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28章 她要报仇(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28章 她要报仇(3)

    也因为这顿责骂,白锦便很少再去储物间,黎川问起她最近怎么不去储物间看书了,她又不敢说是被马晓珍责骂了一顿,只说待腻了。及至后来,在储物间发生那件事,这里便不再是她的“乐园……”,而是她跟黎川婚姻走向滑铁卢的开端之地。

    她的笑容夹杂了一些苦涩,不再回忆过去的那些事,对小薇道:“不是说要种花,还不拿上去?”

    小薇只觉得白锦的笑容从阳光明媚变成苦涩连连,看着总觉得有些心堵,再加上简婷又回来了,太太就算心胸宽广,心情也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别提议:“太太,你跟我们一起去种花吧,羊叔买来不少新品种呢。”

    “你去吧,我想再在这里待会儿。”白锦道,小薇只得“悻悻……”地哦了一声,抱着花盆离开。

    白锦站起,朝着几排书架的后面走去,靠着墙的位置放着一张木桌,木桌两旁放着椅子,颇像图书馆里桌椅的放置。只是桌子上的花色桌布已经不见了,桌子上放的也不再是一盏精致的台灯、茶或者点心,而是堆着一个纸箱子,连椅子上都放着一些杂物。

    白锦伸手触过去,便染了一指肚的灰尘。

    侧头,她朝着昏暗的书架小径看过去,当抬头看到那本放置在最高层的红皮书时,她的心还是狠狠一颤。

    当年,就是在这里……

    “谁!”白锦低喝一声,书架阴影处出现一个浓浓的黑影,听到她的声音,影子慢慢从书架后转了出来。

    “大伯母?”白锦微微惊诧地看着阴暗处的中年女子。

    黎大伯的妻子,准确的说,是第二任妻子--冯培。

    据说黎大伯跟他前妻本是青梅竹马,后来冯培介入,别人眼里的幸福家庭就这么支离破碎。他前妻带着儿子黎阅离开,听说出国定居了。黎大伯后来就跟冯培结了婚,两人婚后有一子,黎浩。目前在外地的分公司任总经理。

    冯培原是个画家,听说多年前还办过画展,但嫁入黎家后,就鲜有作品出世。白锦瞧见她拿着铅笔,惊讶地问道:“大娘,你在这里作画?”

    冯培朝她温柔一笑,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墨绿色绣着大片荷花的旗袍将她美丽的身姿全部凸现了出来,头发挽起,颇有民国的风味:“这里比较安静,又有独特的韵味。对别人来说这里只是个脏乱的储物间,对我来说,却是生活的真实写照。”

    白锦又看了一眼那本红皮厚书,终是忍下心中的浮悸,她走过去,矗立的三脚画架上,白色的画纸上素描着她身旁的那些陈腐的书架以及陈腐的空间,寂寂的过道里有一个女子的侧影,抬眸望着书架,书架的顶端是一本书。

    这不是……她吗?

    “我是看着你站在那里,独成一道风景,便画了下来。”冯培微微一笑,尽显温婉,“美女就是美女,站在哪里都是亮丽的。”

    “大伯母,你画得真好,我都快认不出自己了,你把我画得也太美了。”白锦不禁赞道。

    除了黎四伯母,其实,她跟黎大伯母、黎二伯母都接触很少,黎二伯母是个没性格的,黎大伯母却是性格鲜明的女子,也难怪黎大伯会为了她跟原配妻子离婚,据说黎大伯跟他前妻离婚时曾这么说,他以为跟她在一起是爱情,但跟冯培在一起后,才知道什么是爱情。这番话若是被秦以涵听见,肯定又要骂渣男了。

    “哪有,是我今天好运,撞上了一处好风景。”黎大伯母朝书架看去,“你是在看那本书吗?你是不是想拿那本书?这里有梯子……”黎大伯母看了看,指着墙角的一架木梯道,“唔梯子在那儿。”

    白锦看见那架木梯,心里又是一缩,很快便移开了视线:“不,我只是来看看这里。”

    “来看看?”黎大伯母微微惊讶,随后了然笑道,“我记得了,这里对你来说也不一样吧?我可听说过,你那时跟小川总爱往这里跑,弄得我们都好奇这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吸引着你们这对小夫妻。还有,你怀孕……”

    黎大伯母忽然打住,看到白锦脸色不太对劲儿,便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去者不可追,来者犹可为,你跟小川,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白锦莞尔一笑:“我知道。”

    跟着黎大伯母一起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响起的一声“当……”的钟摆声,吓了白锦一跳。黎大伯母笑道:“是不是被吓到了?现在应该是四点了,那口钟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准时。”

    当……咔嚓咔嚓……

    随后还有闹钟的声音。

    那声音瞬间像是一根针跳动了白锦的神经。

    白锦循着声音过去,打开一扇小门,里面是个更小的储物间。她一进去,都傻了眼,因为除了那座发出让人震耳欲聋声音的落地钟,房间里还摆满了各种旧表,挂了满墙都是。但除了落地钟跟一个小巧的闹钟之外,其他的钟表都是静止不动的,所有的时刻都指向了十点。

    ‘是男人!绝对是个男人!而且他给我打电话时,我还听到了落地钟钟摆的声音还有咔嚓咔嚓奇怪的声音,对了……还有闹钟的声音,我还在想这个人是不是在钟表店给我打的电话。’。

    那天,跟着黎川一起去“审问……”李小七,李小七的话她依旧记得很清楚。

    落地钟摆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有闹钟声……

    那个给李小七打电话的男人……是在这里打的?

    有黎家的人跟段立雪一起勾结,陷害她跟许明笙?!

    “这钟年头太久了,里面的机械都出了问题,所以才这么咔嚓咔嚓的。我原本以为它走不了了呢,但上了发条后,它又走了起来。这钟都不轻易放弃自己,人却早早地将它抛弃了。”黎大伯母拿过一块抹布擦着钟身。

    白锦还在为自己刚刚的发现震得心都在发出响动,再看向黎大伯母对那座落地钟如此珍爱的模样,以及满墙的钟表,不禁问道:“大娘,这些钟都是你放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