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8章 大忽悠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破陋的乾坤袋中极电大士盘腿打坐,电光在体内外交互传换以提升修为,秦川不甘寂寞几经在细洞口处跃跃欲试。

    突然司徒施停下脚步,整个乾坤袋也随之停止了晃动,只见司徒施缓缓将乾坤袋从魔魂杵上卸下,交给了一旁的狼啸天。

    “什么情况,怎么停了难道这么快就到了冥界了吗?”秦川不明所以的问道。

    “哪里有那么快啊,以他魔王境界的修为要走出茫茫千渊大草原也需要一整夜全速的奔跑。现在是子夜时分,还有一大截路要走呢。”司徒旃说道。

    “别吵,你们听。”极电大士突然睁开双眼,细细听着什么,秦川也不敢再发出声响,拿着银光熠熠的方天画戈随之细细听着。过了许久极电大士才重新闭上双眼。

    “大王,你听到什么了吗?”秦川问司徒旃。

    司徒旃毕竟修为以经要升到天神神境界,听觉自然要比秦川高出得多。

    “在距离此地一百万里以外有些许的阵法移动声音。”

    “是殿下三大护法的三大阵法转换的声音。”极电大士接着说。

    “极紫长老在彩云上跟我说他送阿兰回伏虎王庭便会回来,想必是极紫长来带着援兵来了吧!”秦川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极紫长老已经与司徒施招兵买马的兽魔军团短兵相接了。”极电大士一气修成,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就算现在可以走,我们也不能走了。”

    “长来,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司徒旃问道。

    “川儿,你感觉该怎么办?”极电大士不忙着回答而是转过来询问秦川。

    秦川挠了挠头说:“依我之见,咱们应该设计拖住司徒施和狼天啸为大军围剿创造机会。”

    司徒旃点了点头,眼下他们也确实只能做这些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拖住司徒施呢?”极电大士显然不满足于刚刚秦川的回答。

    “嗯……也许我有个不算文雅的办法。”秦川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只见乾坤袋中极电大士、仙王司徒旃和麋鹿精呆呆围在秦川身旁,如何如何怎地怎地一番说话,良久三人爆发出一阵狂笑……

    “候爷,咱们的兽魔军团已经同极紫打起来了。”兽魔军团与狼啸天有意念相连,军团的情况他都可以掌握的到。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依我看狐黎怕是已经要被打败了。”司徒施喘着粗气说。

    “咱们苦苦经营的兽魔军团再不济也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击垮吧?”狼啸天不相信这是事实。

    “不过也不要紧,我早已经算到这一步,在极紫身边安插了我们的人,此人一直未曾谋面,但是今晚就是他报效本候的时刻了。”

    “哈哈,大王圣明!小的自愧不如。”

    却不知他们的一言一语都已经顺着细洞传入秦川几人的耳中。

    “这个叛徒会是谁?”司徒旃面露难色的问。

    极电眉头微紧,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也不能妄下结论,这件事我也早有察觉,在我和极紫长来心中有几个人选,但是一直也没抓到他的破绽。”

    “极电长老,只要是叛徒今天晚上就会露出破绽,其实我们现在不用害怕,现在是我们在暗处敌人在明处,等下我们托住他二人再做打算吧。”秦川看了看月色,不知怎么,他非常想知道此时的阿兰有没有好起来。

    “小子,阿兰在潜龙入海神宫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司徒旃显然看出了秦川的心思。

    “我自己的女儿我最心疼,但是面对草原的敌人,我忍可牺牲小我也要换回大我!”司徒旃目光炯炯的随着秦川一同看着月色。

    “仙王,阿兰一定没事的,您也还是草原上最大的王,川儿,这次能不能托住司徒旃就看你了。”

    “小意思。”只见秦川一个跟头就从细洞中跑了出来,随着身形接触空气,整个人都随之变成一个正常人身。

    司徒施转为魔道就不再具备在地界洞悉万物的功能,此时除非秦川让他亲眼看见要不然就算踢他一脚他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秦川瞧瞧绕过狼啸天身后,这巨狼身形庞大,一个狼尾巴就把秦川遮的严严实实。

    “废话少说,恐怕咱俩的位置已经暴露,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赶紧离开千渊草原,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不怕他们了。”司徒旃全身漆黑,粗壮的魔爪根本看不清他有多大。

    狼啸天抖了抖乾坤袋,便准备追随司徒施一同上路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草原苔藓上,秦川篝起了巨大的火焰,照的四周一片通明。

