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86章 我是土豪我怕谁(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86章 我是土豪我怕谁(3)

    黎川莫名身上一寒,只觉得他老婆现在是笑里藏刀啊。

    白锦一句话结束了黎川跟江辰莫名的争端,但这饭吃得也实在是憋闷啊。

    黎川给她夹菜也就罢了,江辰也给她夹菜,后来轩轩有样学样,也给她夹,都怕她吃不着还是巴望着她撑死?

    终于,江辰又给她夹菜时,白锦道:“江辰,你自己吃吧,不要总给我夹了。今天是我们请你,你就别总顾着我们了,放开吃。”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江辰最终收回了筷子,自己吃了。

    “别客气,千万别客气,你跟我们客气什么啊?”白锦一颗心刚放下,转眼,黎川已经剥了两个虾,喂了儿子一个,又夹了一个沾了佐料递到了她嘴边。

    她能说,老公,你也自己吃吧,不要管我了,我都要撑死了……

    但黎川整晚不是照顾轩轩吃饭,就是给她夹菜剥虾,自己反倒没吃多少。她最终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吃了进去。为了防止黎川再只照顾她,她反过来开始“照顾……”他了。

    二人你来我往,好不恩爱,黎川吃得那是津津有味,后来直接指挥起白锦,告诉她想吃哪个,由她喂给他吃。那节奏,简直要孽死单身汪啊……

    江辰终于没有胃口再吃下去了,看着她跟黎川的互动,两人分明是恩爱非常。他握着筷子的手险些将筷子捏断。

    这一局,黎川完胜。

    吃完饭聊了一会儿,他们就分手了。白锦道:“江辰,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们家吧,到时我亲自下厨,我们再好好请你一回。”

    “有时间我一定去。”江辰露出一丝微笑。

    “辰辰,你要赶紧给我找干妈,你也已经老大不小了,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不要总叫我和妈咪为你发愁了。”轩轩一叉腰,小大人模样地叮嘱江辰道。

    江辰弹了一下他的头:“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轩轩走了。”黎川喊了一声。

    “辰辰,我走了,你一定要来我家看我和妈咪呀!”

    黎川将车开过来,白锦便打开车门,轩轩钻了进去。

    “我们走了。”白锦冲他摆摆手,也上了车。轩轩透过车窗跟他摇着手“再见……”

    车渐渐地驶离他的视线,最终汇入车海中,不见了踪影。

    江辰一个人站在那里,那种熟悉的孤独感再次萦绕着他的心,侵蚀着他的情绪。就像当年,他被遗弃了一样,如今,他感觉自己再次被遗弃了,被自己所爱的人遗弃了。

    那幸福本来应该是属于他的,那两个人也该属于他的……

    夜色沉沉,江辰像被黑暗渐渐吞噬了……

    白锦跟轩轩坐在后面,轩轩正拿着江辰送给他的模型:“爹地,这是辰辰送给我的,好不好看?”

    黎川瞧了一眼:“爹地下次给你买遥控飞机好不好?可比模型好玩儿多了。”

    “爹地,我要遥控飞机!”轩轩立刻说道。

    “爹地明天就去给你买。”

    “耶!我要有遥控飞机了!”

    看着轩轩欢呼雀跃的样子,白锦凉凉地说了句:“对,你爹地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嘛,妈咪跟你躺着就有钱花,一个遥控飞机又算什么呢?”

    黎川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终于知道她哪里不对劲儿了。

    黎川会这么跟轩轩说,是因为他儿子原本就是个财迷,他还被当成了啃老婆族。他可是一个父亲,在儿子的心里怎么能是这种形象?所以就告诉轩轩,他们家其实有很多很多的钱。原本是跟轩轩约定成秘密的,不晓得,白锦怎么就知道了。

    “儿子,这是爹地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吧?那天爹地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告诉你妈咪。”黎川可不想再面壁去了,连忙对儿子说。

    “爹地说,家里的钱就算能砸死人,也不可以真的拿出去砸死人,也不可以去炫耀,去讥讽比我穷的人,这不是男子汉该做的事情。我要做一个没有名字的小土豪,当别人有麻烦的时候,我才可以告诉他,我是土豪,我可以帮助他。这样,他就能成为我的朋友啦!”轩轩竟然将黎川那天跟他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可听得白锦更加下定决心,要让黎川去跪遥控器。

    “土豪?告诉别人你是土豪,就可以交到朋友了?三爷,你就是这么财大气粗地去交朋友的吗?”白锦又笑眯眯地问道。

    想要朋友,就登高一声大吼,我是土豪,谁想跟我做朋友?这特么是脑残好不?

    她老公的脑回路还真是不一般,简直让她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一级警报。黎川“咳……”了一声道:“这是我跟儿子一起逗你呢,我怎么会这么教育咱们儿子?”又“语重心长……”地对轩轩说,“儿子,交朋友要用心去交,告诉人家你是土豪,是得不到真心朋友的。”

    “我知道啦!妈咪,我会用我的心去交朋友!我把我的心心给他们,我就能交到朋友了。妈咪,对吗?”

    轩轩这么一“理解……”,白锦只得又耐心跟他说教一遍,好把儿子引向“正轨……”,倒是没空再计较黎川的话了。

    总算是逃过了一劫,黎川心中庆幸。

    “对了,你去看咏欣,她怎么样了?”白锦这才问起。

    “她好多了,心情也很平静。她让我告诉你,她不怪我们,还说你有时间就再去看看她。”黎川微微一笑道,“她说,跟你挺合得来,挺喜欢你的。还说,多亏了你当时在那儿陪着她,不然她真的可能就出事了。咏欣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女孩儿,她说不怪我们就真的不会怪我们,你就不要内疚了。”

    “她真的这么说?”

    “嗯。”

    “那我明天就去看看她。”白锦轻声道。

    车窗外,流光溢彩的城市灯火璀璨,喧闹、寂静如两种不同的交响曲在城市的各处上演着。他们的身影、他们的车也渐渐混入这喧嚣与寂静之中。

    回到家后,白锦正在洗衣服,黎川就忽然进来了,脸色有些阴沉:“今天是江辰去接的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