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职仙尊 187 垂危
作者:会飞的鱼的小说      更新:2018-03-11
    ,精彩小说免费!

    187垂危

    埋伏在一旁的入境灵武一击得手,急速后退,心中甚是惊讶,江流儿沉受他们全力一击竟然没有倒下,这人的实力有多恐怖。

    江流儿踉跄后退,护住一楼楼梯口,沉声对工藤丽娜几人道:“你们上楼,想办法走,我来拖住他们。”

    王铁皱眉,急忙扶住后退的江流儿,愤怒的看着外面二十多位强者,怒道:“江仙人,你是我们的领军人,说什么我也不会走的,就算是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工藤丽娜与普惠子面色也有些沉重,满是关心的走到江流儿身旁,江流儿是因为他们才受伤的,以江流儿的实力完全能轻松离开这里,可是他却义无反顾的闯了进来,这一份情谊十足珍重。

    工藤丽娜看着江流儿的目光发生了些许变化,她见到江流儿不同的一面,不在是那个好色的无赖,而是一名重情重义的英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英雄,就像上次埋伏阴冥宗五、六、七三位长老一样,以一人之力扭转了战局,将那三位长老引进炸弹爆炸区域。

    如今,那样危急的一幕在次呈现,江流儿在次义无反顾的站在最前面,为了相识不过一个月的他们,如此重情义的男儿,女儿心的工藤丽娜与普惠子怎能不感动?

    工藤丽娜与普惠子没有说话,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一副视死如归的神色盯着眼前的阴冥宗等人。

    “哈哈,阴冥宗的余孽,你们还想走?这里已经被我的大军围的水泄不通,我一声令下,你们就成为活靶子,就算你们超脱者也休想离开这里。”

    黑川介走了上来,大声吼道,刚才在江流儿手中折损的面子,一定要拿回来,不然他在阴冥宗的威望将会大幅度下降。

    江流儿阴沉着目光没有说话,以少敌多,擒贼先擒王的例子就在眼前,只要擒住这吼叫的黑川介,一切都还有可能,现在关键的是恢复伤势,一击擒住那厮。

    “丽娜、惠子,我们先上楼吧!江流儿说的对,这形势下我们留下来只能添加累赘,”石桥布朗目光一闪,向工藤丽娜走去。

    王铁脾气躁,狠狠瞪了一眼石桥布朗没有说什么。

    工藤丽娜与普惠子看着石桥布朗有些鄙夷,特别是普惠子,她的神情十分不屑,她在如花的年纪想过婚姻大事,整个工藤会的男儿,只有石桥布朗能看的上眼,当时还对他报过几分希望,能陪她一生一世,现在看来,她看错了人。

    工藤丽娜皱眉道:“布朗,你想走就走吧!回去告诉我三伯,恕我不孝,未能完成祖先遗志,为有来生在偿还了。”

    石桥布朗目光阴沉了几分,看着一旁暗自恢复的江流儿,怒道:“你是为了这个男人对不对,为了他,你还是那个工藤丽娜吗?你忘记了祖先对你的寄托,你忘记了你身为工藤会的女皇,你对得起整个工藤会吗?”

    石桥布朗陡然变得疯狂,目光凶狠的盯着工藤丽娜。

    工藤丽娜摇摇头,看都没看石桥布朗一眼,淡淡道:“你不懂,你不会懂得。”

    “我不懂,我不懂,好一个我不懂。”

    石桥布朗阴沉说道,随即目光猛地一闪,不知从那抽出一把尖刀,狠狠朝着江流儿脖颈砍去。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快到几人根本反应不过来,有谁能想到石桥布朗会突然对江流儿出手呢!

    江流儿也是一惊,只感觉后脖颈一阵刺骨的凉,当即向前移一小步。

    可是如此,石桥布朗手中的尖刀已经刺进江流儿背心,长约三十厘米的匕刀直插而入,贯彻至江流儿前胸,来了一个透心凉,那锋利的刀尖躺着鲜血,只差一丝一毫就洞穿江流儿心脏。

    “吒!!!”

    江流儿回头怒喝一声,以声摄魂凶猛打出,那柄刀尖贯彻他的胸膛,不能挥动臂膀,只能用声波攻击。

    石桥布朗像是久经沙场的刺客,一击的手,急速后退,他深知垂死之人最为可怕,迅速向黑川介那边靠去,可江流儿那声波一击不能闪躲,沉受了一击。

    “哈哈哈哈,世称天才妖孽少年的江流儿今日败在我的手上,我石桥布朗才是天命之人,你江流儿再厉害也要死,哈哈哈!!!”

