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19章 七星刀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果真不出我所料,他二人所用的就是七星刀!”司徒妙儿此时魂魄附到了柳承志的身上。开口说道。

    七星刀本是地界圣山昆仑山上的名家所打造,共分有七把,分别由一把五尺苗刀、两把三尺有余的斩马刀、四把短刀组成,据称这组七星刀最早是由通天教主佩戴,但是自从上古截、阐两教斗法截教通天教主被打败后,这组七星刀也就散落消失,一直没有显现到世人面前。

    两个樵首国法师相互看了一眼,脉腾腾嘴角露出险恶的微笑。

    “现在你我元神出窍,魂魄附着在孟云和柳承志体内,原本的修为就会大大折扣,弄不好还会比他们的修为还低,所以切记不可蛮干,要懂得权衡。”司徒妙儿在意念中与秦川说道。

    秦川来到孟云的体内只感觉手脚好不协调,一时间还控制不住这个庞大的身体,只见秦川承载着孟云的身体左摇右晃。

    鹫鹜只是稍作停顿,孟云耳边便传来了一阵风动的声音,要是按照原本孟云的修为恐怕此时早已经被袭击了,但是秦川元神是有奥神境中等修为的,此时虽然元神出窍但是依旧能保持元神境初级的修为。这和他那股莫名神力是有莫大的关系。

    “像左下方低头!”司徒妙儿在意念中对秦川说。

    秦川不敢迟疑,孟云的头迅速的向左低了下去。

    “呼———”只见短小的七星短刀匕首贴着孟云的头皮而过,刀锋所过,孟云的几根头发被削了下来。

    “好险!”秦川借着孟云的口说。

    司徒妙儿驾着柳承志的身体,拿着仙人箫在嘴边奏起,曲乐以最快的速度侵入了鹫鹜和脉腾腾的耳中。

    “秦川,用尽你所有的力气抡狼牙棒!快!”司徒妙儿在意识中对秦川大吼道。

    秦川不敢迟疑,虽然此时身体不算协调,但是他看得出鹫鹜和脉腾腾已经有些站不稳脚了。

    仙人箫本是五千年前司徒妙儿在潜龙谷中种植下的一株竹笋,在五千年伴随司徒妙儿修炼的过程中变成了一株法术至深的灵竹子,司徒妙儿取下它的一截竹身经过她亲手雕琢才变成了一把地界中等法器,仙人箫可以让施法者吹奏箫声侵入对方神经,使之让对手昏昏欲睡,此时旁人攻击便可不费吹灰之力,为辅攻之器。

    孟云举起狼牙棒,金光凸显,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着狼牙棒,秦川气沉三丹,强大的奥神境三丹循环不停。

    “呀!”秦川一声怒吼,原本承载在孟云体内的他竟然幻形出自己本来的面貌竟然变成了秦川。秦川额头上丝丝细汗不停的流着,嘴中上齿咬着下齿咯咯作响。那狼牙棒在巨大的奥神境功力逼迫下,竟然陡然变大数十倍。

    “当!”巨大的狼牙棒竟然同鹫鹜手中短小的短刀相接,鹫鹜虽然两脚不稳,但是强大的魔神道修为还是让他努力的克制住了重心不稳。

    司徒妙儿见不妙,鹫鹜一人的七星短刀就能克制住秦川手中的巨大狼牙棒,若是脉腾腾再用自己魔神道修为控制住魂魄那两个七星刀对付秦川一人恐怕很难吃消。

    “秦川,挺不住,就撤!我来挡!”司徒妙儿在意念中对秦川说,字字如珠没有半点的傲娇。

    “不用!我秦川堂堂七尺男儿!还…还扛得住!”秦川又用了一分功力。

    司徒妙儿曲声不断,她已经感受到自己此时的修为应该比秦川高不到哪里去,自己明显感觉原本可以达到的功力此时都缩减了一半。

    脉腾腾的修为要低于鹫鹜,但是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此时也恢复了五分的意识。

    秦川重新抬起狼牙棒,相接的火星瞬间迸溅一地,披着黑风衣的鹫鹜擦着地向后蹭了十余步,带着一条黑紫影色影子。

    秦川直接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崩到了坚固晶石所制成的斗法台护栏上。整个巨大的斗法台不由的恍动了一下。

