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76章 他藏了女人的照片(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76章 他藏了女人的照片(2)

    黎川伸手搂住她:“我骗你的。那些钱是我那时心甘情愿给他们的,也从没记过账。你问我究竟给了多少,我是真的不清楚。”

    即使清楚也不会告诉她的,那些钱就当他替她还了成家对她的养育之恩,以后他们休想再伤害她一下,也休想再从他这里拿走一毛。

    后来听及黎川说老爷子也插手黎晶跟成跃的事,她也就更不用操心了,有黎老爷子这个专坏人姻缘的老头儿出手,成跃想跟黎晶在一起都是奢望了。

    白锦又提及了去医院看徐咏欣的时候,看见了顾歆臣又跟袁昕眉“相亲相爱……”的事,黎川只用了一句“我知道了……”便轻描淡写地揭过去了。她瞧他这副不在意的样子也就不再提了,本想告诉他,江辰回国了,但话到嘴边却终是没说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黎川不大喜欢江辰,可能是因为她用江辰做借口,欺骗他说,江辰是她老公。

    抽个时间,再将江辰介绍给黎川好了。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白锦刚要去开门,黎川已经起身:“应该是我妈,我去吧。”

    果然,是马晓珍。

    “妈,怎么了?”

    “晶晶她开着车出去了,保安没追上她。阿川,你说她大晚上的会去哪儿?成跃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让她这么犯倔!简直是要气死我了!”马晓珍又气又担心晶晶。

    黎川却很是平静:“妈,你不用担心她,她做不出什么事情来。她也没几个地方可去,不是回学校,去她朋友那儿,就是去找成跃了。只要让人盯着成跃,早晚都能找到她。你先回房休息吧,我会交代人去做。”

    “这个臭丫头!”马晓珍恨恨道,“你找到你妹妹,就让人把她押回来!还有,你爷爷说了要打断成家小子一条腿!让他变成残废,看他还怎么勾引你妹妹!”

    “我知道该怎么做,妈,你放心吧,今晚你也一直跟着生气着急了,先回房休息吧,一有消息,我就通知您。”黎川推着母亲进了房间。

    马晓珍拉着儿子的手:“阿川,你陪妈妈待会儿吧,妈现在不想一个人待着。”

    黎川看着母亲近似哀求的神色,心里终于不落忍了。虽然从和白锦复婚后,和母亲、妹妹的冲突就没有一天消停过,他在开启“霸宠老婆……”的时候,他对白锦有多“宠……”,就跟母亲和妹妹的矛盾有多尖锐。黎四伯的话,还有他如今也为人父,多少也知道了为父母者的艰难,所以对母亲和妹妹也就和颜悦色许多。他也许久没有好好陪过母亲了。

    黎川便留了下来,又陪着她吃了晚饭,马晓珍有些激动。瞧着这个冷峻又一向不善多言的儿子,她其实心里很复杂。儿子小的时候颇是活泼可爱,可自从他父亲死了,被接到黎家后,一切做主的都不再是她,儿子也不再归她教养。有一天,她就发现儿子变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也变得越来越内敛沉默,外表也越来越冷锐。看着黎川跟她老公越来越越像,做事有自己的主见,说一不二,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死,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但儿子现在在这个家里是除了老爷子说话最有分量的人,她跟女儿的日子才能过得如此滋润,她又觉得是好的。毕竟,只有在这里,她儿子黎川才能得到别人可能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事业和身份,她儿子如今的成就可是被所有人称赞着、仰视着,那些个阔太太们都特别羡慕她有个好儿子。

    黎川也是她的全部骄傲。黎川因为白锦对她“恶言相向……”时,她只觉得都是白锦这个小贱人的错,而不觉得是她儿子的错。所以她一直想着让白锦跟黎川离婚,只要再给她儿子找个老婆,他们家又能变得“其乐融融……”了。所以她现在看着黎川,便觉得有些安慰。到底是她儿子,不会真的抛下她跟女儿不管。至于白锦,她如今也只能先忍着了,井水不犯河水。

    黎川虽是陪着马晓珍坐着,但也只是坐着,他跟母亲的话一向很少。即使有时马晓珍在他面前唠叨个不停,他也是很少说话,开口必是终结了话题,让他母亲都无话可说了。白锦说他是个“冷场王……”倒没有说错。

    如今,马晓珍又开启了絮叨模式,从他跟黎晶出生,到他们的父亲去世,到他们和母亲变成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到进入黎家,被人瞧不起。马晓珍说着说着就一把辛酸泪开始往下掉:“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了,你们也终于长大了,怎么就不能让我省点儿心?你是这样,你妹妹现在也是这样……你们要我怎么跟你们死去的老爸交代?你爸他要是还活着,肯定不会让你们变成这样……老公啊,你怎么这么早就去了?让我们一个人拉扯他们……你看看,他们现在谁还听我的话啊……你闺女翅膀也硬了,要跟一个小流氓在一起,她是要成心气死我啊……”

    黎川听着母亲又哭唱起来,脸上显出不耐的神色,很想从祠堂里把他爸的牌位拿过来,让他妈看着哭好了。但他还是忍受着马晓珍发完牢骚,才离开。

    等黎川回去的时候,白锦正在看电视,黎川坐在她身边轻吐了一口气。

    “你妈情绪平稳点儿了吗?”

    黎川捏了捏额头:“从我跟晶晶出生讲到我们翅膀都硬了,都不听她的话了,我爸应该从坟墓里跳出来修理我们,她总算是好一点儿了,我已经安慰她去睡觉了。”

    白锦将一杯水端给他:“你妹妹呢?还没消息?”

    “没。”

    “你妈虽然跟我不对付,但她其实也不容易,她一个寡妇,把你们兄妹俩养大,肯定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累。咱们有轩轩一个儿子有时都够头疼的了……有时间,你还是多陪陪你妈吧,对她好一些。”白锦有所感叹地说道。

    黎川不禁抬头看她,大概是想看看这还是不是他老婆:“你在给我妈说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