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16章 远道而来的朋友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斗法场上已经陆续坐满了三百人,只见四周石拱门上的厚重石门缓缓降下。

    “别关门啊!等等我!”只见距离秦川几人最近的石拱门外,一个身着布坎肩,手中提着狼牙棒的大汉大声呼喊,就在巨大的石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他奋力一跃一头栽进了石拱门内的沙地中。

    石拱门严丝合缝的关闭,整个斗法场中,已经没有任何出路了。

    这大汉气喘吁吁的左顾右盼,见距离最近的秦川几人身旁有空位,便大步流星的朝这儿走来,司徒妙儿自从第一眼看见这大汉便满脸的不自在,现在又要坐在自己身旁那还了得。只见司徒妙儿一伸长腿,一下横在了这斗法场的座位上。

    大汉一脸的尴尬,手中拿着狼牙棒也甚是滑稽。

    “司徒姑娘,你让一让,这位兄台也不容易。”秦川实在看不下去司徒妙儿这么霸道。

    “要让你让,本…姑娘可不让。”司徒妙儿怎么可能听秦川的话。

    “这位兄台,请过来,呆呆让开一块地方。”秦川微笑着对这个大汉说。

    大汉憨憨一笑,说:“多谢这位小哥,小的名叫孟云,是从西牛贺洲而来的。”

    “真啰嗦,不是给你地方了嘛,快去坐!”司徒妙儿不悦的说,眼前自己的视线全被这个叫孟云的大汉挡住了。

    “对不住,小姐,孟云给您添麻烦了,以后有用得着我孟云的地方吱呼一声,我一定效力。”

    司徒妙儿白了一眼,不再说话。

    呆呆倒是很欣赏这个豪爽的孟云,赶忙让开一块儿坐席,一脸的热情。

    阿兰坐在秦川身侧不敢说一句话,也不敢有一丝的表情,自己这个小姑姑要是感觉连她都跟秦川好,那肯定是要发脾气的。

    “现在进入斗法场的修炼者正正好好三百人,男女各一半,都是经历了人的各类**脱颖而出的灵慧之人,佛法有云,万物皆有佛缘,今日三百人中的所有生灵都有机会摘得潜龙入海神宫大护法铁铉长老的收关弟子!”观世音在莲花坐上,一旁的灵童说。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空中群星璀璨,这斗法场也瞬间被佛灯琉璃照的恍如白昼。

    “小兄弟,你也是来这里做铁护法的收关弟子?”孟云问道。

    “啊?没错,我也是比试的。”秦川稍一迟疑说道。

    孟云若有所思的说:“那就奇怪了,既然是你们千渊草原的事干嘛要我们西牛贺洲的佛法道掺合呢?”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身处的这家酒肆,是整个大胤国都有名的,落地黄庄园,是由南海观世音大士亲自筹建的。已经在这儿开了将近五百年,这铁铉大护法的招徒大典在落地黄举办那自然也就由佛法道办理了呗。”司徒妙儿胸有成竹的说。

    秦川心中已经对这个司徒妙儿有了八分的探测,能知道这佛法道的观世音的底细,这人肯定是个狠角色。

    “姑娘知道的真多,孟云佩服。”

    秦川继续和孟云攀谈:“孟兄是西牛贺洲人?”

    “正是。”

    “不远万里也是为了做铁护法的弟子?”秦川不解。

    “这只是其一,主要是在我们西牛贺洲佛法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我本是西牛贺洲上归墟国虔诚的俗世佛法道修炼者,但是自从五百年前一群自称从泰左夷洲的魔者来到我们归墟国并且开设擂台,打败了当时归墟国的护国法师鸠摩赫,然后……”孟云哽咽半天,铁一般的汉子竟然落下了眼泪。

    “相必孟兄一定是一个虔诚的佛子。”秦川感慨道。

    “这么大老爷们了还哭,快点把话说完,真让人难受。”司徒妙儿也被孟云的故事吸引了。

    孟云擦拭了眼泪继续说:“然后仁慈的鸠摩法师就被这群魔鬼杀死了,并且迷惑了我们归墟国的国王,一夜之间整个归墟国的佛寺都被扫除,之后我被迫背井离乡,用散修的方式游遍了许多洲,最后才来到千渊草原又机缘巧合的来到落地黄,没想到还能见到观音菩萨。”

