草和两块挡风的稻草席,挡住了风,至少里面不那么冷了。

    华裕森正准备离开,又看到躺在角落里,面如死灰的中年人,于是走上前,在他的腿上摸了几下。

    这样很痛,痛得中年人干瘦的肌肉不断抽搐,但他没有喊出声,因为他知道腿不是最疼的,心已经碎了,那才是最疼的。

    华裕森跟以前的队长学了几手正骨的手段,帮着正骨之后,然后拿出小刀削了几块木板绑在中年男人的腿上。

    “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不要自暴自弃。”华裕森道,“只有活着才有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神,在听到华裕森的话之后,冷漠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神采,然而又在瞬间暗淡下去。

    活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的亲人都死了。

    他只是一个画家,只是一个通过画笔描绘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得罪人,没有伤害过人,为什么他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谢谢你的鼓励,经受这样的磨难,之所以我还没有死,估计还是留恋这个社会的。没那么容易死。”中年男人的声音低沉,有气无力,但并没有彻底绝望。

    “年轻人,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想着死,你也不要想了。”孙浩然沉声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只是对学生严厉一点,希望他们好好学习,然而,他们就揭发我举报我,说我荼毒他们这些八九点钟的花朵。如果国家都是这样的花朵,那以后也没有前途了。”

    其他人也默默无语,他们觉得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十全十美的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然而现在小人作祟,歪曲了这个国家现状。现在正是黑暗时期,等到黎明来临,他们就会重见光明。

    华裕森认真地给大家处理伤口,交代了几句,这才从牛棚里出来。。

    然而在黑夜里,华裕森的第六感非常敏锐,觉得有人在注视着他。

    于是转头看向河里,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到了水面上浮现出女人的面容。

    那是鬼吗?

    华裕森不敢相信,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

    这个女人的脸庞他还很熟悉,就是那个伶牙俐齿的赵暖月。

    又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他居然还会想起赵暖月,难道真得是喜欢上她了吗?

    华裕森闭上眼睛,甩了甩脑袋。

    想甩掉脑中的幻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赵暖月已经不见了。

    他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意志力非常坚定,不可能被一个女人或者一件事情左右自己的思想和直觉。

    华裕森一边说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悄悄地离开了七桥村。

    赵暖月水面下的意识影子,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天哪,差点又被那个人发现了!

    不得不说,华裕森的警觉能力很强,她只不过是偷偷的观察,并没有出声,就已经被他觉察到了。

    赵暖月不敢大意,以后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会偷偷的躲在水下,不会露面。

    现在赵暖月更加好奇的是,那五个人的身份,尤其是被华裕森特殊对待的一对老年夫妻。

    赵暖月虽然可怜他们,但是她现在还没有能力,光明正大的帮助他们。

    还是等稳定下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她或许会帮帮他们。

    第二天,这些人又被拉出去再教育,村子里面的人都去围观。

    五位老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悲愤凄苦,只剩下麻木绝望,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夜里华裕森又过来给几位老人送点吃的,清理伤口,保障他们不会因为这些非人待遇死去。

    这一次从牛棚里出来,华裕森,并没有感觉到被监视的感觉。

    这样每天夜里过来,并不能很好地照顾上面要求他保护的人,所以华裕森只能另想他法。

    经过和上面的领导秘密商定,华裕森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支援七桥村建设的年轻知青。

    当苗支书把华裕森带到龙王庙的时候,虽然华裕森已经做了乔装,改变了发型,脸上也做了一些改变,多了络腮胡子,但赵暖月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苗支书和其他的知青并没有发现,让赵暖月惊讶于自己的观察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龙王庙里还有一个空房间,正好够华裕森住的。

    杨光辉是一个非常开朗的年轻人,见华裕森也是年轻男人,他非常高兴,帮着一起打扫房间。

    这里三个女人两个男人,但赵暖阳是个不爱说话的人,这就憋坏了杨光辉。

    华裕森带着任务而来,所以和这里的人尽量打好关系,才不过半天的功夫,大家已经熟悉了。

    到了半夜,华裕森一个人翻墙出去了。

    走到村口的一个草丛里,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裹,然后就赶往牛棚。

    赵暖月再次认识到,关在牛棚里的老人非常重要,以至于华裕森费尽心思暗中保护。

    见到这样画面,心里有了想法,前世的自己,被人家蹂躏,像礼物一样送来送去!纵然是继父的无耻,同时也是因为她没有权势,没有靠山,没有保护她的人。

    如果现在她可以结识大人物,并且给大人物提供帮助,或许以后在她危难的时候,可以向这些人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