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职仙尊 第164章 你骗我
作者:会飞的鱼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

    164你骗我

    江流儿见到工藤丽娜支开工藤慎二人,他就知道计划已经得逞,静静等着美人送上嘴即可,嘻嘻嘻嘻……

    看着那烈焰红唇慢慢袭来,江流儿压制住内心的躁动,暗道:“稳住,稳住...”

    工藤丽娜心中躁动不安,随即狠下心,毫不犹豫的吻上去,用舌头卷着丹药送进江流儿嘴中,可是下一瞬间,让她无从适应,只感觉江流儿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阵吸撤力,让她撤离不开,一时间痛苦不已。

    江流儿可爽翻了,嘴中除了唇香之外,似乎还有一些不对劲,这神丹有些奇怪,似乎有一种奇怪的灵气,先不管了,合欢功法你快运转,刚才老子的灵气都快耗光了,一定要补回来。

    单纯的工藤丽娜还以为是江流儿体内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产生这样的一幕,一时间也没有反抗,害怕运功伤害到江流儿。

    可是隐隐约约之间,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她能感觉到江流儿体内血气澎湃,还有那强壮有力的心跳声,更关键的是,江流儿的手爪不知何时放在她的大腿上……

    “啊!!!”

    工藤丽娜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掌推开怀中的江流儿,怒目瞪着他。

    江流儿心中咯噔一下,心理呼喊道:“合欢功法啊!你可把我害惨了,原本我只想吻一下,补一下亏空的灵气,你却想....哎...”

    “咳咳,丽娜,太好了,我还能见到你,我还以为我死了呢!”

    没办法,江流儿只能接着假装着,不然丽娜不得把他活剥了。

    然而,听到工藤丽娜大呼的石桥布朗与工藤慎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怒目瞪着江流儿,小声问道:“丽娜,怎么了。”

    工藤丽娜没有说话,摸了摸性感的嘴唇,疑惑的看着江流儿。

    “丽娜,扶我起来,阴冥宗的几人还没死,我还能战斗,我要保护你们。”江流儿又加了一剂猛药。

    一向聪明智慧的工藤丽娜在此时目光却疑惑了起来,不由得上前扶住江流儿,想要验证自己心中所想,如果江流儿是装死,那么刚才...就不可饶恕。

    可是这下子江流儿面色变了,刚才与工藤丽娜接触,体内的合欢功法已经运转到高.潮,此时在触碰到工藤丽娜,合欢功法已经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身躯不受控制的抱紧了身旁的丽娜,想要将其按倒,然后汲取灵气。

    “糟了。”江流儿心中暗道了一声,“这合欢功法弊端真多,若只是抱住了工藤丽娜他还有话语狡辩,可是他的手掌竟然袭击别人的山峰,这...哎...”

    “江流儿,你找死。”

    一旁的石桥布朗大喝一声,一脚踹了过来。

    但,好在合欢功法像是能辨别四周情况,知道江流儿有危险,顿时停止下来。

    嗖的一声!

    江流儿急速后退,看都没看石桥布朗,而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工藤丽娜,笑着道:“丽娜,你的丹药药力真足,一颗吃下去,我的伤势全好了,你看,我还能飞。”

    工藤丽娜浑身都在颤抖,目光阴沉的可怕,双拳也紧紧握了起来,冷声道:“你在欺骗我。”

    江流儿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目光一指,转移话题道:“不好,黑田想要逃跑。”

    奈何这招貌似没用,而且黑田根本没动,软软的倒在那里,工藤丽娜仍旧冷声,道:“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

    石桥布朗与工藤慎看着完好无损的江流儿,瞬间明白了,江流儿根本没有受伤,他们家族的神丹虽然有效,但是也没有达到那种肉生白骨的功效。

    “你该死。”

    石桥布朗一击不中,在来一击,工藤丽娜胸前那个手印深深刺痛了他,他心中纯洁无瑕的女人,没有人可以玷污,只有他可以。

    江流儿皱着眉头,石桥布朗算什么东西,开口就是生死?当即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其踹了下去,怒道:“你还欠我十个响头,不然这一脚要了你的命。”

    砰呲一声!

