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职仙尊 274 压制
作者:会飞的鱼的小说      更新:2018-05-20
    ..重生之全职仙尊

    274压制

    陈杨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强大的自尊心在折磨他自己,特别是在圣猴面前,他感觉自己无地自容了。

    “手下败将,之前是,得到如此强大的传承还是,吃了一枚神丹依旧是,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

    江流儿不屑道,语气有些欠打。

    “你该死。”

    陈杨双目喷火,怒道极点,起身而起,像一枚炮弹一般冲了过来。

    “漏洞百出,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太弱了。”

    江流儿很是轻松的应对,处在暴怒中的人就像是弱智一般,一点小套路就可弄死他。

    当即,一阵闷哼声响起,陈杨再一次倒地,眼神有些无力的看着江流儿,江流儿的套路似乎开始起作用了,在内心去摧毁他。

    “站起来,主人的传人不能败。”

    圣猴威严的声音传来,在次让陈杨双目闪亮。

    当即陈杨在此冲了过来。

    “速度放缓,迷踪步讲究一个迷字,让敌人捕捉不到你的步伐,你这样大摇大摆冲过去作甚?”

    圣猴怒道,对陈杨的表现有些失望。

    陈杨一愣,当即放缓了步伐,听从圣猴的教诲。

    江流儿眉头一皱,这是将他当成陪练了吗?利用他磨练这厮?

    “正是有趣,拿我当陪练,你算是找错人了。”

    江流儿一声冷哼,当即迈着步伐冲了过去。

    “十八罗汉拳,第五式应对,转接移花接木,同时迷踪步施展,拉开距离。”

    江流儿一动作,后方的圣猴就开口,指导陈杨应对之法。

    陈杨听后目光闪亮,一招接着一招,显得极为连贯,瞬间挣脱江流儿的攻势,反而占据了上风,可以乘胜追击。

    “长虹贯日追击,不要大意,为自己留好后路撤退。”

    圣猴的声音如影随形,一直没断。

    这样一来,江流儿就显得极为被动,一招接着一招,有点应接不暇,一瞬间既然陷入弱势。

    逼不得已,江流儿急速后退,他现在对战的不是这个陈杨,而是那个老道的猿猴,实在有些可恶。

    “哼!!!”

    陈杨一声冷哼,有了圣猴的指导显得极有自信,招式铺展开来,想要将之前失去的面子找回来。

    江流儿目光阴沉了下来,那只圣猴有些道行,实力比他高太多,根据出招动作,能提前一步知晓他的招式,使他步步受限,他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让那只圣猴察觉不到他下一步的动作。

    思考着,他想起了古老的太极一脉,这可不是地球上的太极拳,而是上古十大宝术的太极一脉,以无招应有招,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这样或许能抵挡圣猴的窥探。

    当即,江流儿没有动作,任由陈杨其压而上,他要在一瞬间击破这厮。

    “小心,他在等你入套。”那个猿猴的声音在次响起,它淡淡的看着江流儿,眼神有些许赞赏,可惜江流儿是那个女人的人,不然它必然收江流儿为弟子,随即接着道:“狡兔三窟,任其形变。”

    陈杨点头,招式在变,显然那句“狡兔三窟,任其形变”是功法要义,来应对江流儿的以静制动。

    当即,江流儿皱眉,陈杨步伐太慢,变化颇多,他根本做不到一击必杀,那古老的太极一脉他只知晓一些皮毛,其中要义他不得知,这样下去依旧奈何不了陈杨,反而成为了他的陪练。

    “形通神,神通心,心通形,三者你需好好领悟。”

    猿猴的在此开口,显然对陈杨有些不满意,按照它刚刚提示的招式来应对,此刻江流儿已经落败,而不是后退了。

    江流儿捏起了拳头,他心中很是烦躁,很是不爽,他脑海中又想起了一个招式,名为“七伤拳。”

