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52章 流产(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52章 流产(1)

    黎川便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个通透明白。

    黎川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袁昕眉和顾歆臣这么支持简婷,让他们窝里斗一斗也就不白瞎了他们这种“支持……”凑巧的是,黎川得知黎二伯一知道简婷被黎老爷子亲自带回来后,倒是比他还先跳脚了。黎二伯是认准了黎老爷子根本就是想要给他们娶个小后妈,这才迫不及待地动手了。

    黎二伯知道昨夜黎川被简婷勾引的事情,便想故技重施,让一个下人在简婷喝的水里下了催情的药,又引走了吴阿姨。本来是要让个保安跟她上床,再把黎老爷子引来,让黎老爷子这回亲眼目睹,好彻底赶走简婷。可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顾歆臣居然潜入了简婷的房间,跟简婷滚上了床,袁昕眉被“告知……”后就闯了进去,跟简婷是大打出手。

    据一个女佣说,曾看到顾歆臣喝得醉醺醺地从地下酒窖里出来,曾经过简婷的房间。结果她转身去看时,就没看到顾歆臣了,还以为顾歆臣已经上了楼去了。

    顾歆臣一直喊着自己是冤枉的,说自己是被人陷害的,但也没人能证明啊。就算他也是被人下药的,那也是他自己主动走进了简婷的房间。他跟简婷上床胡搞已成事实,而他始终是个外人,还不过是袁昕眉的未婚夫而已,黎老爷子怎么能容忍这种背叛了他外孙女的畜生继续留在黎家,当时就让他滚,袁昕眉跟他的婚事更作罢,还让人把他丢了出去。

    黎四伯与羊叔甄别出来的几个有嫌疑的女佣,被羊叔一顿威胁,那个被黎二伯买通的女佣立刻就招了,连要跟简婷通奸的那个保安也都供了出来。但这种家丑,也根本不能报案,最后也只能以开除了事。

    黎老爷子大怒,黎二伯被挟持到祠堂,就被黎老爷子狠狠抽了一个顿,抽得他满地打滚。

    至于简婷,对她的处理真是值得深思了。她勾引过黎川,又跟顾歆臣滚过床,可黎老爷子也只让人把她关进后院一个角落的房间里,没有他的命令,不准任何人放她出来。

    “你爷爷不会真对简婷有意思吧?顾歆臣他都赶出去了,简婷却还是被你爷爷留下来了,只是关了禁闭,但怎么看都有些金屋藏娇的意思。”白锦坐了起来,听了黎川的话,更加精神了。

    黎川靠在枕头上:“爷爷是还想留着简婷这个筹码来分化我们。”

    白锦“扑哧……”一笑,她抱着枕头说:“还来分化我们?这简婷都变成万人唾骂了,你没看到你妈当时看她时的眼神吗,简直是厌恶得不行啊。”倒是和看她挺像的了。

    如今,简婷的遭遇倒是跟她当初有几分相似了,同样被黎家人厌弃、戳着骨头骂,但她却一点儿都同情不起来。只怕她若同情了,该哭的又该是她了。

    老爷子现在手里再没有对付他们的好棋,所以简婷这颗棋子再烂,他也要保留。相反,顾歆臣这段时日行事颇不得老爷子的心,如今又发生这种事,被老爷子一脚踹出去也没什么奇怪的。

    “顾歆臣被赶出去,袁昕眉没去跟你爷爷去闹?你这个表妹啊,现在可真是个傻白甜了。她只要跟你爷爷一哭二闹三上吊一番,我只怕顾歆臣又会回来。”白锦是巴不得顾歆臣从此滚得远远的,最好滚出地球。

    “知道他被赶出去,心情是不是很好?”黎川从身后搂住她,轻声问。

    “他要是能从此消失,再也不会出现了,我心情更好。”白锦转头看向他说,黎川嘴角扬起,露出一个迷死人的笑容:“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滚得远远的,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白锦戳戳他的胸口:“你给我老实交代,顾歆臣会进简婷的房间,是不是你算计的?”

    “是我弄的。”黎川这次很大方地承认了,“二叔这么想帮咱们的忙,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袁昕眉和顾歆臣这么想帮简婷,总要让他们得到回报。”

    所以他就设计顾歆臣跟简婷上床?让他们的联盟土崩瓦解,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骚,不光丢了芝麻,连西瓜都丢了。袁昕眉跟顾歆臣现在肯定是又怒又恨又绝望,这真是活该啊!

    “那你……”白锦方要说话,黎川已经接口道:“我做事,你放心好了。”

    白锦得了他这句承诺才稍安心。

    一夜风雨就这么过去了,及至第二日醒来,白锦才听说袁昕眉被老爷子关进了房间里不准出来,这老爷子下定决心要袁昕眉跟顾歆臣一刀两断。

    早晨吃早餐的时候,桑经过来低语了几句,黎川一听便是一笑,白锦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保安说,顾歆臣从昨夜开始就在门外跪着,被保安毒打了一顿,丢了出去,又跑回来跪着。”黎川喝着粥,他将勺子一放,“老爷子说了,让他滚出去,不准再靠近黎家一步。”

    黎川没明说怎么做,但桑经已经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白锦开着车载着黎川出去时,正看到两个保安抬着一个人狠狠丢出去,那人滚到草地里,隐约可见蓬头垢面,如同乞丐,伸出的胳膊上满是伤痕,看着甚是可怜。

    顾歆臣。

    白锦只瞟了一眼,也一眼看到了那满是伤痕的胳膊,出乎意料的,心里平静得不像她自己,没有多少感叹,也没有多少快慰,就像外面的那个人与她无关一样。

    的确,是无关,早就没有关系的人了。这个人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对一个人,因爱生怒、生怨、生恨,皆是心底还残存着对这个人的感觉,真正地放下,便是这个人再也无法触动任何情感,如白锦现在这般,心境平静,心底塞着的全是另一个人了。

    白锦直接将车从顾歆臣身旁开过去,再回头就瞧见黎川正淡静地瞧着她。

    这种目光她很熟悉,每每遇到跟顾歆臣有关的话,他总会这样瞧着她,看着没什么情绪,却实实在在让她感觉他其实很有情绪--似乎是在观察顾歆臣对她还有没有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