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你学生又闯祸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赤脚大夫的家里
作者:东禾鬼冢的小说      更新:2020-10-23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黑了。

    苦逼兮兮一直不敢睡觉怕被蚊子要在林子里上蹿下跳的沈入怀见天终于黑了,整个人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一样,欣喜地冲过去准备叫醒睡觉的顾九绵。

    到了地方才发现顾九绵原来睡觉的地方空无一人,他当即心里一慌,这云子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跑了吧,刚想开口大叫,就在不远处看到了站在崖边一动不动看着远处沉沉江面的顾九绵,他好奇地走过去,顺着顾九绵的视线看向远方,一时间觉得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其实顾九绵并没有真的睡着,只不过是闭目养神为了晚上的行动做准备罢了,因为她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想的就都是自己身边的种种谜团,可是思索了良久她也没能想出一丝线索,脑海中好像有一条线索若隐若现,可是她怎么也抓不住,烦躁之下便起身走到不远处的崖边,吹吹江风,清醒清醒。

    夜幕下的江面并不同于白昼之下的江,夜幕中的江面显得更加深沉,更加静谧,更加梦幻。站在山崖上,感受着江风的轻拂,闻着江水的味道,听着一波冲击另一波的浪花声,看着漆黑夜幕下的江水中倒映的那轮圆月,和几颗闪烁的星星,在她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她一个人一样。

    沈入怀也有相同的感受,两人不知道站了多久,夜色愈发深沉。

    沈入怀侧头看着闭眼感受的顾九绵,月光下,发现顾九绵的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竟是为她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这一刻沈入怀居然有一种自己面前站的是一个女子的错觉,不过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又连忙甩了甩头,觉得十分荒谬,自己多年的好兄弟怎么会是一个女人呢?

    不过他还是在心中不免有些惊叹,他自认为阅人无数,见过的女子也不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女子的皮肤有顾九绵这般好呢,怕是京都第一美人木倾城的皮肤也不及她,啧啧啧,一个男人要那么好的皮肤干嘛,不过……说起来这么多年他好像还从来没有捏过顾九绵的脸呢,倒是他的俊脸经常被顾九绵蹂躏,云子这么光滑细腻的皮肤,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吧……

    这么想着,沈入怀就伸出了罪恶的爪子,慢慢地向顾九绵的脸靠近,他下意识地摒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位月下“君子”。

    近了……近了……

    沈入怀看着自己马上就要碰到顾九绵的手,感觉自己的心跳地越来越快,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害怕的,毕竟想要摸顾九绵的脸那就好比是在摸老虎的胡须一样,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

    果然,就在他的手与顾九绵的脸指尖只有一指的距离时,他的手直接被擒住。

    “啊——疼疼疼,云子你快松手!”沈入怀因为顾九绵用力掰着他的手,整个人不得不弯下腰有些扭曲。

    顾九绵却没有理会沈入怀的叫嚣,不过手上的力道倒是小了一些,看着沈入怀挑了挑眉道:“你想干什么?”

    “额……”沈入怀一愣,他想干什么,他想揉她的脸,可是他能说吗?

    那肯定不能说啊,那所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见沈入怀迟迟没有回答,顾九绵手上下意识加大了些力道,眼睛一眯,从鼻腔里沉沉地发出一个音节:“嗯?”

    “啊——我是看你脸上有只蚊子想帮你打掉!”沈入怀想也不想飞快地说。

    顾九绵闻言一愣,看着沈入怀脸上的一个黑点似笑非笑:“蚊子呢?”

    “跑了。”

    “好吧。”顾九绵闻言当即松开了抓着沈入怀的那只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沈入怀见顾九绵转身还以为她是信了自己的话,刚要松一口气,右脸上就“啪”地一声响了起来。

    虽然不怎么疼,但是他还是捂住脸,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九绵,生气地喊道:“你干嘛打我!”

    “有蚊子啊。”顾九绵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沈入怀看着一脸无辜打自己打得理所当然的顾九绵一脸震惊,哪有什么蚊子,她就是故意的吧!

    “哪有什么蚊子!”沈入怀怒目圆睁,似乎顾九绵不给他一个说法他就没完的模样。

    顾九绵摊开自己的手掌,伸到沈入怀面前,说:“喏,这不就是蚊子吗!”

    沈入怀看着顾九绵白皙手掌中的一点猩红,当即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发痒了,他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还真他妈的有蚊子,而且就在他脸上他还一点感觉都没有!绝了!

    在成功地看到沈入怀脸上的表情一僵的时候,顾九绵没心没肺地笑了,直接将手中的一点猩红擦在了沈入怀深蓝色的锦袍上,并且在他反应过来开始咆哮之前,摆摆手潇洒地转身下山了。

    顺便还留下一句:“嘘——,别激动,当心把那些村民引过来了。”

    沈入怀看着前面已经走远的顾九绵要骂人的话哽在喉头,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可给他难受坏了,最后只得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将顾九绵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二人乘着夜色摸进了村庄,此时已是后半夜,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此时也没有了,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

    夜雾袭来,让这个家家户户都紧闭房门的村庄更加神秘诡异,

    二人早已褪去了原本身上的锦袍,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夜行衣,与沉沉夜色融为一体。

    顾九绵的目标十分明确,她要先去之前被江轩打了的那个赤脚大夫家里去看看,因为上次在那个赤脚大夫家里对于玄武画像的惊鸿一瞥让她十分在意,如果那副画像上的蛇有三只眼睛,那么她就不得不重新对这个小渔村下一个定义了。

