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仙骨 第2章 华丽出场
作者:寒笙箫箫的小说      更新:2016-01-22
    灵牛阵的大纛依旧随着草原上微风慢慢飘动着,不远处的黄龙水畔,秦川屏息凝视的抚摸着灵牛那粗壮的牛脖子,灵牛粗气喘个不停,整个宽大的牛头几乎要完全插进清澈的河水中,那模样很是滑稽。

    “牛兄慢些喝,这滔天的黄龙水今天就属于你!咱们喝足了美酒再挑美姬,你要几个牛咱来几个牛,但是哥们你体格行吗?”那灵牛一听秦川这么说突然晃了晃粗大的牛头,一口冰冷刺骨的黄龙水吐在了秦川身上。

    “哈哈哈,牛兄这是在证明自己喽?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黄龙水中也来个刺激!”说完这话秦川已经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不多的衣物脱了下来,只剩下遮羞的裈衣便一猛子扎进了清澈见底的黄龙水中,喷得灵牛一身水渍,灵牛不怕水就算大水满山它也能在水中行驶自如并且不湿皮毛。

    不远处的小丘后面,阿兰面红耳赤的抓着麋鹿精长长鹿角,可怜的麋鹿精满眼的泪水却不知道怎么发泄,只好上嘴唇咬着下嘴唇硬憋着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

    阿兰原本在第一时间就想找到秦川,但是移动大纛灵牛阵就会移动百里,而且原本就散乱的灵牛阵还有很多事要做,一时间她也走不开,幸好父亲司徒旃命自己带秦川回来自己才得以脱身,但是谁知道刚要叫他,竟然脱的这么露,怎么说阿兰也是情窦未开的少女啊。

    虽然手上死命抓着麋鹿怪的角,但是眼睛却又不忍心的看着远处黄龙水中健壮的秦川。但是看上几眼脸红发烫的阿兰又缩回头,用更加狠毒的手法蹂躏可怜的麋鹿精。

    “大小姐,我吃不消呀。”麋鹿精挤出了眼泪说。阿兰这才松了手,“你说这个秦川刚刚在灵牛阵中是不是很厉害。”麋鹿精是雌性,但是修为也在千年左右的精怪界,说话语调类似中年的妇人。“刚刚的灵牛阵那小子确实有两下子,但是也只是看准了时机,要是换做大小姐肯定比他还要厉害。”

    “拍马屁,我说他厉害就是厉害!那个眼神,那股子霸气真是谁也模仿不来的!”阿兰犯起了花痴状,看着河水中的秦川她强克制住才没让自己过于失态,但是手中抓着的麋鹿角却让麋鹿精再也受不了了。

    “疼死啦~”麋鹿精一声怒吼响彻草原,让原本怡然自乐的秦川也着实吓了一跳。

    “牛兄!什么情况,怎么有女人的声音,哥们我不会被偷看了吧!我勒个去,这草原上的女人也太开放了吧!”秦川赶忙捂住三点小碎步的跑到河岸,一把用袍子挡住身体。

    “是谁!快出来,不然我要喊人啦!”秦川在岸边迅速穿好袍子。小丘旁阿兰一脚将麋鹿怪踢了出来,麋鹿精左瞧瞧右看看,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天天气很好啊,呃…这位公子…真有雅兴哈…那个我只是路过路过…”麋鹿精后腿一紧径直向远处跑去。

    小丘后阿兰捏手捏脚的探出半个身子,脸红的透彻,细眉下的柳目娇嫩的粉鼻子下朱唇轻咬贝齿,“秦川,是我呀…阿兰…我父王叫我带你回去。”阿兰哪里还有最开始骑在麋鹿精上那份英气,瞬间变成了可爱的小女孩模样。手中的小巧神鞭也变成了她来回拉伸的玩具。

