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4章 逗比长老战恶霸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蓝光乍现如同利剑一般在长空中一闪,径直打向秦川渺小的身躯。

    “快跑呀!秦川!”只见秦川身前阿兰一把将他挡住,虽然她只的纤纤玉臂却已经把全部的功力都发散出来了,粉光凸显在秦川身边围成一个半球型的防御罩。

    秦川艰难的在刺眼的粉光与蓝光的杂糅中张开眼睛,此时阿兰已经动用魂魄绝力,一但用了魂魄绝力也就是修为者在与对手殊死搏斗,就算成功也会重创六魄留下创伤。

    “阿兰,快松手—”秦川用尽气力向阿兰大喊,但是就是一瞬间蓝光巨飙已经结结实实打在了……嗯?竟然歪了。

    “什么情况?”秦川趴在地上有气无力。

    “司徒施!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打乱草原的秩序嘛?”

    只见落霞下两个花甲的老者青丝缕缕,轻踏着彩云如同飘浮在空中。为首的正是千渊草原上三大长老之中二长老的极电大士雷胥,身后手执金色浮尘的是三大长老中的三长老极紫长老雪浮屠。只见极紫长老一挥浮尘,紫光巨飙便打破了司徒施的蓝光巨飙,一声巨响后才让阿兰没有直接收到伤害,但是阿兰动用了魂魄绝力此时已经晕倒在地上。

    秦川抱住阿兰,在麋鹿精的带领下躲到了两大长老身后。

    司徒施见两大长老出现,心知不妙,却也不肯认错。“两位长老莫要插手我处罚草原的罪人,刚刚是她阿兰公主自己跑出来的,不是本候出手所伤。”

    极电长老雷胥白眉一翘,取出袖中的酒葫芦,根本没有听他司徒施说什么。

    “有这么好的宴席,怎么能缺了我们老哥俩。正好老朽的酒葫芦喝尽了最后一滴,快给我灌满了酒来!”

    众人哪里还有看热闹的心情,借着两大长到来的时机赶忙告饶的纷纷退场,刚出辕门便跨上坐骑飞奔向幽深的草原深处。

    诸人散去,行帐中只有司徒施和狼啸天端坐不动,帐上的司徒旃紧绷的身躯已经将锁金绳撑成最大的限度。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儿受到这样的欺辱,他司徒旃忍无可忍。

    一众狼啸天手下的兽魔修炼已经把行帐包围起来,但是两大长老却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候爷,今天诸事不顺,我看还是择良日再做打算吧。”狼啸天在意念中与司徒施说道。

    司徒旃眉头微皱,“一定要杀了坏我大事的秦川和那老头儿司徒旃。”狼啸天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极电大士的葫芦看着不大,却足足需要三个精壮的兽魔抬送,灌了半个多时辰才把酒灌满。期间两个长老互相戏虐,全然没把别人放在眼里。

    “老兄你的酒灌满啦。”极紫大士轻拉浮尘便把葫芦递给了一旁的极电大士。“哈哈,既然酒都灌满了,老朽就接着刚才极紫长老的话说吧。”极电大士满饮一口,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继续说道:“酒不错,就是喝不出什么好味儿、人不错就是被迷糊了心窍啊。”极电大士走到秦川身旁,抚摸了一下阿兰。

    “川儿,别哭,你的阿兰师姐还没死呢。”秦川抱着阿兰止不住的流泪,眼下听到极电大士这么说,心中不由得又有几分期盼。

    “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救了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秦川祈求的看着极电大士。极电大士反而大笑,“川儿,你要记住,不要求任何一个人。”

    “因为每个人都不是有好心肠的!”极电大士转过头看着司徒施。

    “长老你这说的哪里话,候爷他也是为了草原啊。”狼啸天陪着笑脸说。

    “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的罪责不比他小,今天姑且给你们几分颜面,现在把仙王和这两个孩子交给我,老朽会给你个宽大处理的。”

    “宽大处理?二长老这是喝多了黄龙水的龙涎液吧。”司徒施冷笑着说。

    “这酒确实不错,微微醉意。”

    “极紫长老,带着仙王和这两个孩子走,阻挡咱们路的不用杀了,破魂就好。”

    “阿兰公主可以给你,仙王是千渊草原的王不能离开,这个小子意图弑杀大巫师,应该处罚。”