    石桥布朗大声咆哮着,七窍似乎受到神识重创,有血迹流出,不知是沉受江流儿神识攻击而受到的创伤,还是其内心真实的写照,使其如此疯狂。

    “石桥布朗,你找死。”

    王铁反应了过来,怒发冲冠,捏起重拳就要为江流儿报仇。

    “回来。”

    江流儿咳血急忙抓住了王铁,体内的合欢功法自行运转,想要封住胸膛那狭长的裂缝,奈何缺口太大,一时间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江流儿。”

    工藤丽娜急忙上前扶住江流儿,捂住那不断流血的伤口,紧张道。

    “哈哈,石桥布朗,干的漂亮,我答应你的条件,这两娘们交给你处置,随你怎么揉虐。”黑川介拍了拍石桥布朗的肩膀。

    石桥布朗浑身都在颤抖,刚才江流儿那一击十分难受,他咧着嘴大笑,看着工藤丽娜,道:“丽娜,惠子,你们都听到了吧!你们将会落在我的手心,你们是属于我的,你们投降,还能少受些罪。”

    “闭嘴,叛徒。”

    工藤丽娜怒喝道,石桥布朗那嘴脸十分恶心。

    其实她早该想到石桥布朗是叛徒,当她与普惠子还有王铁被抓进来,只剩下石桥布朗一人在外的时候,她就已经起了疑心,可是她不想去怀疑,石桥布朗自幼在他们工藤会长大,怎么会背叛呢!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让她不敢相信,在她内心有着深深的内疚之情,若是她防备着石桥布朗,江流儿就不会受伤,就不会垂死。

    “叛徒?哈哈,叛徒又如何,我待你一片真心,你却待我如狗,我可曾正眼看过我。”石桥布朗说着,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哈哈,不过今日过后,你们二人将沦为我胯.下之物,我要你欠我的,百倍偿还回来。”

    石桥布朗的目光再也不加以掩饰,直勾勾的盯着工藤丽娜与普惠子,入眼却见到工藤丽娜抱着江流儿,这又深深刺激着他的内心,神魂的震荡使其异常疯狂,怒道:“工藤丽娜,你果然是为了这小子,今日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流儿目光阴沉,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里面有三十三颗灵药,颤颤巍巍的交给工藤丽娜,道:“不要管我,快走,这些神丹能帮助你们,我挡住他们。”

    工藤丽娜摇头,眼神不知何时湿润,江流儿到最后一刻竟然还在为他们着想,将珍贵无比的丹药都交给了他。

    “不,我要带你走。”

    江流儿叹了一声,胸口的尖刀让他提不上半点灵气,阻断了经脉,那些神丹也毫无用处,不出意外,今日他恐怕要交代于此了。

    可是,仍是如此,江流儿依旧强撑着身躯,只要他不倒,黑川介那些人就不敢贸然进攻,深深忌惮垂死的他,他要撑到王铁等人离开为止。

    “呵呵,还在死撑,不愧是江流儿,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到何时?”黑川介老奸巨猾,此时没必要冲上去增加不必要的伤亡。

    王铁看了一眼一旁的普惠子,二人心领神会,对这工藤丽娜道:“工藤丽娜,带着我大哥走,我拦住他们。”

    普惠子看着工藤丽娜,行了一个标准日国礼仪,道:“丽娜,我不能在陪伴你了,拜托你替我活下去。”

    工藤丽娜眼泪控制不住留了下来,暗自摇头。

    江流儿也在反抗,这不是他的结果,他这等伤势根本逃不出去,就算逃出去也活不了,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可惜,江流儿再也支撑不住,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眼神反抗着。

    “给我上,杀死江流儿。”

    黑川介察觉到江流儿的状态,当即发布的号令。

    “工藤丽娜,带着我大哥走!!!”王铁大喝一声,冲在最前面,守住楼梯口。

    “先杀了这小子,我要让江流儿亲眼见到他的兄弟死在他面前。”黑川介残忍笑道。

    十几名化境灵武出击,王铁自然扛不住,一击被砸在地上,大口吐着鲜血,却倔强的爬了起来,大声道:“带着我大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