    秦川心中偷偷乐,没想到这个阿兰师姐也有这么一面,这几日自己在草料仓天天埋头苦干,都是看见她呼三喝四女豪杰的模样,现在却变成了小萝莉萌妹子。

    “阿兰师姐来了就说一声嘛,害得我也好尴尬。”秦川挠了挠头发,原本扎好的发髻也散落的垂在身后。洁白无瑕的秦川原本模样就不丑,以前作为草料仓的无品小伙计天天灰头土脸,自己也没这么认真看过一眼,现在看来真是惊人,这么帅的模样着实让她很吃惊。

    “是我来的太匆忙,没想到我那可恨的呆呆鹿竟然这么不争气,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它。”阿兰气哼哼地说,转而又莞尔一笑“这次你和你的牛宝宝可立了大功,父王他非常高兴要封赏你呢,只是我有一事不明。”

    “阿兰师姐但说无妨。”

    阿兰突然撅起嫩唇说:“以后不要叫我师姐了,怪别扭的,人家有那么老吗?叫我阿兰就好了。”阿兰已经红到了脖根。

    秦川点了点头,没有接触过感情的他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还是对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心生好感的,便点头答应了。

    “你用了什么办法能让修为这么低的灵牛为你卖命啊?”想必阿兰对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很久了。

    此时此刻,秦川心中有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怎么回答,就说给灵牛找媳妇?太俗了吧,怎么办!秦川思量片刻若有所思的舒展开舒展开眉宇说:“阿兰师…哦不,阿…阿兰,不要小看眼前这头小牛!”说着话秦川跑道灵牛身旁拍了拍灵牛后背继续说:“话说这头灵牛就是那灵牛阵中金炙灵牛巨兽年轻时候撒下的情种!人不风流枉少年,更何况那样叱咤风云的巨兽呢?这头小灵牛便有这样身世,也正因如此它才有用之不竭的神力啊!”

    那灵牛好似听懂了秦川的话,摇了摇与它那庞大身躯不成比例的小巧尾巴,忽哒忽哒的。

    阿兰现在对秦川佩服的五体投地自然也对秦川说的话不带怀疑。嫩唇微张做出惊讶的表情说:“父王常说千渊大草原上的一草一木都有自己的生命思想,看来是真了,只是这外表看似憨厚的灵牛也有这样故事,真是好有趣呀。”

    太阳夕阳西下,落下最后的余晖在千渊大草原上的地平线上,远处几只灵雁载着几个牧者悠然穿梭在云间让人好不羡慕。

    “别看啦,快收拾收拾跟我回行帐吧。”阿兰口哨在口中一声传出。远处麋鹿精便跑了回来,嘴里还衔着几株灵果。

    “好,那我就骑着小灵牛随你一同回去吧。”秦川说着话已经爬到了灵牛背上,这牛兽二人已经有生死过命之交当然很有默契。阿兰轻抬修长美腿,轻巧的跨上麋鹿精,神采奕奕的模样挺起胸那胸前尤物更是颤颤巍巍,让秦川不忍的再次咽了口唾沫。

    “小小年纪就这么看女孩子吗?”阿兰骑在麋鹿精身上,显然已经发现了秦川的嘴脸,不由得笑了笑。

    远处的黄龙水成逆势往高处流,那黄龙水清澈见底但是却深不可测,水无论春夏秋冬都刺骨的凉,但是那黄龙水中流淌的却是千渊大草原上最甘醇的美酒,被称之为“龙涎液”据说是这黄龙水中的万年神界修为的黄龙唾液分泌而成的,刚刚秦川在这河水中扑腾了一会儿果真有些醉意,但是慢着!

    只见那灵牛醉醺醺的东倒西歪,载着秦川根本坐不稳,“牛兄,你喝多啦!!”秦川没想到这小灵牛喝多了竟然是这般模样,远远的直冲向行帐。

    “哈哈哈哈,秦川你的坐骑好厉害啊,可以左右摇摆着呀!”阿兰驾着麋鹿精追着东倒西歪的灵牛。“阿兰不要嘲笑我啦!这死牛喝多了!我怕我会死在它的蹄子下!最重要的是不要踩到我—的—脸——!”

