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15章 斗法场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庆公子、鹿小姐,您二位的佳肴来了。”三百零三端着几叠小菜颤颤而来。

    秦川正忙着用嫩竹喂食铁兽,憨憨可爱的食铁兽兽爪中夹着一堆竹枝,嘴里还不停的嚼着新放进去的竹叶。

    “原来食铁兽还喜欢吃竹子呀?”呆呆也学着秦川拿着几个竹枝。

    “庆公子、鹿小姐,佳肴放这儿了,小的这就给你们倒酒。”三百零三微笑着跪坐在席子上。

    秦川肚子咕咕叫,赶忙扔下全部的竹子转过身一下扑在了木桌旁。

    “我靠!这么清淡啊?三百零三!刚才门外的酒池肉林不是那么多好菜嘛!给我弄来些!”秦川看着一桌子三叠清鱼、豆腐、和一碟芥菜。

    “哈哈,公子这芥菜不是很好吃吗?我最喜欢吃了。”呆呆拿起筷子笨笨的夹起一根芥菜放在嘴中慢慢品着。

    “好好好,都给你,我要吃肉!吃鸡!”秦川咆哮着大喊。

    “好啊,公子可别后悔。”呆呆拿起酒盅独自酌着。

    “庆公子,这是这个客房专门配菜,全按照庆公子的淡雅所安排的。”三百零三一脸无奈。

    远远的司徒妙儿摘下面罩,一把扔开。

    “这个秦川,找的这是什么地方,我都要在竹林子里闭关长毛了!他还偏偏往这里钻。”司徒妙儿边发牢骚边向前走。

    “阿兰,你闻,什么味道这么香。”司徒妙儿鼻子灵敏已经在楼阁下嗅到了清鱼所散发的鲜香。

    “姑姑,应该是从这楼阁上散发出来的吧。”阿兰在一旁说道。

    “走!上去看看秦川背着我这个大师父偷吃什么好吃的呢!”司徒妙儿三步并两步,此时虽是少女但是臀部已经开始慢慢囤积脂肪,那曼妙身材在她扯拉道袍的时候更是显露无疑。

    秦川看着呆呆越吃越香,忍不住也看了几眼。

    “有那么好吃?”

    “来,公子张嘴,我喂你尝一尝。”呆呆是兽修变成人形,哪里知道人的男女授受不亲。此时夹着一口嫩肉包含着呆呆的津液,呆呆吃饭太过认真不觉身上薄衫已经在肩膀上脱落,洁白细嫩的肩膀刺入秦川的双眼。

    司徒妙儿腾腾上了阁楼,也不顾三百零三的阻拦,一把推开。

    “好啊!阿兰你还替他说好话呢!你看看你看看,这都干什么呢!”司徒妙儿脸上红晕满满。

    阿兰一笑,看着呆呆说:“怎么还变成人形了,你不是最不爱变成人吗?”

    “姑姑,你认错人了,这个是我的坐骑麋鹿精呆呆啊。”阿兰笑着说。

    司徒妙儿长舒一口气说:“好吧,信你了,但是听说时下****恋很流行,我最近看些故事书上面可说了什么宁采臣跟小狐狸啦,白蛇跟许仙啦,所以阿兰你还是小心点啊。”

    秦川本来已经张开嘴准备接纳呆呆的鱼肉,却被突如其来的司徒妙儿吓了一跳。

    “你到底是谁!”秦川脱口而出。

    “呵?小子现在有钱了,敢来这种地方消费,看来司徒旃没少给你奖赏啊。”

    秦川一听司徒妙儿说出这话,心中不由暗想,能这么快的知道司徒旃给他多少赏赐,并且直呼司徒旃的大名,这样看来此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阿兰,你怎么来啦?她是谁?”秦川看着阿兰眼中含情脉脉。