    “那就不客气了,小候爷。”极电大士一刹电光巨飙便把两个阻挡去路的兽魔打成了两措白灰。其他兽魔都怯生生的不敢再向前挪动一步。

    “川儿,带着阿兰,骑上呆呆,我带你们离开这里。”极紫大士轻挥浮尘,一朵彩云便飘飘然的从天边飘来。

    “上云彩,戴上这个。”极紫大士从袖中拿出三个造型奇特的帽子,“戴好了,要不然从天上掉下去,你这个俗世的脑子怕是要开光了。”

    秦川赶忙把帽子戴好,也顺便罩在了阿兰和麋鹿精呆呆的头上。

    原本昏迷的阿兰半睁开眼睛看着秦川,及其微弱的说道:“救救我的父亲,他是好人。”阿兰身子太弱根本没办法再把声音提高了。

    “嗯,我一定会帮你把大王救出来的。”秦川紧紧的抱住阿兰。

    “极紫长老,能不能帮我先把阿兰送回去?”

    “我想帮阿兰救回他的父亲。”

    极紫大士也不反对,“川儿,极电长老会把千渊仙王救回来的你放心好了,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乖乖坐上彩云,随我一同回伏虎王庭,好生疗伤。”

    “那好吧。”秦川执拗不过这个老夫子,只好听从他的安排。

    “这就乖了嘛,你是草原上的英雄,回到王庭我就把你收为坐下徒儿。”极紫长老轻描淡写的把收为伏虎王庭那伏虎谷潜龙入海神宫的弟子说的轻而易举,不想在千渊草原乃至整个大胤国北部这都是一顶一的大门派。

    “我不稀罕。”秦川坐在软绵绵的彩云上,不停的擦拭着阿兰洁白的额头上流下的丝丝汗液。

    极紫长老也不生气,轻轻一跃便踩在了彩云之上,只见他从袖口中拿出两粒中品金色栀子,放在彩云上,这彩云便瞬间由刚刚的软塌塌的变得如火焰般的颜色,蓄势待发的模样。

    “极电长老,我带着孩子们先走了,你自己多加小心我速速就回,我看这两个人上一定有什么神器,这种气场我感觉得到。”极紫大士用意念告诉极电大士。

    “这就走啦!川儿,你可要坐稳了。”极紫大士微微一笑,只见这如火焰般的彩云一下子提高了万倍速度,云尾拉着长长的炽焰。

    秦川被突然的提速吓了一跳,这彩云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自己怎么能坐得稳啊,不一会儿秦川便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要不是怀中抱着阿兰,让他的定力加强恐怕就会被摔倒地上去了。

    自己根本就没想这么善罢甘休,答应了阿兰就要替阿兰救回父亲还有替小灵牛报仇,刚才自己要逃走这极紫大士肯定不能放过,现在他全神驾驶着高速的彩云,一时顾及不了他,不待此时还等何时!

    秦川眼神意会一旁的麋鹿精呆呆,呆呆毕竟是有千年精怪修为,一个眼神它就什么都明白了,虽然它一直都没说话,但是它一定是最伤心的。

    “川儿,你看看着黑夜中的辽阔的千渊大草原,你我就如同沧海一粟啊,遨游其中真是赛过神仙啊。”极紫大士摇了摇浮尘,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嘴角也勾起满意的笑容。

    “川儿?你说呢?”

    “嗯?这小子,说话啊。”

    极紫大士这才转过头一瞧,远远的天边,一朵云彩戛然而止停在半空中。

    “不是让你小子抓住吗!不听话啊,不听话啊,气死老夫了。”

    彩云上极紫大士吹胡子瞪眼的向云下的四周探去,只是已经月上枝头,黑夜的草原真是看不清什么啊。

    就在极紫大士气的要吐血的时候,草原深处,秦川揉着后脑勺大声朝着天上的彩云大喊:“极紫长老你不是说这头盔能在掉下来的时候不疼嘛!”

    极紫大士心里也明白秦川的目的,气的发笑。

    “哈哈哈哈,小子,信好你戴上了老夫的天将战盔,要不然就不是疼这么简单了!”

    呆呆是有修为的麋鹿精,就算从天界掉下来也没什么大事,此时已经站在秦川身旁强忍着笑意看着他。

    “你小子有情义,老夫奈何不了你,就借给你个法宝一用,记住只可辅助极电长老不可蛮上,小子拿好了。”

    只见彩云上一把银光熠熠的长戈从天而降。

    “只需要十颗下品银石便可使用自如,应付一会儿不成问题,老夫要抓紧送阿兰回伏虎王庭,一个时辰后便回。”说话间极紫大士已经重新驾起彩云消失在天边。

    长戈缓缓落到秦川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