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72章 为了她,我也舍不得死(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72章 为了她,我也舍不得死(1)

    黎川是天黑之后才过来的,徐咏欣瞧见他,便嘘了一声,指了指白锦。

    黎川走过去,便看见她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

    “她怕我闷,在这里陪了我一整天。”徐咏欣含笑看着白锦说道,“因为她在这里,我觉得时间都过得好快。川,她真是个好女人,你的眼光真没错。”

    他老婆,能不好吗?

    黎川将西服轻轻搭在白锦身上,用手指摸了摸她的脸,满脸柔情,又转头问徐咏欣:“你怎么样?”

    “老毛病呗,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可担心的。住住院就没事了。”徐咏欣道,“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带着你老婆回去吧,她今天一直在为我跑上跑下的,确实让她累着了,赶紧带她回家休息吧。”

    黎川也没再多说什么,便要抱起了白锦,白锦一个激灵就醒了:“黎川……”

    “我们该回家了。”他看她还迷迷糊糊的,轻声道。

    白锦捂着眼摇摇头,又看向徐咏欣:“咏欣……”

    “今天你一直在这里陪我,川都吃醋了,我都不敢再留你了,赶紧跟他回家吧。我也想要休息了。”徐咏欣笑着道。

    白锦抓着黎川站了起来:“那我们就先走了,有事你再给我们打电话。”

    “嗯。晚安。”

    “晚安。”

    她和黎川跟徐咏欣告别后就走了出来,看见徐咏欣一直笑眯眯地目送他们出去,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徐咏欣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黎川,找个人来照顾一下咏欣吧?她一个住院,总让人不太放心。”

    黎川看她满脸的倦色,有些疼惜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明天她朋友就回来了,会来照顾她。倒是你,在这里待了一整天,后背还疼不疼?”

    白锦挺了挺酸痛的后背,撒娇道:“有点儿。”

    黎川蹲在了她面前:“上来,我背你。”

    白锦依言上去,黎川背起了她,她环着他的脖子:“我可是带伤帮你照顾你的朋友,你要怎么感谢我?”

    “你想要什么?”黎川莞尔问道。

    “嗯,”白锦想了想,“回去你就帮我捶捶背洗洗脚吧,做个二十四孝老公,我说什么,你都说好就行了。”

    “这个太难,换个吧。”他做“艰难……”状,“比如暖床,我可以天天满足你,日日让你做新娘。”

    “去……”白锦嗤笑一声,而后又感叹道,“咏欣她真可怜。”

    “她是个好女孩儿,但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她怎么会得心脏病?怎么不好好治疗?”白锦自从知道徐咏欣的情况后,就很同情她。

    白锦按了电梯,门开后,黎川背着她进去,又将她往上托了托,才说:“咏欣是先天性心脏病,她一直都活得很坚强,我打算让她接受换心手术,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心源,只能先这么拖着。”

    “要换心?”白锦惊讶道,她没想到徐咏欣的病情已经到了这种危险的地步。

    “嗯。”黎川应了一声,“有时间你替我陪她多待会儿,我们虽然是朋友,但很多事我还是帮不到她。你们女人在一起,就方便多了。”

    “我知道。我挺喜欢她的,我跟她很谈得来。她是你朋友,也就是我朋友。她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们这些朋友就该多陪陪她。”

    黎川听她说完,转头看了她一眼:“你都知道了?”

    “我们今天聊天,她跟我说了她过去的很多事。说你跟她哥是铁哥们儿,可以两肋插刀的那种。她说她是被哥哥照顾着长大的。她跟她哥哥感情亲厚得让人羡慕。一边听她说,我都可以想象出她跟她哥那些搞笑的日常来。”白锦还是好奇地问道,“咏欣的哥哥是怎么出车祸没了的?那么好的一个哥哥不在了,我听着,都感觉难受,咏欣她一定更难受吧?”

    黎川的脸上也升上一股暗淡之色:“他叫徐永翔,我们喝酒时认识的,那天喝完酒,我们两个还跟一群流氓打了一架,二对十多个人,被我们打得满地找牙,都跑进警察局去躲着了……他这个人很洒脱,也够仗义,但他没什么定性,干什么都是三分热度。他能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去美国旧金山卖房,连咏欣都拿他没办法。”

    “我跟咏欣都以为,他这次还是三分热度,感觉没意思了也就回国了。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他妹妹,所以不管他跑出去多远多久,都会回来的。”黎川顿了顿,才接着说,“他却再也没有回来。他是在旧金山遇到的车祸,人都没往医院送,就死在车祸现场。他平时最注重打扮,总说头可断刘海不能乱,那次,他脖子真被人轧断了,刘海儿却一点儿型都没变……”

    黎川的声音略略低沉下去:“他当时要是看到自己那个德性,肯定又要吹上听半天,再跟咏欣炫耀半天了。”

    旧金山,车祸?

    白锦没来由地心中一跳,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听着黎川讲着关于徐咏欣哥哥的事情,白锦只觉心里沉甸甸的,她看得出来,黎川应该是很在乎徐永翔这个朋友,否则也不会这般“尽心尽力……”地照顾徐咏欣。

    “他这个人不着调,却是个好哥哥,好哥们儿,对吧?”良久,白锦才说。

    “嗯。”

    出了医院,夜风吹来,晕黄的路灯一盏一盏地照着他们的影子,白锦看着黎川坚毅的侧脸,又说:“你也是他的好哥们儿,有你在,我想他会放心他妹妹的,因为你一定会替他照顾好咏欣。”

    “现在你又有我,我们夫妻俩就替他照顾好他妹妹好了。”

    她的话暖暖地流进他心里,黎川终于露出笑容:“好。”

    车就停在外面,两人上了车,白锦依旧有个问题盘旋在心中:“那……咏欣的父母……”

    黎川启动汽车,声音比方才平静许多但也更沉重许多:“她父母是在她高考时坐飞机坠机而亡的,现在也没有找到那架飞机的残骸,也没找到她父母的尸骸。”

    白锦重重吐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