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464章 大结局(三)(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464章 大结局(三)(2)

    黎川重重地给母亲磕着头。

    马晓珍握紧了手,眼都红了,咬着牙道:“你……你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她没想到,儿子为了白锦那个贱女人竟然连家都不要了!叫她如何不气!诚如黎川所说,即使黎晶的事已经查明是冯培一手主导,马晓珍还是没有消除对白锦的恨。只是她没想过,当初黎三伯为了她跟黎老爷子都断绝了父子关系,而今,黎川不过是做了跟父亲一样的选择。

    看着儿子被推出去,马晓珍眼圈泛红,可是她就是无法接受儿子继续跟白锦在一起的事!让她接受,不如让她去死。

    桑经推着黎川出来,看着黎川脸色沉重:“三爷……”

    “给三夫人和小姐准备去成都的机票,四叔在成都有房子,就把三夫人和小姐送去那里。”黎川道。他已经跟黎四伯打过招呼了,黎四伯已经让人去收拾了。

    “是。”

    黎家。

    黎川从车上下来,望着这个熟悉的家,阳光之中,反射着灿灿的金光。但在黎川看来,就像一座坟墓暴露在了阳光下,坟墓里的那些阴暗诡异却依旧猖獗着。

    轮椅滚动在甬道上,阳光照下的影子,随着主人慢慢地移动着。

    羊叔依旧站在门口,就像很多年前,他第一次进这个家时,羊叔微笑着对他说:“三小少爷好。”

    那一声便奠定了他在这个家里的位置。

    如今,羊叔依旧毕恭毕敬地叫着:“三小少爷好。”

    黎川望着羊叔,羊叔也老了,他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服务于这个家了,连婚都没有结,一直是孤身一人。黎川不知道羊叔待在这里可曾后悔过,他见证过这个家里发生的那么多事,他有没有对这个家心灰意冷过?而自己,早已对这个家心灰意冷了……

    “爷爷在哪儿?”黎川问道。

    “董事长在书房。”

    黎川点头:“去书房。”

    桑经推着他进去。

    羊叔望着黎川,见他忽然停下,头也不回地问道:“羊叔,你喜欢这里吗?”

    “对我来说,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家,喜不喜欢都是家。”羊叔意味深长道。

    黎川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才说:“羊叔,辛苦你了。”

    随后才离开。

    羊叔一直站在那里,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了他的身上,暖暖的,可面对的屋内却是有一些淡淡的伤感。

    “鸟儿大了,要离巢了……”羊叔望着窗外在绿地上蹦跳的小鸟,自言自语道。

    可是小鸟长大了,独当一面,自己去飞去找吃食,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不才是正常的吗?这世间,除了人类,所有的动物皆是如此。只是很多人越活越忘记,要凭自己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天空。

    书房。

    吱扭一声,黎川打开了门,黎老爷子面窗而站,他回来的时候,他就应该看到他了。

    黎老爷子转身,这还是袁昕眉被抓后,祖孙俩第一次这般面对面。

    望着眼前这个曾经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孙子,黎老爷子混浊的目光里透露着威严与复杂。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女儿与女婿,他欠女儿女婿的太多,欠小眉的也太多,所以一直纵容着袁昕眉。即便袁昕眉想要毒死自己,他也不想把她送进牢里,可这个孙子却造了声势,如今,他根本捞不出人来。

    “爷爷,我打算把晶晶送去成都,让我妈跟着一起去。”黎川道。

    黎老爷子拄着拐杖,不冷不热地道:“她是你妹妹,你愿意把她送去哪里就送去哪里。”

    但她也是你孙女。

    黎川未言,因为黎晶曾经害得袁昕眉流产,所以他爷爷现在都不想见到他妹妹了。也好,还是不要见了吧,徒增老爷子对他妹妹的厌恶而已。

    黎老爷子又沉沉地道:“你大哥快回来了。你腿现在不方便,公司里的事又多又杂,你现在的心也根本不在公司上,我打算让你大哥任腾辉的总裁,让你四弟掌管星辉。等什么时候你的心收回来了,你再会公司工作。”

    大哥黎阅、四弟黎浩?爷爷把他们叫回来掌管公司了?大哥可还一直跟他母亲生活在一起,爷爷竟然也让他回了黎家主事?看来,他爷爷早就找好新的继承人了。

    可是听到这些,黎川却没什么感觉。

    从来,这些对他而言都没有什么诱惑力。

    黎川注视着黎老爷子的眼睛,郑重道:“爷爷,我打算跟白锦复婚了。”

    黎老爷子跟马晓珍是一个反应,顷刻就捏紧了拐杖,声音都带着令人压迫的窒息:“你再说一遍!”

    “我要跟她复婚了,我也打算从这个家里搬出去了。我不会再让她回到这里来,我也不会再回来。爷爷,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孙子吧。”黎川平静地道。

    黎老爷子恍然看到了三儿子,他那时也跟他这样说,爸爸,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

    黎老爷子举起了拐杖:“你这个畜生,不如我今天就打死你!”

    黎川依旧毫无畏惧,像对马晓珍一样,他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磕了三磕头:“爷爷,对不起。”

    他没办法放弃白锦,而这个家根本容不下她,他只能放弃这个家。

    黎老爷子举着拐杖,拐杖迟迟没有落下,他的手颤抖着。

    他看着黎川扶着轮椅吃力地站起,又自己坐回去,转身,拉开门要离开。

    黎川的半个身影一半在阴暗处一半在光明处,他扶着扶手道:“爷爷,在这个家里,我没有一天感到快乐过。我一直按着你的想法活着,但我想要的不过是跟她还有我儿子在一起。但您从来都不会问我,我想要的又是什么,也不关心我是否感到幸福。这家里的每一个人,除了四叔四婶,都是按照你的意愿活着。他们想要什么,爷爷,你真的清楚吗?你又想过吗?这个家会变成这样,所有人都削尖了脑袋只想要你的遗产,爷爷,你想过,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为什么,这个家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