    石桥布朗宗师灵武的实力哪能是对手,捂着胸口,大口吐血,目光变得更加阴险。

    “江流儿,你敢对我工藤会下手,刚才丽娜给你的丹药喂狗了?”

    工藤慎大声怒道,他言语很是老道,不仅江流儿与工藤丽娜划分开来,还将工藤会绑了上去,就算江流儿在强也要掂量掂量。

    江流儿看着工藤慎,以前怎么没有发觉这人如此讨厌呢!当即冷笑道:“阴冥宗的长老我都敢杀,你说我会怕你工藤会吗?”

    工藤慎一愣,心中隐隐不安。

    江流儿话语没完,双手瞬间掐住工藤慎脖颈,冷冷道:“你可知道你刚才所说,足以让你人头落地?”

    感受着脖颈处严重的威胁,加上江流儿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工藤慎吓的脸色惨白,他似乎忘了灵武者的世界——强者为尊。

    “你敢,这里是我工藤会的底盘,不是你华夏。”

    躺在地上的石桥布朗怒道。

    江流儿眉头一皱,杀气转移道石桥布朗身上,冷笑道:“你在说一遍,我敢还是不敢?”

    “江流儿。”

    一旁的工藤丽娜皱着眉头发话了。

    江流儿目光一转看着工藤丽娜,猥琐一笑,随即一步一步走向一边躺在地上的黑田。

    黑田目光一转,现在逃跑是不可能了,刚才江流儿压在她身上,疯狂的占便宜,说明这人好色,或许能利用一下,当即顺势勾起腿,含着下巴,撑起胳膊,挺着不符合比例的双峰,妖娆的看着江流儿。

    凌波微步,一步两步……,直到第十步,黑田目光一闪,变得呆滞。

    “你们打入工藤会的奸细是谁?”江流儿问道。

    “新野太会,黑川怜,中村真由。”黑田木讷着表情道。

    “这次围攻太州会也是他们三人传递的消息了。”江流儿在次问道。

    黑田立即点点头,称是。

    江流儿目光一转,看着躺在地上的石桥布朗满是不相信的点点头,在次问道:“他是不是你们太州会的奸细。”

    黑田沉默了一会,随即摇摇头。

    江流儿抿嘴一笑,看着工藤丽娜,道:“丽娜,想必你也听清楚了,我指的三人就是奸细,他欠我十个响头,是时候兑现了。”

    说完,江流儿不管冰冷的工藤丽娜,一步一步向石桥布朗走去。

    石桥布朗自然不相信,大声呼了起来:“不可能,那三人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怎么可能是奸细,一定是江流儿施展的妖法,黑田怎么会对我们说真话。”

    “你该向我磕头赔罪了,不要逼我动手。”江流儿淡淡道。

    石桥布朗怒瞪着江流儿,他不相信江流儿敢对他下杀手,他毕竟是工藤会的二把手,工藤丽娜与工藤慎不会放着不管的,况且,他怎么也不相信新野太会是奸细。

    “看来,需要我教你怎么做人了。”江流儿声语变的冰冷,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淡淡的脚步声,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敲响在石桥布朗心田,让其十分不安。

    “江流儿,你真的如此绝情,不要忘了我们是朋友,合作者。”工藤慎忍不住了,急忙挡住前行的江流儿。

    “工藤慎先生,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没有杀你,也没有杀他,但是,你最好被挑战我的底线。”江流儿冷冷道:“给你五秒时间,不让,别怪我无情。”

    工藤慎目光凶狠,却又奈何不得江流儿,愣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五、四、三、二……”

    数到倒数第二个数,江流儿目光一冷,那股杀气重新凝聚,目光直视前方的工藤慎,大有一往无前的气概。

    “二伯,让开,这是布朗自找的。”工藤丽娜出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