    二人很快便摸到了赤脚大夫的家里,此时房间里还有微弱的烛光透出来,顾九绵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这老庸医这一夜了居然还没睡,她给了沈入怀一个眼神,同时不觉将脚下了步子放的更轻了。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窗边,在窗户上戳了一个小洞,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一盏微弱的烛火在跳动闪烁,将墙上的玄武画像照的忽明忽灭,叫人看不真切,而且屋内十分安静,根本就不像是有人的样子,安静地让顾九绵觉得有些诡异。

    她转头给沈入怀打了两个手势,两人毕竟是多年的兄弟,还是很有默契的,沈入怀当即心领神会地离开了,过了一会又回到顾九绵身边朝她摇了摇头。

    顾九绵当即眉头一皱,其实她刚刚是让沈入怀去看看这个院子里别的地方有没有那位赤脚大夫的踪影,可是沈入怀却告诉他这个院子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人了,这让她感到十分奇怪,这大半夜的,这位赤脚大夫不在屋里睡觉,会跑去哪里呢,而且连烛火也没有熄灭。

    虽然好奇那个赤脚大夫的去向,但是顾九绵还是决定先进入房间里查看一下那个玄武像,既然烛火没有被熄灭,那就说明那个赤脚大夫应该不会走的很远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她要抓紧时间。

    她很轻易地便用匕首将屋门打开,两人快速闪身进去,又将门重新关上。

    顾九绵掏出怀里的火折子,吹燃,走到玄武画像旁边,将火折子举到画像旁边,这玄武像的真容才算是彻底露了出来。

    这一看顾九绵就愣住了,那玄武画像的龟背上的蛇竟然有三只眼睛!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但是顾九绵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惊,没想到密云古墓里的东西竟然会以画像的形式存在于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渔村,看来这个霞浦村有很大的问题啊。

    跳动的昏暗烛火将二人的影子映在墙上,不停的闪烁晃动,看着那第三只仿佛正在看着她一样的眼睛,顾九绵觉得屋内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而沈入怀因为不知道顾九绵下密云古墓的事情,也没有发现这里的玄武画像与别处的有何不同,所以不知道顾九绵对着一张随处可见的玄武像在发什么呆,只觉得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微妙,心中想:难不成这就是顾九绵之前说的宝贝?

    可是他看这画也就那样啊,线条粗糙,走墨不均,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玄武龟背上的蛇居然有三只眼睛,这还不如他画的好呢?

    “云子,你看什么呢?”沈入怀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

    顾九绵却是忽然转过头来,对沈入怀说:“嘘——别说话。”

    她鼻尖微动,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混着各式各样的中药材的味道。

    沈入怀也学着顾九绵的样子动了动鼻子,可是什么都没有闻到,于是十分疑惑地看向顾九绵。

    顾九绵没有理他,而是循着气味走到了一个药材柜面前,看着暗红漆木的药材柜,眸光微闪,这药材柜后面一定有问题。

    她指了指药材贵看向沈入怀,示意这柜子后面有问题。

    沈入怀上前推了推柜子,柜子纹丝不动,他又随意抽出了几个柜子,柜子也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顾九绵知道就凭沈入怀这两下子根本不可能打开柜子的机关的,所以没有继续留在原地,而是直接又走回三木画像面前停了下来,那个赤脚大夫随时都可能回来,他们一样要抓紧时间才行。

    她看着蛇头上的那第三只眼睛若有所思,想起在藏书楼里找机关的经历,猜想这个屋子里的机关或许也和这个三目画像有关。

    她移开身子,顺着三目像的第三只眼睛的视线看过去,是一根柱子。

    顾九绵蹙眉,怎么又是柱子,这下面该不会还是那个密云古墓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密云古墓未免也特大了点,这小渔村距离京都少说十几公里,要是这地下全部都是古墓,这都快赶上秦始皇陵了。

    心中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顾九绵还是决定同时按住三目的三只眼睛试一试,可是伸出的手又在半空中停住了。

    这一刻,顾九绵忽然就有些犹豫了,因为毕竟上次他们是四个人,而这次他们只有两个人,而且就沈入怀这招虫体质,万一再遇到那个盲冢怎么办,难道也要用小手雷炸掉这里吗?

    “云子,你在干嘛?”沈入怀一时找不到机关有些气馁,指望着顾九绵有什么想法,转头却见顾九绵又在对着那个玄武画像发呆了,当即走过去,轻声问。

    顾九绵回过神来,眸光一闪,手还是决定按了下去,毕竟来了什么发现也没有那可就太亏了,如果下面真的是那个密云古墓的话,大不了再炸一次就好了,遇事不上可不是她顾九绵的风格。

    可是,她是的手是按下去了,可是不管是那个药材柜,还是那根柱子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顾九绵蹙眉,这是怎么回事,她猜错了?

    她又走到柱子旁边,仔细端详起来,屈指敲了敲,发现柱子是实心的,那也就推翻了她刚刚的猜想,可是那这药材柜后面的机关会在哪里呢?

    沈入怀看着顾九绵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举动,虽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也没有出声打扰,反而一个人开始在屋子里溜达,看看能不能有别的什么发现。

    忽然他眼前一亮,看见了顾九绵正在观察的那根柱子上面挂着半截咸鱼,顿觉新奇,这也算是他在这个渔村看见的第一条鱼干了,哦不,半条鱼干。

    他毫不犹豫地伸手过去扯了扯,却发现扯不动,再一用力就听到了一阵“喀喀”声。

    那个药材柜居然向两边移开了!并且露出了一扇小门。

    顾九绵和沈入怀同时愣在了原地,这就开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沈入怀便冲着顾九绵挑了挑眉,嘴角都咧到耳后根了,脸上的尽是得意之色,藏也藏不住,顾九绵丝毫不怀疑,这货要是长了根尾巴的话,分分钟能翘到天上去。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