    七伤拳,听名字就知道是一门禁忌招数,如果伤害有十分,则伤敌七分,自损三分,故而名为七伤拳。

    这门拳法十分霸道,换种方法来说,就是硬碰硬,拿自己的脑袋去撞别人脑袋,看谁的脑袋硬,比谁能抗,这是江流儿想到的一种方法。

    “小儿,你怎么不在呼呼,待我将各种招式融会贯通,必收了你,将你沦为仆从。”

    陈杨扬天大笑,有人指导的感觉很奇妙,各种招式之间像是多了一种联系,像是发现了新天地,如获重生的感觉。

    “七伤拳。”

    江流儿不能容忍,直接挥动拳头,打了出去。

    瞬间,那猿猴皱眉,小声道:“这是那种拳法,好生怪异。”

    陈杨一愣,见身后的圣猴没在开口提示,他反而有点不习惯,但是他现在信心膨胀,直接施展罗汉拳打出,同时脚下施展步伐,将圣猴的教导耍的有模有样。

    砰的一声!

    陈杨倒飞而去,嘴角有一丝鲜血流出,他惊讶的看着江流儿,那一拳伤害怎么如此之高。

    反观江流儿,也低着头倒飞而去,嘴中的一口鲜血被其狠狠咽下,并没有将自己的丑态亮出来,而是嬉笑的看着陈杨,道:“手下败将,没有那猴头的指导,你就是坨粑粑。”

    那猿猴目光一闪,不知是夸赞还是贬低,道:“损敌一千,自损八百,好手段。”

    “使用龟息法,和他硬碰,你会赢得。”

    陈杨目光一闪,动用龟息法冲了上去。

    江流儿心中有怒,不管其他,一拳又一拳七伤拳打出,剧烈的碰撞声响彻开来,巨大的反震力使他手臂出现裂痕,胸口发闷,终于在一个撞击下,他后退开来,喷出一口鲜血。

    陈杨面色惨白,不过其嘴角却淡笑,他远没有达到吐血的地步。

    “他以身受重伤,不在是你对手,他将是你最好的垫脚石,成为你的手下败将,去拿下他。”

    猿猴淡淡说着,像江流儿这样的天才,不能成为朋友,那就有毁掉它,此刻他心中也生出与江流儿同样的想法,把江流儿心中买下梦魇,永远压在陈杨脚下。

    陈杨听闻,自信再一次上升到一个高度,他笑道:“江流儿,今日我将收你为奴,接受命运的安排吧!”

    “就凭你吗?”

    江流儿骨子里生出一股狠劲,既然那猿猴能知晓他的招式,他就不在施展招式,形通神,神通心,心通形,这是圣猴对陈杨的劝告,但是用在他身上依旧合适。

    这一刻,他所迈动的步伐毫无规律,身影的诡异不可查寻,拳头挥洒的方向也诡异至极,本以为打向前方,结果却生生打在后方,就像是一个傻子一般,你永远无法知晓他下一步想干些什么。

    “你已经落败,你不是我对手。”

    陈杨笑着应对,一拳砸去。

    可是下一秒,陈杨面色瘫痪,因为江流儿的拳头竟然诡异弯曲,一拳正打中他的脸庞,给了他一巴掌,完全不是按照他所想的那般。

    后面的圣猴眉头皱了起来,想要处于提醒陈杨,可是却不知从何开口,因为这一刻,他看不透江流儿的招式。

    “垃圾,手下败将,有那猴头指导又如何,你依旧不行。”

    江流儿乘胜追击,一拳接着一拳,没有任何招式,完全是随性而发,速度奇快无比,陈杨像是毫无战斗能力,根本没有跟上节奏,一直都被吊打。

    “住手。”

    那猿猴皱眉,急忙阻止江流儿。

    江流儿不理会,一脚狠狠将其踹飞,大笑道:“你有何用,你将永远不是我对手。”

    陈杨仰面倒地,他的自信心再一次遭到碾压。

    “你好大胆子。”

    猿猴震怒,江流儿多次称他为猴头,这次更不给他面子,当他面伤陈杨,你忍不住要出手镇压江流儿。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