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9章 双面间谍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真不出三长老所料,司徒施果真在此,哈哈哈。”阮十三坐在月下仙兔上身披将军护甲。

    “哼,这两个人可有冥界鬼器,不能掉以轻心啊。”一旁的夙亦尘抱起乱舞琵琶,青丝飘起天界神车大斗篷上粉光发散开来。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潜龙入海神宫的殿外小护法嘛!”司徒施将秦川抓起放在了狼啸天的背上。

    秦川没有料到援兵会这么快就到了,但是一听司徒施说他二人是小护法心中笃定,这定是极紫长老的疑兵之法。

    “司徒施,赶紧放出大王和极电长老吧,小爷还能饶你不死,你的兽魔军团已经没有了,大军压境你没有逃路了。”阮十三交错霍霍火光的流星锤。

    “今天我司徒施不会投降的,就你们这些个虾兵蟹将来抓本候,不自量力啊!”

    半空中黑屋缭绕间之间一只粗壮的黑色魔爪直接冲天而降,一下拍向排列整齐的金吾军中。

    “川儿,你拖延的时间已经足够了,现在我就同仙王出来,留给他俩一个空袋子吧。”极电大士用意念对秦川说。

    秦川大喜手中紧握画天戈,戈身便银光熠熠。

    只听司徒施的魔臂砰的一声巨响,被秦川用画天戈重重一击。司徒施整个魔身不由得也颤了一颤。

    “老贼!你陷害千渊仙王,害我阿兰师姐极电长老,今天你别想跑出千渊草原!”

    秦川挥着长戈,长发飘飘,原本瘦弱的身体此时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小兄弟,我来助你!”阮十三拿着流星锤妖兔极速奔向司徒施,一个飞跃兔足离地,流星锤的火光直冲司徒施而去。

    “你竟然敢骗我!”司徒施抡回魔爪,魔头从空中俯下。

    狼啸天兽身直接扑向金吾军中,庞大的狼型身躯此时也发挥出最高功力。

    “候爷,我们上当了,乾坤袋已破极电跟司徒旃已经跑了!”

    “什么!乾坤袋破了!”司徒施魔性大发,原本庞大的魔身此时魔气更浓。

    “杀了那小子!他就是秦川!”易容丹只可以维持秦川半个时辰的易容模样,半个时辰一过秦川的本来面目便变了回来。

    “哈哈,我就是秦川!傻大个,你被骗了!”秦川一躲司徒施的魔爪直接打了空。

    夙亦尘看准时机纤指拨弄乱舞琵琶,瞬间金吾军意见移动,整个军队摆成了乱舞千曲阵法,随之只见天边一片火光,乱舞流星从天而降。

    火光冲天的乱舞流星全部打在了司徒施身上。

    狼啸天身后的乾坤袋中飞出电火棕三道光芒。

    “司徒施,我看在咱俩兄弟一场的份上,可以给你减轻罪责!还不速速投降!”司徒旃与极电大士一同站在他的电击凌霄彩云之上。

    被乱舞流星击中后的司徒施庞大的魔躯轰然倒下,一阵杂乱的硝烟在司徒施身旁弥漫。

    狼啸天钻进弥烟中,在迷雾中发出阵阵狂暴的狼吼。

    “大王,殿下护法救驾来迟。”阮十三、夙亦尘单膝下跪说道。

    司徒旃摆了摆手说:“不讲这些礼节,眼下你们两人联合极电长老和秦川一同对付司徒施。”

    “属下听命。”

    夙亦尘轻挑媚眼上下打量起这个黑发玉面的秦川,心想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有这么高深的功力真是不可小觑呀。

    “极电长老,这硝烟一时间还散不开,不如此时联络下极紫长老吧。”司徒旃说道。

    “禀报大王,是极紫长老命令我们来此疑兵引诱司徒施到千仞山事先设好的埋伏阵。”阮十三对司徒旃说。

    轮流的乱舞流星一轮接着一轮的打向司徒施和狼啸天的身上。

    极电大士抖擞了下袍褂,心中意念一动,只见他会然一笑,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用再动用阵法了,他司徒施已经和狼啸天利用魔魂杵离开此地前往千仞山了。”

    “怎么回事?”司徒旃不明所以。

    “大王,这就是细作的作用啊。”极电大士轻轻捋着白须说。

    秦川倒是听明白了极电大士的内在意思,笑着说:“大王,想必这个细作是咱们的人吧?”

    “咱们的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王,细作就是我。”只见金吾军外又是一列金甲兵胄排列不动,军前便是殿前大护法铁铉,铁铉下马跪下司徒旃身前。

    极电大士笑了笑说:“这件事只有铁铉大护法能讲的清楚了,若不是极紫长老用意念告诉我恐怕我现在还蒙在鼓里。”

    铁铉上前说道:“自从三百年前大王散修修炼,我就在大长老极光大士的安排下暗中周旋司徒施和狼啸天,只是每次我们都已极其隐秘的方式联络,所以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这个细作,今日极紫长老命我探路途中我便得知秦川小兄弟已经利用我的身份周旋于司徒施,我便暗中保护秦川小兄弟,极电长老圣明,知道在适当时刻让秦川小兄弟暴露自己假的身份,我便在此时用我与司徒施专用的意念频告诉司徒施不要走千仞山,司徒施疑心最重此时他肯定会直接冲向千仞山。”

    铁铉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和司徒旃说了,司徒旃原本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最后嘴角挂起了满意的笑容。

    “大护法与秦川的配合真是天衣无缝啊!”司徒旃满意的说。

    “最主要的应该就是此时此刻的千仞山下,极紫长老的意念告诉老朽,司徒施已经迈进了九天玄关阵中。”极电大士一甩长袖,便幻化出移空虚镜,上面映衬出在千仞山下,急速奔驰的司徒施和狼啸天。

    “那么现在全军移阵向千仞山前进!”司徒旃说道。

    秦川跨上麋鹿精呆呆,跟在极电大士身后。

    “秦公子。”呆呆突然开口对秦川说。

    秦川拍了拍麋鹿精说:“怎么了呆呆?”

    “你说我们这次赢得是不是太轻松了?”呆呆紧绷着四足快速的奔跑着。

    “怎么这么说呢?”秦川刚刚一直没说话想必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这个司徒施我最了解,他在很多很多年前,我都记不得是什么年份了,那个时候他就以阴谋闻名于天下,记得当时魔神道的西方魔神宗便从千渊草原袭来,他指挥着千军万马杀的那些魔神宗的魔兵片甲不留,让它们闻风丧胆,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按照修为来说只能越来越精明而不会越来越傻吧?”

    “这么说你也感觉这里面有诈?”秦川趴在呆呆的耳畔。

    “这个我也不好说,我只是感觉有一种莫明的危机感。”

    “呆呆,你送我去极电大士的彩云。”秦川对呆呆说,呆呆一抬前蹄便把秦川送到了极电大士的彩云之上。

    秦川刚要开口,只见打坐不动的极电大士开口道:“川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极电大士吐出一口浊气继续说:“虽然危险,但是这也是咱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极电长老,如果我们放他回冥界会如何?”

    “那无异于放虎归山,西方魔神宗定会卷土重来,那个时候草原将不再安宁,整个大胤国也会遭殃。”极电大士看着远处渐渐凸显的巍巍千仞山。

    “我愿意领兵做先锋官!”秦川严肃的说。

    良久,极电大士才点头道:“你是个奇特的孩子修为可以瞬间徒增至奥神境,但是为了你的安全,暂时留在我身边吧。”

    “你的时机还没到。”极电大士重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