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354章 三年之约(1)(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354章 三年之约(1)(3)

    白锦脸色略略尴尬。

    “姑,你别乱说。”江辰看到了白锦不自在的神色。

    “我乱说什么了?”江洁还故意问道。

    “姑……”

    江洁微微摇摇头,张着口型对江辰说:“没用的东西。”连自己喜欢的女孩儿都追不上。

    “我昨天给你爸打电话了,他们要过段时间才能飞回来,让我好好照顾你。”江洁道。

    “你给他打电话干吗?我又没死!”江辰立刻怒道。

    江洁就给了他一巴掌,打得江辰捂住了脑袋。白锦简直要被江洁的粗暴吓住了,昨天她见到的那个和蔼可亲的江阿姨肯定是假的……

    连江辰都抱怨道:“我脑袋才受过伤,你别打我脑袋行不行?”

    “你不是想死吗?姑帮你。”

    “我什么时候说想死?!”

    “你刚才就说了呀!”

    白锦算是见识到了一对奇葩的姑侄,可也发现,江洁虽然一直对江辰很“暴力……”,却是真的在关心江辰,而江辰在他姑姑江洁面前就像个孩子。

    “你知道自己的情况吗?”江洁话锋一转,忽然问道。

    白锦的脸色就是微微一白。

    “我还活着啊,还有什么情况?难不成我真的要死了?”江辰还开玩笑道。

    江洁拍了拍他裹着纱布的右腿:“医生说你这里股骨粉碎性骨折,需要手术,但手术了也不一定能好,将来还可能变成一个瘸子。”

    江辰一怔,他看向白锦,见她神色中带着内疚与不安,便满不在乎道:“骨折就骨折呗,又没瘫痪。这两条腿只要能走路,对我来说,怎么都一样。”

    江洁又用力拍了拍,江辰疼得脸都要变形了,江洁却像没看见一般,道:“有骨气啊,挺帅气啊。你自己觉得没事是吧?可哪个姑娘会喜欢一个瘸子?有谁会愿意嫁给一个瘸子?锦锦,你愿意嫁给他这样一个瘸子吗?”

    江洁是故意问的,但却让白锦又尴尬极了。

    “不愿意吧?你瞧,你好胳膊好腿的时候,没有女孩儿愿意嫁给你,现在,你瘸了,更不会有女孩儿愿意嫁给你了,你就当个老光棍儿一辈子吧。”江洁的话更是刺耳。

    江辰也听得不太顺耳了:“那我愿意当个老光棍儿行不行?”随后又对白锦道,“白锦,我渴了,你去帮我接点儿水来。”

    白锦像是终于得了“大赦……”,尴尬离开。

    “姑,你就是来刺激我的吧?”江辰看着他姑姑道。

    “没错。”江洁瞧着白锦消失的背影,转头对他道,“虽然带着个娃,模样倒是不错,人也知书达理。可你怎么就这么笨呢?喜欢人家这么久,居然还没追到?你那些追女孩子的手段呢?”

    “她不一样。”江辰一脸认真的神色。

    “她哪里不一样?”江洁还好奇地问。

    “就是不一样。”江辰固执道。

    “不一样,你就搞不定?”江洁埋汰他道,“还是没用!”

    江辰不说话了。

    白锦再进来的时候,江洁已经不在了,她将热水倒进一次性纸杯来轻轻地吹着,才递给了江辰。江辰一直望着她,看得白锦又不好意思起来:“你姑姑呢?”

    “走了。”江辰接过杯子,又对她道,“我姑的话,你别介意,她向来是心直口快,但没什么恶意的。”

    心直口快?想到昨夜江洁直接告诉她,江辰很喜欢她,如此看,确实是“口快……”的。

    “应该是我跟你说对不起。”白锦心中浮起深深的内疚,她看向他的腿,“你的腿……”

    “没关系的。”

    白锦怔怔地望着他。

    “轩轩是我的干儿子,我救他不是天经地义吗?就算这条腿被撞废了,我也并不后悔,你不用向我道歉。你跟轩轩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我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到你们两个其中有一个受伤。”江辰凝视着她道。

    可是江辰的话却让她的心又拧在一块。

    “不过,我如果真瘸了,没人要了,你会收我吗?”江辰用很“轻松……”的口吻问她,白锦不知道他在玩笑,还是认真的。

    声音就像堵在了嗓子眼儿,让她无法发声,所幸,江辰又给自己“解围……”了:“我开玩笑的。”

    白锦的心思飘飘荡荡,如同风雨中的一搜小船。

    江辰因救轩轩受伤住院,还好是周六,不然她又要请假了。上午的时候,秦以涵就带着轩轩过来了。

    再见到江辰,秦以涵有些尴尬,因为前两天她还用平底锅打他来着。没想到,才过了几天,情势就这么逆转了!人生啊,果然还是要处处给自己和别人留些退路的好。

    “辰辰,你现在好些了吗?”轩轩凑过去问道。

    “脑门儿磕得可疼了,你看,都磕青了。我是为了救你这个臭小子才受伤的,你要怎么感谢我?”江辰指着脑门儿上的纱布对轩轩说。

    “爹地受伤的时候,我帮他吹吹,他就不疼了。辰辰,我现在也帮你吃吹,一会儿你就不疼了!”轩轩开始对着江辰的脸吹,吐沫都吹到了他脸上。

    白锦站在病房外,当看到轩轩的这一动作时,就是一僵,某些回忆便浮上心头,以及昨天的那通电话……

    “……又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秦以涵问道,见她一直发呆,便推了她一下,“白锦……”

    “还要再详细检查检查。”白锦才接话道,“江辰知道了。”

    “啊?”秦以涵吃惊地问道,“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了?”

    “他姑姑今天过来看他,告诉他的。”

    这让秦以涵惊讶不小,这什么亲人啊,刚出了车祸,怎么着也得等等再说吧。秦以涵也看了一眼江辰,见他竟还跟轩轩闹着玩儿:“他……不介意?”

    即使是“也许可能……”会瘸了,换了一般人也会介意、心情有些郁闷吧?这位可好,竟跟没事人一样。

    “他说不后悔,情愿我他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到我跟轩轩受伤。”白锦的情绪显得很低落,声音也很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