    司徒妙儿见鹫鹜暂时的喘息,抓紧时机抽回嘴边的仙人箫,抄在柳承志的白嫩手指间一下甩出冲向半醒不醒的脉腾腾而去。

    仙人箫上飘落几滴司徒妙儿沾染的津液,未等落地,仙人箫首已经变成利装的短小枭矢插向脉腾腾的臂膀上。

    “干的好!”秦川在意念中高兴的说。

    仙人箫插穿了脉腾腾的臂膀,飞回到了柳承志手中。

    脉腾腾跪倒在地上,臂膀已经变成青绿色。

    仙人箫主为辅助法器,近身也可以做暗器,绿色矢上涂满了潜龙入海神宫自制的毒药,足以让像脉腾腾这样的高手元气大伤。

    原本恢复气力的鹫鹜突然起身,拿着七星短刀,径直极速走到脉腾腾身边,几乎就在一瞬间鹫鹜从黑色风衣中拿出一个符咒,上面不是仙神道的符语,倒是像不加修饰的涂抹。

    鹫鹜拿着符咒,嘴中念念有词,贴在了脉腾腾身上,只见鹫鹜拿起七星短刀在脉腾腾臂膀上一划,这一连贯的动作后脉腾腾那中毒的臂膀便悄然落地,就如同原本他身上不该长它似的。

    柳承志眉头微蹙,“虽然断了脉腾腾一臂,但是看来并起不了多大作用!”司徒妙儿在意念中说。

    秦川气力恢复一半,重新抄起狼牙棒,“那可不见的哦!”秦川经过磨合已经可以控制的住孟云的身体了。

    斗法台下,阿兰怀中躺着闭着眼的秦川,一旁的司徒妙儿原地打坐身上绽发着白色的光芒,这是修炼者在修炼到玉清境自身的保护光环,可以在元神出窍的时候依然使本身的三丹气力继续运转旁人接近不得。

    倒是秦川此时是最危险的时候,如同活死人一般,不光随时有魂魄受损的危险,而且原身更不能遭受外界干扰,要不然元神没有可去之处,很有可能导致转轮到虚无缥缈道变成一颗魂丹。

    阿兰第一次接触到秦川的肌肤,她轻轻的转动眸子,细致的观察躺在自己怀中的秦川,几乎一寸肌肤也不肯放过。

    呆呆站在秦川身旁及其敏感的看着四周,朗朗的月夜下,斗法台上原本毫无悬念的斗法此时却成为了整个斗法场关注的焦点。

    人流不断的向斗法台下涌来,远远的斗法台的的制高点阁楼上铁铉静静的摩挲着,观音大士稳坐莲花座上闭着双目,倾听着从四面八法传来的斗法声音。

    只听嘭的一声,就连这高高的阁楼也震了一下。

    铁铉双目一睁询问一旁的侍从道:“怎么回事?”

    “回长老,是仙神道最后一场的打所致。”铁铉身旁一个精炼的老者身着道家法服。

    “哦?不是说仙神道最后一场对峙的是…樵首人吗?”铁铉显然是对柳承志的怀疑,怎么可能跟修炼贫瘠的樵首人闹出这么大动静。

    “铁长老也不可小觑樵首人,一切静观其变吧,与铁长老有师徒之缘者自然有安排。”观世音身旁童子开口说道。

    铁铉一向敬重观世音,点头唯唯。

    斗法台下,观看斗法的人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越来越多的人从阿兰几人身旁经过,无非是一些急着看斗法的修炼者,极个别的才会低头看一眼躺着的秦川,但也只是匆匆一瞥。

    呆呆细细的观察人群,只见不远处一个形色匆匆的人急忙的朝他们而来。

    呆呆定睛一看不由惊呼道:“小姐你快看是夙亦尘!夙护法!”

    阿兰一阵喜悦,若真是夙护法来了那么秦川和司徒妙儿可就胜算很大了。

    远远的那短裙下修长的双腿交互换动,傲人的双峰在开领的纱衣下呼之欲出,细长的挑目,白嫩的面颊涂得朱红的双唇那一点,几乎都可以证明她就是夙亦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