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26章 她要报仇(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26章 她要报仇(1)

    这湖在这所大院建起的时候便有了,池中养的锦鲤,据说活得最老的也有几十年了,长到了一米多长。

    白锦望着那道身影,简婷坐在轮椅上,独自待在池边,她也被玉兰树的树荫所遮蔽,整个人远远望过去显得茕茕孑立,形单影只。

    白锦没有打算过去,耀武扬威去把她赶出黎家?只怕就给了老爷子口实,如今一动不如一静。白锦刚要离开的时候,简婷手里捏的一张纸飞了出去,她顿时着急起来,转动着轮椅想要去捡掉在地上的照片,轮椅一入了草地,咔嚓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她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白锦依旧远观着,瞧见简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似乎在颤抖。

    默了一会儿,她最终抬脚走过去,就见简婷狼狈地趴在上,“呜呜……”地哭着,哭声很小。

    白锦先是将轮椅扶好,又搀扶起简婷:“别哭了,起来吧。”

    简婷身体一颤抖,当抬起泪眼看到扶她的人竟是白锦的时候,顿时变得惊恐无比,她一把推开白锦,尖声叫道:“你想干什么?!”她左右看看,发现四周无人,变得更加恐惧,不断地后退着:“救……救命……吴阿姨!吴阿姨!”

    简婷尖着嗓子大叫起来,俨然像是碰到想要杀她灭口的匪徒一般。

    可是没有人出现。

    白锦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一声,这简婷是把自己当成了洪水猛兽,莫非,她是觉得黎川逼她去脱胎,是自己逼黎川去这么做的?

    “你去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叫吴阿姨。”欺负一个孕妇,她还没那么没底线,只是刚走了两步,便看到了一张照片躺在绿茵茵的草丛中,甚是扎眼。

    白锦伸手捡了起来,是黎川跟她的合影,还tmd是床上的合影!黎川躺在床上,看模样是睡着了,而简婷依靠着床,靠在他肩头,一副羞涩甜蜜的样子。瞧着,真tmd幸福啊!

    白锦手指微微用力,心上就像扎了刺一般地难受,让她想要把这张照片撕了,她的指甲深深抠进照片里,声音也愈发地冷了:“简小姐,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回来。你不过是黎川因为对我念念不忘所找的替身,你跟……以前的我倒是挺像,单纯……无知。黎川根本不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过是老爷子手里的工具,老爷子最讨厌的就是情人还有私生子一类的东西,就算你把孩子生下来,他也不会像对我儿子一样对你的孩子。你要是真想为你的孩子着想,你就该离这里远远的……”

    白锦又低头看着手里的照片:“黎川现在是我的老公,你若还有妄想,想要得到他的心,也别觉得我就是个好相与的。他是我的,永远不会是你的。”

    白锦“趾高气扬……”地离开,见到吴阿姨出来,白锦才道:“简小姐在那边摔倒了,起不来了,你最好过去看看。”

    吴阿姨连忙过去了。

    白锦将照片捏成一团,紧紧地攥在手里。

    夏尔若说,她是自己的替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么在停车场夏尔若所说的她是别人的替身,是骗她的?如今,自己“得意扬扬……”地对简婷说,她也是自己的替身,其实白锦心里也并未肯定。

    只不过,在跟黎川经历一场生死之后,明白他对自己的心意,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后,是不是替身,她已经不在乎了。替身又如何?如真的只是替身,黎川又怎么会为她要死要活,还做了这么多的事?他心里装的是现在的她就够了。

    吴阿姨将简婷扶起重新坐回轮椅:“简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简婷浑身都在打颤,她紧紧握着轮椅的扶手,只觉好冷好冷。那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白锦一靠近她,就让她感到无比恐惧。

    那个女人说,她像过去的她……所以三爷才会瞧上自己,让自己做他的情人吗?

    她是够单纯无知的,黎家人过来派人接她,说要把她接到黎家的时候,她还好一阵欢喜,一直想着是不是黎川让人来接她过去的,是不是黎川要娶她了?可去了之后,才知道,黎川已经跟那个女人结婚了,她不过是以情人的身份被接进来的,那她是什么?又算什么?

    即使黎川对她冷酷无情,逼她打掉孩子,让她痛苦绝望,可是她还是爱着他。如果没有那个女人的出现,黎川依旧会在她身边。他替自己处理父亲的丧事,将只想着要钱来找她跟母亲麻烦的哥哥修理得再也不敢为难她们,黎川……心里其实是有她的吧?

    在黎家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期盼着黎川能来看她一眼,看她肚子里的孩子一眼,可是,一天天等待,一天天落空,她日日能看到他出入黎家,但从来不会看她一眼,他的眼里只有白锦,每一天里的所有时间似乎都是跟那个女人待在一起,不会烦,不会腻,他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神,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宠溺与深情。

    终于有一天,她等来了他,因为是黎董事长的命令,让他陪着她去产检。当她看到他出现时,她激动无比,想要说的话哽在喉头,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句。但黎川冷酷的神情,让她的心又冷寂下来。

    半路上,他说,要她打掉他们的孩子,他不会让一个孽种留在世上。孽种?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就是他的宝贝?她跟他的孩子就是孽种?这一刻,她才知道他的心到底有多冷情。除了白锦,任何女人都走不进他的心吧?自己在他心里如果之前还有一点儿位置,如今也早已没入了尘埃。

    可是,她想要这个孩子。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她打开车门,从车上滚了下来,不顾生死。她的胳膊、腿都摔断了,一个人住在医院里,他还是一眼没有来看过他。直到黎家表小姐过来才告诉她真相,黎川坚持要打掉她的孩子,是那个女人一手策划的。那个女人容不得她生下黎川的孩子,所以千方百计地让黎川逼着她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