    “傻大个子!你是不是收了我哥哥的魔头!”秦川站在篝火旁狂喊。

    狼啸天定睛一看是个人模样,不由的张开血盆大口,想必一夜未进食了正愁着找不着吃的呢呢。

    “候爷,这儿有个人。”狼啸天对司徒施说。

    司徒施这才弯下腰,定睛一看,却被这滚滚浓烟熏着了眼睛。

    “傻大个,小心熏瞎了你的狗眼,闲话少说快还我哥哥秦川来,饶你不死!”秦川在篝火后面使劲全身的力气说。

    “候爷这小子是袋子里秦川的弟弟!”狼啸天一听和秦川有亲亲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哈哈哈哈,好一个不自量力的蠢货,把他装进乾坤袋中跟他的哥哥团聚吧。”司徒施狠毒至极他才不会让一个人痛痛快快死了。

    “等一下,你这个傻大个,你可知道我为何在这里等你嘛!”秦川故弄玄虚的说道。

    狼啸天本来要把袋子张开却又被司徒施叫停住了。

    “候爷这小子脑子有问题,管他做什么!”狼啸天不信秦川这套邪。

    司徒施为人及其多疑,此时不免心中思索,这方圆百里都是茫茫苔藓之地,若是普通牧者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放牧,一定是有预谋的。

    “算你小子识趣,只要你告诉我这其中的秘密我一定放你走。”

    秦川面露喜色说道:“我大哥其实就是你们暗通伏虎王庭的潜龙入海神宫的细作,你个傻大个还把他杀了!”说到动情之处秦川还不忘了抹上几把眼泪。

    “我今天就是替我大哥报仇来了!”

    “候爷别听这小子胡说,他要是真的是细作干嘛坏我们提前设计好的灵牛阵?”狼啸天说道。

    司徒施大笑道:“小子,那你哥哥破我灵牛阵怎么回事啊?”说话间司徒施已经要用庞大的巨爪拍死秦川的架势。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秦川一阵狂笑。

    “小子死到临头还在这儿笑,真是不自量力!”

    “我是在笑,聪明一世的候爷竟然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啊!”秦川越笑声音越大。

    “小子,你最好把话全说出来,我可没时间陪你玩儿!”司徒施握住魔爪。

    秦川身前的篝火烟雾越来越浓。

    “要不是我哥哥阻挡了灵牛阵,就凭你们俩,真的以为两大长来不知道这件事吗?最后恐怕比现在的下场都惨吧?”

    秦川说完这话便不再发出声音,静静的等待司徒施的反应。

    过了许久,司徒施一声狂笑。秦川心想不妙,便抓住怀中的方天画戈。

    “那好吧,我姑且信你一次。既然你看来说明你就不是为你哥哥报仇吧。”司徒施果真是老狐狸一眼就能看透事情原委,只是这次恐怕他要上当了。

    “没错,我要是真的替他报仇就是送死。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随你一同去冥界,混个一官半职富贵荣华。”

    “哈哈哈,好小子,只要你帮到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司徒施收回魔爪,秦川松了一口气。

    “候爷稍等,我先给他看样东西看他认得不认得!”只见狼啸天从身中取出一个玉佩,琢着奇怪图腾。

    “你可认得这是什么东西?”狼啸天问道。

    秦川哪里见过什么玉佩,正在慌乱之时感觉自己意念中极电大士身影乍现。

    “告诉他是伏虎王庭的调兵虎符。”

    “是伏虎王庭的调兵虎符!”秦川笑着说。

    狼啸天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小子,既然你是细作,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啊?”司徒施蹲下身子看着秦川说。

    篝火的浓烟渐渐退下,时辰刚刚好,秦川服下的易容丹此时已经改变他的容颜。

    “候爷此时应该返回兽魔军团,带着兽魔军团回冥界。”秦川用极具有感染力的声音说。

    “回去不等于自投罗网吗?”司徒施问道。

    “候爷糊涂啊,就算你现在逃出千渊草原到了冥界,你就能确定他胡狼神不陷害你?你手无兵力,就凭候爷和狼巫师我看只有被杀的份儿了。”秦川开启了大忽悠模式。

    原本急着要离开千渊大草原的司徒施听秦川这么一说,此时也开始疑虑万分。

    “退一万步说,如果候爷没有打赢,你手中还有那么多的兽魔军团,占山为王懂不懂啊亲,当土匪啊亲!这茫茫大草原,时机一成熟我们就去冥界,那时候咱们一有兵,二呢还有退路,谁敢说咱们一个不字儿!”

    秦川心中长舒口气,终于把这事儿圆回来了。

    “候爷,这小子,哦不,那个那个,你叫什么啊?”狼啸天放下了最后防备。

    “小的叫秦……秦始皇。”秦川摸了一把头上的汗。

    狼啸天继续说:“始皇贤弟说的没错啊,候爷我们回去吧!现在还来得及啊!候爷!”

    司徒施现在也有些动摇,左右为难之际突然听见不远处的草丛中暗流涌动,不过一瞬间便看见周围站着密密麻麻排列整齐排列金光闪闪的金吾军甲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