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3章 就是不服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自己在原来世界活的好好的,有自己一份稳定的工作,只是喝多了酒嘛!怎么就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可怜兮兮的草料仓的小伙计,小伙计也不说什么了至少还能活命,不巧还碰上了“交通事故”充当了一次见义勇为的英雄,但是这个倒霉,现在灵牛误闯行帐,虽然自己来了没几天但是还是见识过这帮酷吏的厉害的,彻底完蛋了!老子还不想死啊!

    狐黎手抖个不停,斟满那杯酒已经不能自己,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狼啸天满不在乎的举起酒尊一口气将那黄龙水源头所产的上品龙涎液一口尽饮。轻轻的放下酒尊这才喝退左右,只见浪啸天孱弱身躯突然站了起来,不过瞬间它的双手便幻化成两支巨大的狼爪,不偏不准的直接抓在灵牛的牛角上。

    “小小牛儿,不自量力!”狼啸天闷声说道,此时已经把灵牛首撕扯成两半,可怜的灵牛没死在金炙灵牛的蹄下却死在了狼啸天的轻轻一扯。

    只是一瞬间,狼啸天便如同庖丁一般把灵牛完完全全的解开。只见两旁的铜缸中分别摆放着精肉,骨骼筋络和牛皮。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惊讶的长大了嘴,虽说制伏灵牛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么快的速度下能解牛这般细致,他们是自愧不如的。

    狼天啸取来早已准备好的丝帛,轻轻拭去手上些许的绿色灵牛血。面不改色的重新端起酒尊说:“诸位,我罚酒一杯!小人献丑了,这牛就给诸位压压惊吧。”说完话狼天啸挥了挥手说:“来啊,把这肉照着京城一品天下酒家的菜肴做出来给大王和诸位大人尝一尝吧。”身后的狐黎赶忙领命退了下去。

    “谁敢动它!”秦川从牛皮下爬了出来,站在铜缸下,脸上已经擦破了几块皮,嘴角也淤青着。“你杀了它!你凭什么杀它!”秦川目显厉光,一兆金光隐约笼罩在他的身侧。

    所有人都被狼天啸那精彩的解牛术惊住,却忽视了这个少年,眼下少年的怒吼声才让众人重新注视到,原来这儿还有一个活人。

    大帐上司徒旃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一切却都看在眼里,那狼天啸原本可以将灵牛制伏便可,这样大打出手把灵牛杀了,虽说技艺高强但是也有些过了,在草原上每一草一木都有灵性都可以修炼成神,这灵牛更是慧根不小,这样杀了它无疑等于杀了一条人命一般。

    “哈哈哈哈,杀你的牛,就是杀了你又如何?小子你太狂了!”狼天啸身旁原本龟缩的狐黎嘲笑的看着秦川。

    “你可知道这头灵牛是谁?”秦川不惧怕这种嘲笑,反而更加坚定的看着狼天啸。

    众人一听这无名的小子这样质问狼天啸,恐怕也是第一个了,人群中议论纷纷。

    “管它是谁!大巫师杀了就是杀了,你这小子狂傲自大,见了大巫师不跪,该当何罪!左右听命把这小子就地正法,挫骨扬灰魂飞魄散!”狐黎指着秦川大吼。

    “还是孩子,不要计较这么多,让他走吧。”狼天啸蔑视的看着秦川。

    “呵呵,你大巫师就能随便杀了草原的大功臣?我秦川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让自己的战友就这么死了!我要替他请命!”秦川一收原本的戏虐模样,双膝跪向大帐上的司徒旃。“草料仓伙计秦川为我草原的大英雄请命,它就是今日午时破解灵牛阵的小灵牛!灵牛生前没受到奖赏却落个这般死法!小民不服!”

    大帐上的司徒旃确实是草原上最大的王,但是自己散修三百年,草原上的威望最高的已经是自己的弟弟司徒施和大巫师狼天啸,所有的人几乎都同时忽略了自己,这不能怪他们只能说自己放弃了草原,若不是近日碰见这样的事故恐怕自己就能顺利升至神界修为,那样自己才能重新回到这儿,更加优秀的保护草原上的生灵,但是眼前他却意外的看见了这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少年为了一个灵牛请命,这种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他司徒旃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司徒旃很激动,他紧紧握着银蛟神鞭的兽首鞭把,“孩子起来吧。”

    “跪下!”不待司徒旃把话说完,只见大帐下只比司徒旃位置低下半尺的左车仙候司徒施一直紧闭的双目慢慢睁开。那双眼睛竟是一双全黑色的眸子,混沌间根本没法分辨。

    “王兄,对于这样的事还是不要管的好。”司徒施轻声说,转而看着跪着的秦川。

    “负责草料仓的杂吏何在?”司徒施询问道,不过片刻一个模样猥琐的人便跪在帐下应声:“小的卢泰便是草料仓的杂吏。”

    司徒施上下打量了一番说:“这个秦川是你的人,现在犯下了弑杀大巫师的罪责,并且拒不认罪,以你之见该怎么处罚啊?卢大人。”这个卢泰乃真界玄层修为远远没有司徒施仙界顶层修为可比拟的,此时也吓得尿了裤子。

    两旁的人捂着口鼻,躲开的远远的。半晌这卢泰才开口说:“全依照候爷和大巫师圣裁。”显然他并没有把司徒旃放在眼里。

    司徒施点头说:“王兄你感觉该怎么处罚呢?”

    司徒旃此时眼中充血,要不是体内服有安神丹恐怕早已经气崩了。但是自己此时神界即将修成现在功力最微,只有稳住他们才有机会救下这个孩子。

    “按照巫师的说法,放了他吧。”司徒旃说。

    “嗯,也好,既然王兄都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司徒施重新闭上黑眸,轻轻捋着黑色长须。

    秦川眉头依旧不松,那炽焰的金光越聚越多,双膝离地秦川重新站了起来。“今天必须要给一个公道,要不然我秦川不可能走!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你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候爷让你滚!赶紧滚!要不然老子让你魂飞魄散信不信,让你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狐黎拿着噬魂伞说。

    秦川在碎了一口唾沫说:“拿着一把破伞就厉害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破伞能有多大能耐!”

    “行,小子你有血性,看来今天噬魂伞是必须开荤了。候爷、大巫师,小的请命杀了这个小子。”狐黎举着几丈高的噬魂伞,向司徒施和狼啸天请示。

    狼啸天乐呵呵不说话,只是转移诸人的注意。

    司徒施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

    只见那高大的噬魂伞就要被狐黎打开。

    “慢着!本王还在!你们拿我当了什么,狐黎你算什么东西,把噬魂伞收了,这孩子是有功的,我亲眼所见。”司徒旃再也忍受不了,他不能看见这个少年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王兄,你散修还没完成,按照当面你我的铁卷奏书,这段时间施我和狼巫师说了算的吧。”司徒施施施然的说道。

    “这个秦川是有功的!我不能让对草原有功的人寒了心,况且你们做过了。”司徒旃拍案而起。“秦川无罪为何要受到噬魂伞的严酷处罚?今日谁敢动秦川一根汗毛,本王就与谁势不两立!”

    “王兄,那就不好意思了。”司徒施一甩长袖,只见司徒旃被五花大绑的多锁金绳系在了王坐上,奈何司徒旃功力微弱哪里能挣脱开锁紧绳。

    “秦川,你弑杀大巫师不成,反而死不认罪,本候今日就将你结果了!”司徒施没用狐黎动手,自己一甩长袖一道蓝光向秦川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