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29章 来,互相伤害啊(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29章 来,互相伤害啊(1)

    “是啊,都是这些年家里换下来的钟,有的根本还好好的,没有一点儿损坏。我瞧着它们就被随意丢在这里,看着可惜,便将这小间收拾出来,专门放置这些钟。原本都是放了电池的,可这些钟一起响起来,简直是要吓死人,我就又把电池卸了,将它们统统调到十点。这么瞧着,像不像一个钟表博物馆?”黎大伯母说道,“我现在只每天给这口钟上发条,听着它的响动,总像回到了小时候。我家里也有过这么一口钟,不过后来被当我妈丢掉了。现在想来,都觉得很是可惜。”

    “这个闹钟……”白锦看向了那个闹钟。

    “它呀,我也不知道是谁放这里的,就这么一直走着,我也没管。”

    巧合,都是巧合,却又不都是巧合。

    至少,这满房间的钟证实了她的一个想法,李小七提到的那个男人就在黎家!

    出了储物间,阳光依旧灼热得很,落在嫩绿的草地上,反射出的也是让人眼晕的热度。

    “太太!”小薇跑了过来,看她戴着手套,不光手套上是土,连脸上都是土,白锦伸手替她抹了抹:“你瞧你,脸上都要种花吗?你们还没种完?”

    “太太,三爷回来了!”小薇急急地说道。

    黎川回来了?今天竟然回来得这么早?

    “他人呢?”

    小薇略咬唇,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还是说道:“我看见吴姐来找三爷,三爷就去了那边!”

    小薇一指后院,怯懦地说道。

    “吴姐?”白锦一沉吟,“照顾简婷的吴阿姨?”

    小薇点头:“三爷回来之前,我看到她把简小姐也推到了那边。”

    就是说,黎川去见简婷了?

    “我知道了,你先去洗洗脸吧,弄得跟个小脏猫似的。别干了,该去接轩轩吧。”白锦嘱咐道,小薇看了看时间,连忙就走了。

    白锦偏着头望着小薇所指的方向,她原本想要朝屋里走去,只是迈了几步便停下,又转头望着那边,终是拐了方向走了过去。

    后院颇为安静,一棵栽了才一二年的银杏树静静地矗立在那儿,枝叶舒展,昭示着蓬勃的生命。若是到了秋季,定是一树金黄,漂亮得夺目。

    树冠不大的阴影下,站着黎川,坐着简婷。大毛、二毛在他们身边晃悠着、追逐着。

    白锦悄悄地停住了脚步,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瞧着。

    忽然,简婷扶着轮椅吃力地站起,一阵风吹过,树叶哗啦啦地作响,发丝微微遮住了白锦的眼,拨开眼前渐渐长长的头发,就瞧见简婷扑进了黎川的怀里,紧紧抱着他。

    美人投怀,倒是景色宜人。

    “汪汪!”大毛忽然就冲着他们叫起来,二毛瞧见白锦,已是撒着丫子朝着她跑来。

    白锦还在想着自己要不要登场吆喝一声,只听“砰……”的一声,简婷已经被黎川推倒在地。简婷倒在地上,顿时满眼噙泪,可怜至极。

    “你以为,有老爷子撑腰,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对我来说,你从来都只是她的替身。在我还有耐心的时候,孩子,你最好是自己去打掉,别再逼我对你动手。”黎川冷厉地说道,他抬脚就走,转身就看到了白锦。

    她正蹲在地上摸着二毛,大毛也早就跑了过去,两条狗又把他老婆围住了。

    白锦缓缓站起,说道:“谈完了吗?可以走了吗?我想让你陪我去趟超市。”

    黎川大步过来,拉过她的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找你谈什么?”走了一段,白锦才开口问道。

    黎川停下,依旧握着她的手,沉默了一会儿:“她快离开这儿了。”

    白锦不知黎川又想怎么做,所以才如此肯定地说,简婷要离开黎家大院了。但简婷找黎川说了什么,她都猜得到,所以直接问了出来:“她是不是对你说,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还说,她爱你?”

    或许,简婷还在想,一定要在这里,一定要在她的眼皮底下,平安地生下这个孩子,来给她添堵。

    从那天撞到简婷回来,她看自己的不善眼神,白锦就隐隐觉得自己又被人恨上了。

    黎川略略攥紧她的手,白锦伸手掐了掐黎川的脸:“还让她抱你,嗯?要不是看你推她推得快,我就让大毛、二毛咬死你了。”

    “是我错了。”黎川的神情又温柔下来,是他没来得及躲开,看来还要再练练功夫,以后再遇到这种事,直接一拳ko。

    “她现在是孕妇,若是被你推得流了产,爷爷又要敲打你的皮肉了。以后,还是站远一些,我不喜欢你跟她站那么近。”白锦直接说了出来,黎川伸手搂住她的腰,抿唇一笑,便是俊美无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我离任何女人都两米远。”

    白锦被他逗笑了,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右臂:“我说,三爷,你怎么又把石膏拆了?”

    “不疼了,带着太碍事,就拆了。”黎川用右手在她后背一滑动,撒娇道,“它说,也挺想你的。每次抱着你都要隔着一只手臂,这距离太远,左手说不喜欢,右手也说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白锦按住他的右手,又不敢用力,丝毫不管三爷的卖萌,劈头盖脸地就训斥道:“你把自己当大侠了吗?带着碍事就拆了?你三岁小孩儿吗?轩轩都比你知道,受伤了,就要等伤口完全好了才能拆纱布!”

    “那是,儿子结合我跟你的基因,肯定要比我聪明啊。”黎川直接承认自己不如儿子聪明了。这种涎皮,真是开了白锦的眼界了。

    最终,黎川还是苦逼地被白锦压着又去了一次医院,经过检查,得到医生的准可,说拆了也可以,只是平时要注意别提重物之类的,白锦这才作罢。有时,她真恨不得踹黎川两脚,这个男人有时强悍的可怕,有时脑袋里就会多出两坑洞,干出让她磨牙切齿的事情。

    然而她刚跟黎川回来不久,正准备去厨房做饭的时候,羊叔又来“报到……”了,言称董事长有吩咐,今晚要一家人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