    原来孟云能见到佛法道的不是惊奇,而是感到亲切与怀念。

    司徒妙儿虽然认识观世音,但是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过话,一切交流也都是她身旁的童子。五百年,自己竟然一点关于佛法道的事都不知道。

    “铁铉大护法到!”佛法道的音妙传经从四周大声环绕。

    只见铁铉一身黑色道袍,手中执着双龙珠不停的摩挲着,铁铉在奥神境顶层修为模样是中年人模样,几根黑色胡须,眼角深刻的几条皱纹与眉间的纹理都说明他是一个做事认真谨慎的人。

    秦川与铁铉是有一面之缘的,虽然两人没做太多交流,但是就从铁铉能在三百年里做着双面间谍这一点来看他也绝对是城府极深。

    铁铉放下彩云,落座在观世音旁边,拱手说道:“菩萨,老朽的收徒大典真是劳烦您了。”

    观世音微笑,一旁的童子说:“这么多年了,我佛法道在千渊草原能够有这么一个落脚之地,也是铁铉大护法和三极大士的照顾,今天是铁大护法的收徒大典同时也是我落地黄最后一次的开张。”

    童子说完话,侍立一旁不再说话,留下一片惊呼的人。

    “菩萨,现在落地黄已经是千渊草原乃至大胤国数一数二的大酒家怎么就要……”铁铉不理解。

    观世音笑而不语。

    “现在就请诸位修炼者准备好,开始比试!”

    童子开口说道,台下修炼者管不了落地黄的开张与否,但是它们知道自己现在的使命是赢得斗法争取成为铁铉的闭关弟子学到他的毕生功夫与极速而升的境界修为。

    只见秦川不远处的一群装束古怪,头上头发剃的只剩下一绺,身着厚重的袍褂矮小人嘴里念叨些不知名的语言。

    “那是大胤国北的樵首国人,没想到他们也敢来参与铉铁的招徒大典,真是不自量力。”司徒妙儿一收浮尘,整个人静卧一处默默的打坐。

    难得看见司徒妙儿这么安静,这精致的五官在她脸上着实很美。

    “樵首人?他们不是还以部落形式存在吗?”秦川在与司徒旃那一夜聊天中得知的这些没开化的樵首人还以部落形式生存,说是茹毛饮血也不为过。

    “就在最近几年,樵首人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人的帮助从茹毛饮血的部落转变成了有文明的部族,并且就在最近几日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樵首国。”孟云继续说。

    几个樵首人见秦川向他们这边看了又看,只见为首的一个头发全没的光头侏儒拿着弯刀对着秦川说:“你们不用看,我樵首已经立国,今日就报这些年你们南人欺辱之仇!”

    樵首人按照地形管大胤国的人叫南人。

    “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估计是火太大了,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们大胤国好客,你没看连铁护法不也面向国际不问出处的招徒嘛。”秦川一脸的和蔼。

    侏儒怒气不减的继续说:“小子,别说的那么好听,南人就会耍嘴皮子,一切都要等下在斗法台上一见雌雄!”

    司徒妙儿杏目一睁,只见白色浮尘一甩,径直打在了这光头侏儒身上,侏儒连退几步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极…司徒姑娘好功夫!”呆呆在一旁拍手叫好。

    “他们之中有高手,撤!”只见这光头侏儒起身说道。

    几个矮人便随着他向远处跑去。

    “就这么几下子还敢叫嚣?”孟云抡着狼牙棒大吼:“要是你们敢动我兄弟看我孟云打不死你们!”

    “收起你的小木棍儿。”司徒妙儿站在秦川身后说。

    孟云挠了挠头,眼下他真是大开眼界,一个少女有这么大的功力,他孟云的狼牙棒被她说是木棍儿怕是都抬举了。

    “司徒小姐说的是。”

    “几位,随贫僧到斗法场中央,参与斗法的修炼者做好准备。”

    金身僧人在坐台的上方漂浮在半空中说,只见巨大的斗法场四周一个个金身僧人背后的修炼者从四方汇聚到了斗法场中央地带分散的各个斗法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