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福运小锦鲤 2 梦与现实
作者:迷了路z的小说      更新:2020-10-23
    ,

    “赶紧的,不然今天又不能准时下工了。”

    “可不是,这天气真的是太愁人了啊。老大,好了没?”

    “哎,阿妈,马上就好了。小弟,小妹起来了记得让她把麦乳精给喝了啊。”

    “知道啦,大哥…”

    文落樱再次有了意识,她还迷迷糊糊的想着,怎么这养老院会这么吵?

    而且耳边传来的声音怎么那么的熟悉?

    文落樱皱着眉头,有点不满的在床上挣扎起来了。

    睁眼一看,嚯,这是哪里啊?

    是谁搞恶作剧?把自己抬到这里了?

    绑架?

    可是她一向低调,而且也立好了遗嘱,相信也不会有谁那么无聊,去捉一个身无分文又无所依靠的老婆子啊…

    越想,文落樱觉得就觉得越不妥。

    这周围的环境十分破落,青砖砌成的墙壁,断了个脚的木桌,显得更加的破落。

    嘶,越看,文落樱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文落樱那双透着迷茫疲倦的双眼就再次合起来了,就这么沉睡过去了…

    文落樱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晚。

    借着月光,文落樱打量着这个裂缝掉土的青砖房里的摆设,一张已经发黄发黑的木桌靠在窗下,卖相不怎么样的两个小板凳放在了木桌下面,刷着黄漆满是碎痕的衣柜立在了房间的西北角。

    低头一看,现在睡得这张一米五的靠东北角的破旧的硬木板床,这些无一不显示着她现在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她那个已经待了好几年的养老院,可是她并没有感觉到绝望。

    因为,她越看,就越觉得这里十分的熟悉,难道她还在梦中?

    回到了那个自己最想念的家吗?

    文落樱来不及细看自己如今身体的变化,她只想要赶紧打开房门,看一看屋外是不是真的如她回忆里一样,那里有着她思念已久却愧对的家人。

    不舍的梦醒的文落樱,立马就强拖着无力的身躯下了床,看也没看就趿拉着棉鞋就向着房间门口走去。

    艰难的拉开了厚实的大木门,跨过门槛,文落樱发现外面特别的安静,而且黑灯瞎火的,十分的令人不适。

    可是,文落樱却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因为,这漆黑的夜晚,并不影响她的视线,还能看到门外这熟悉的环境。

    文落樱还记得,自家是很有农村特色的四合院呢。

    还因为有大伯的帮忙,买来了不少的青瓦,倒成了文家村里少有的青瓦房呢,这可以说是在农村里算是富裕人家了呢,不过因为成分很好,倒也不算出头,别人最多就酸两句,即使眼红病犯了却不会找她家的麻烦。

    谁让她家可是光荣的烈士家庭,在土改的时候,也被划分为中农成分,有自己的土地,可以满足自己的生活,却不会在文化动荡不安的期间里被pi斗。

    还记得当初新房子建好之后,爱出风头的文落樱可是常常会在村子里走动,就是为了看别人巴结她的嘴脸,却不知道,背后别人都再嘲笑她好吃又懒惰,如果不是家里人宠着,家里又有村干部,估计她早就被别人的唾液给淹没了。

    谁家愿意养个懒姑娘啊,烧个火都能差点把厨房烧了的说的就是她。

    文落樱想起这事,自己都不得不脸红了,曾经的她,真的是太娇纵任性啊,懒就不说了还不孝顺,想想文落樱都想要掐死曾经的自己呢。

    当然了,现在文落樱可没有时间回忆过去,她只想找到自己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的父母还有家人,她怕梦醒之后,还是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守着再多的钱也没有意思。

    噢,也不对,她的钱也没有多少了。

    说起来,文落樱也是一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自从亲自把自己送去养老院,她也就没有动过公司每个月上千万过亿的盈利,反而觉得那些钱是留着捐献的,不能随便挪用。

    拿着那私人存款有一千多万的银行卡还有一些私人用品就去了养老院,也没有想过会离开那里,也就除了住院费,基本上也是没有什么花销的,可以说,不提她打算捐出去的钱,对于普通人来说,文落樱依然是一个富婆呢。

    之前文家人来了几趟文落樱的房间里,看到她一直在沉睡,也就没有叫醒她。

    可是,文落樱刚刚开门的动静,被即使是前院堂屋里吃着饭,可是一直留意着后院动静的文爷爷听到了,随后就喊了文母过去看看。

    这不,文落樱还没有打量完自己房间门外的环境,就有一位熟悉又亲切的妇人走了出来。

    “哎呀,小樱,怎么就这样走出来了,小心着凉,头还痛吗?快,回去把外套给穿上。”

    耳边低低温柔女声打断了文落樱的思绪。

    她这才发现,刚刚想事情想的太专注的她,并没有发现屋外的风还挺大的啊。

    冷得瑟瑟发抖的她,看到母亲那熟悉的脸孔,哪里还顾得上去穿外套啊,激动的咬着嘴唇,直接就扎进了她的怀抱里,闻着熟悉的味道,她忍不住要掉眼泪了。

    这个梦真的太真实了。

    文母可能是刚洗漱了,身上有着淡淡的肥皂味,不好闻,可是却让文落樱激动的不行,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妈妈的怀抱。

    真暖和~

    “怎么了,这是?还头疼吗?你说你,阿妈就跟你说过,不要去后山河边上去,这下子可把你摔着了啊,幸好你闻三爷说你摔得不严重,额头虽然有可能留疤,可是人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了。”

    听着阿妈叨叨絮絮的说着话,文落樱没觉得不耐烦,反而觉得更加的亲切,抱着闻文母的那双手更加用力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觉得这个梦够真实。

    “阿妈…我错了我错了!”文落樱还以为这是在做梦,也没有听清楚文母的话,就一直在嘴里说着道歉的话,反复的说“我错了,我错了”,好像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自己内心的愧疚感能减少。

    不过,这么激动的文落樱,在文母眼里就是以为自己刚刚说的话太重了,吓到了女儿,才会一直道歉。

    文母闻言后,也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责骂女儿了,明知道女儿都生病了,而且女儿那身体自打娘胎出来之后就不怎么好,时常不是会感冒就是发烧,虚弱得根本干不了活,一点儿都比不上慢她几分钟出来的龙凤胎弟弟强。

    也是因为这样,文家人那可是使劲儿的宠着文落樱,甚至是作为龙凤胎弟弟文启乐都让着她这个大几分钟的姐姐,可以说,在文家,文落樱就是上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下至哥哥弟弟们都宠着的娇宝儿。

    如果文落樱没有那么自私,也没有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人眼了,估计在这里有着家人的陪伴,肯定能过得幸福的。

    可惜,当初的文落樱并不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