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61章 宝刀未老(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61章 宝刀未老(2)

    白锦慢慢坐起,又悄无声息地下了床,她看了一眼黎川,拿着手电,轻轻地打开门出去了。

    她先是去轩轩的房间看了看,轩轩已经睡了,她给他拉了拉被子,又低身轻吻了儿子一下。看着他圆圆的小脸儿,心中又溢出疼惜。

    白锦从轩轩的房间里出来,打开手电,蹑手蹑脚地下了楼。雨已经小了,但还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偶尔有几道闪电雷鸣接连而过,照得走廊一片惨白,落在她身上,让她形同幽灵一般。

    清冷的风吹来,吹起她睡裙的裙角,更添诡异。她裹紧外套,加快了脚步。

    储物间。

    自简婷流产后,这里就没人管了,门半掩着,并未上锁。

    “嘎--”白锦轻轻推开了门,打开了灯,阴暗、杂乱的空间立刻出现在了眼前。她拿着手电走到了简婷摔下来的地方,地上还残存着已经干涸的血迹,凝固成了一块。

    白锦又看向那矗立在窄窄过道间的木梯,它依旧破败支在那儿。

    眼光略略向上瞟,一本红色的大书放置在最高层。

    木梯正放置在它的下面。

    白锦握紧了手电,一直望着那本红色的书。

    当年,她会流产,也是在这里。

    几乎是和简婷“流产……”一模一样的情节,只不过,简婷是假流产,而她是真流产。

    那时,她跟黎川的关系已经很僵化,两个人即使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是沉默相对,唯有在床事上,她还感觉自己对他有点儿吸引力,但也不过如此。及至发现怀孕,他们的关系才缓和了一点儿。

    虽然跟黎川夫妻关系一直就不怎么样,但那时,这个孩子的到来,还是让她有即将做母亲的欢喜。她自己也一直很是小心,可也有大意的时候。

    那天,那个傍晚,她爬上木梯想去取那本红色的书,结果,一脚踩空,掉了下来。

    那一刻,肚腹绞痛,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在痛。

    仅仅来到人世三个月的,她的孩子,就在那一天消失了。

    孩子流产,她伤心自责,可黎家的人没有安慰她一分,她婆婆马晓珍还骂她没用,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连头母猪都不如。

    黎川只来过一次,他浑身肃冷,只盯着她问了一句,她是不是从来都不想有他的孩子?

    她仿佛听到了什么破碎掉的声音,悄无声息,却碎得再也拼不完整。

    喉头哽咽,她却说不出话来。

    黎川就那么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而她,眼泪已经滚落。

    及至出院回家,她跟黎川,也彻底走进了婚姻的死胡同,再也出不来。

    回忆如窗外的冷风一般吹进脑海,让她的心又是一阵激荡。往事如烟,可是想起来,总会牵扯她痛的神经。

    白锦缓步走到那架木梯前,手电的光照在木梯上,她弯身去看,就发现了异常。断口一半儿是平整的,一半儿却是参差不平的。

    简婷想要陷害轩轩,自然是要一个陷害就要一个准儿,她当然要在木梯上做手脚。可问题就来了,简婷为何就能算准轩轩一定会来这里?这架木梯也是简婷买通了人摆在这里,又在木梯上做了手脚的?她在黎家还有内应?

    白锦更大的疑惑是,为何简婷流产的情景跟她当年一模一样?连位置都不差分毫?这会是巧合吗?

    她忽然就想起了在跟黎川离婚前无意中听到了下人们的话,那时,她也才知道,她会流产原来也是有“黑幕……”的。

    下人说,当时把梯子搬出去扔掉的一个人发现了被她踩断的木头曾被人切断过,可因为害怕惹祸上身就没说出来。还说,她在黎家处处遭人嫌弃,连她自己的老公都嫌弃她,说黎川一直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所以才叫人做了手脚,让她没了孩子。

    她躲在一方小小的角落,捂住了嘴,不让眼泪流下。

    她的孩子竟然是这么没有的吗?是被人害死的?

    可她不信那些下人的话,不信是黎川做的。只是,还未调查清楚,她就跟黎川离婚了。

    而眼前的“巧合……”,让她又想起了那些往事,也让她意识到,她当年流产或许真的不是意外,或许……与简婷的“流产……”还有关系……

    “咔……”的一声骤响,吓得白锦一个激灵,她缓缓地转身,储物间内依旧一片寂静。

    她拿着手电一步一步走出去,储物间内除了她,一个人影也没有。

    错觉吧?

    这时,从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阴风,白锦立刻吓得魂不附体。

    她猛然回来,就看到一张黑色的戏剧脸谱出现在她眼前!

    “啊!”白锦吓得后退了两步,险些栽倒,那“面具人……”忽然伸出胳膊扯住了她,往怀里一带,随后缓缓拿下了面具,脸上带着清俊的笑容:“自己明明胆子小,还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你就不怕半夜真出现恶鬼把你吃了吗?”

    白锦瞧着黎川近在咫尺的脸,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你无聊!”

    她想扯开他的手,却被他牢牢握住:“趁着我睡着,你这一个人就跑到这种地方来,你就有聊吗?”

    白锦就是一僵。

    黎川看着她,本来赶走了简婷,两人怎么都应该浓情蜜意一番才对吧?她一整晚却都在跟他怄火。然后,大半夜,又看到她一个人鬼鬼祟祟来到这里,站在简婷“流产……”的地方待了半天,她难道还在同情简婷,觉得他做得过分了?

    对那个女人,只让爷爷把她丢出去而没再追责,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客气了。

    黎川低眉望着她,忽然便凑过去,吻住了她的唇,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错过她的伤处环住了她的肩膀,得了空隙,便进去与她纠缠。

    “当……”一声突兀的巨响,也把黎川吓得一激灵,他这才停止:“什么声音?”

    又是当的一声。

    钟声。

    白锦伸手推开了他,气恼地转过身,想要离开。黎川扯住她的手腕:“你还要跟我生气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