    行帐外,方圆百里的典牧使者和修道者、妖魔精怪。都汇聚在千渊仙王司徒旃坐下,司徒旃有仙界顶层修为,在千渊草原是屈指可数的大高手,本来按照以前他的修为应付这灵牛阵不在话下,但是最近近三百年他一直游行四方散心修炼,以突破仙界修为升入神界,这几日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同时也是他最弱的时候,若不是那银蛟神鞭随身携带他司徒旃也只有望牛兴叹的份了。

    司徒旃捋着长长的白须密缝着细长的眼睛,端起犀角所制的酒尊庄重的说:“今日在我们千渊大草原上躲过了一场灾难,虽然在坐的诸位因为路途的原因没有亲临现场,但是我司徒旃也要感谢诸位和一个特殊的孩子。”

    大帐临近司徒旃而坐的是他的弟弟左车仙候司徒施和他亲近的巫师狼啸天,这狼啸天是千年野狼修炼而成,现在已经是成兽魔的修为。虽然是野狼的化身但是变成人后模样却是俊美的很,手中执着金叉戟是他的兵器,据说是当年他在千渊草原的千仞山下千渊悬崖谷底拾得的。

    狼啸天举着酒杯恭恭敬敬的向司徒旃弓腰而敬。

    “我的主人,千渊大草原上最大的王,今日能破解草原上的灾难是因为大王你消失这么久后的出现的结果!我作为千渊大草原上的巫师,我占卜到了您将会出现,我与左车仙候共同治理草原近三百年,大王散修三百年,今日见到大王小的真是思念之情溢于言表啊。”说话间狼啸天已经有几滴泪珠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狼啸天抽泣的模样声泪俱下,他身后一众兽妖模样的修炼兽类也跟着哭丧着脸。还没等眼泪哭出来狼啸天又破涕为笑。

    “你们小的哭什么,大王今日再现就是草原的荣幸!哈哈哈哈,我满饮此杯敬大王再现草原!”这狼啸天酒量不小那酒尊足足比司徒旃的酒尊大了五倍。

    就在全场的人都被狼啸天的心情感动的时候,只见大帐外一头灵牛驮着一个少年摇摇晃晃横冲直撞冲进行帐辕门,看门的牧卒只有真界初级修为哪里能阻挡得了耍酒疯的灵牛。

    “诸位大人!对不住啦,我坐下的灵牛喝了!大家快让开啊!”灵牛上的秦川根本驾驭不了,只能确保自己不被摔下来已经不错了。

    “什么情况?”狼啸天回头询问野狐化身的狐黎太尉,狐黎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情况,赶紧唤来几个牧卒,却不想正在此时喝醉的灵牛已经撞倒了大帐外的正辕门,径直朝着狼啸天而来。

    大帐上司徒旃定睛一看这牛背上的少年不正是那个破灵牛阵的孩子嘛。但是怎么又横冲直撞的闯进行帐呢?不是叫阿兰去接他了嘛,到底怎么回事。转念一想不管怎样他司徒旃不想插手,这全场的众生都是方圆百里的修炼者怎么可能连一个小灵牛都克制不住呢?也正好谈看它狼啸天这三百年的修为到和境界。除了狼啸天身后的一众兽妖,其他人都抱着这样的态度欣赏着。

    “大巫师,快撤,小的们保护你。”身后狐黎自知行帐误闯灵牛自己难逃处罚此时也只好奖功抵罪了。“不慌,来给我斟满一杯酒。”狼啸天眯着双眼,半支撑着身子,一副自在的样子。

    灵牛治撞而来,在场的众人却满心期待的如同看祝酒的马戏一样,事已至此秦川只好闭上双眼气沉丹田大吼道:“没见过你们这么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