    阿兰看了看秦川,又看了看司徒妙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司徒妙儿的身份。

    “我叫司徒妙儿。”司徒妙儿不避讳的说。

    秦川心想,果真不出我所料,绝非一般的人。

    “司徒姑娘误闯进我的包房,是来追债的还是有什么大事啊?”秦川语气也是咄咄逼人。

    司徒妙儿一笑,说道:“闻到了这鲜美清鱼和细腻豆腐的味道,想在公子坐下讨些吃的。”

    司徒妙儿也不客套一屁股就坐在了席子上,“来来来,阿兰,你也坐,这清鱼可好吃了。”说话间司徒妙儿已经夹起一块放在嘴中。

    “你看什么呢?呆呆,继续吃啊。小秦啊,大老爷们就别这么扭扭捏捏了啊,自己吃啊。”司徒妙儿大有反客为主的意味。

    “这鱼真不错,好吃。”司徒妙儿樱桃小嘴一下塞的满满的。

    秦川实在是不忍想抢这么可怜的菜肴,只好独自拿起酒盅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闷酒。

    “公子,你们是怎么进到这落地黄的?”阿兰在一旁问道。

    秦川只好把自己从头到尾的故事跟阿兰讲了一遍。

    司徒妙儿却被逗得开怀大笑。

    “没想到,你虽然已经有了奥神境的修为,但是那蟾蜍怪就是看不出来啊!哈哈哈,也就是你,要是换做我肯定打得它满地找牙!”司徒妙儿比划着。

    “司徒姑娘倒是豪爽。”秦川微笑着说。

    司徒妙儿吃了整整一条大清鱼,又喝了几勺鱼汤,这才打了饱嗝。

    “多谢秦公子的美味。”司徒妙儿摸了摸自己的人肚子说。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太阳已经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最后照进竹林之中。

    “快要黑天了,铁铉大护法的招徒大典就要开始了。”秦川说。

    三百零三伫立一旁,看着楼阁角落里的水漏一滴一滴的滴下。

    突然整个竹林翻落到地下,从地下有翻出一片类似古罗马格斗场的圆形石质场地。

    同时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的各路高手也都汇聚到了眼前这“角斗场”内。

    “阿弥陀佛,秦施主、鹿施主、司徒施主、阿兰施主,几位请吧。”

    秦川专注看眼前竹林变换成角斗场,却不想自己眼前的三百零三已经变化模样,眼前已经是金身锦绣袈裟披身的僧人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秦川不禁疑问。

    司徒妙儿一甩浮尘,竟然伤不得这僧人。

    “说,你是怎么回事!到底想干什么?”司徒妙儿问道。

    这僧人双手合十,低头说:“阿弥陀佛,贫僧不能说的太多,马上就是铁铉大护法的收徒大典了,这不也是几位今天来的目的嘛?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几人不是为那弟子之位而来。你们几人也都是经历了凡尘俗世的********贪食欲才能参加这次大典的慧根之人。现在就随小僧到斗法场吧。”

    秦川倒是不在乎什么和尚,此时看看这些个高手比武才是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司徒妙儿倒是想的比较多,但是她跟这落地黄的老板是认识的,他们完全不敢拿她怎样,此时便随着僧人向那巨大的斗法场走去。

    这斗法场从外面看这就很巨大,没想到进了巨大的石拱门,里面的场地更是规模宏伟,只是这偌大的斗法场,人却相比较少的可怜。只有将近三百个姗姗来迟的修炼者相比较这个可以容纳百万人之众的大场地确实太少了。

    “几位施主稍坐,长老就快来了。”这金身僧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秦川带着阿兰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静静地坐了下来,司徒妙儿当然要坐在阿兰的山旁便也坐在了秦川身侧,呆呆坐在阿兰身旁。

    不过一会儿,天边便泛起一朵彩莲,莲花正中端坐着一个洁白无瑕的女子,眉清目秀态祥和。

    “这就是我家家主,南海观世音菩萨。”金身僧人开口说。

    秦川心中思索,这应该就是佛法道的大高手了,此时的世界不同于他那个世界,一切都不能用那个世界的眼光看待,倒是这个观世音与自己那个世界没什么不同。

    “秦施主不可乱揣观音大士哦。”金身僧人竟然能读懂人的心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