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14章 你不过是她养得一条狗(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14章 你不过是她养得一条狗(3)

    一个冰冷的现实逐渐浮出甄晓晓的心底。

    康华最终从刘悦的电脑里搜出了买迷情香水的记录,还从她家里搜出另一瓶迷情香水。

    “还有备货,你倒是准备得很全。”白锦冷讽道。

    三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刘悦,甄晓晓走过去,鄙视着她:“刘悦,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吗?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刘悦见事情败露,她身子一软,靠在了桌子上,低下头,惨淡地笑了一声:“对,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

    甄晓晓握紧了手:“为什么!”

    刘悦抬眸望着她,眼泪就流下来:“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你长得不男不女,你身上哪点儿有女人味儿了?要胸没胸,要身材没身材,你哪里比得了我!为什么你还有像许明笙那样好的男人喜欢着?还有你,白锦……”

    刘悦眼眸中起了妒火:“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给你前夫戴了绿帽子,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明白,你前夫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

    “你们有理想有规划,事业爱情一帆风顺,身材好,前途光明,我也不比你们差,为什么你们就过得比我好!为什么我找的男人他就对我不好,还对我家暴,甚至……”眼泪不停地顺着她的脸流下来,“……逼着我去做妓女!”

    白锦跟甄晓晓皆是一惊,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种内幕。

    刘悦顺着桌子慢慢滑座到地上,她神情已近呆滞:“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跟我男朋友是在一次联谊会上认识的,开始的时候,他对我很好,很爱我,后来我们就同居了,我才发现他好赌成性,我挣的钱和他挣的钱都被他败得差不多了,我们没钱了,他就逼着我去卖淫。我不肯,他就打我,我逃过两次,都被他抓了回来,每一次都被他打得半死,我再也不敢逃了,逃了也会被他抓回来打死。”

    “……我卖过很多次……”刘悦笑了一声,“有一次,我要采访的人物就是我的嫖客,我就在他的办公室里被他强奸了……为什么只有我活得这么惨,为什么,你们身边都有好男人?我嫉妒,我嫉妒得发狂……所以,今天我发现,我找的机会来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抓住,我想要你们跟我过得一样惨,不,比我还惨,我这样才能开心。”

    空气流通不畅,白锦看着刘悦万念俱灰的模样,只为她感到悲哀。看别人过得好,自己就不舒服,刘悦的这种心理真是太过可怕,可是她又怎么就这么断定她们就比她幸福呢?她们唯一的不同,不过是找的男人的不同,刘悦看不到,她“幸福……”的背后又是何等的辛酸、如履薄冰,比如现在,她就处在一个巨大的火坑里,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不得而知。

    甄晓晓还是心肠软,她蹲了下来,握住刘悦的手:“你为什么报警?为什么不把你的遭遇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你把那个渣男甩掉!”

    刘悦哭着笑着问:“报警?告诉你们?你们是要我告诉所有人我是一个妓女吗?”她一把推开甄晓晓,“得了,甄晓晓,收起你的这副假面具!我不需要你们同情!陷害许明笙跟她,我从来就没后悔过!看到你们身败名裂,被人唾骂,我心理现在真的是很舒服。你们可以让警察来抓我,可以让我坐牢,但你们身上的污点是一辈子都洗不掉了!就算有人相信,可所有人都喜欢八卦,现在根本没有人愿意去相信所谓的事实,他们只愿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以后,你们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指着你们说,你们有一腿!”

    甄晓晓震惊地看着刘悦,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嫉恨他们到如此,许明笙将甄晓晓扶起来,也凝眸盯着刘悦,只感觉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白锦走过来,看着刘悦:“你确实要去坐牢,不过,你甘心吗?”

    刘悦抬头看向白锦,白锦注视着她道:“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是办不到的,你充其量不过就是别人操纵的工具。指使你的人,你是知道的吧?我猜,这个人是用发现了你卖淫的事威胁你,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替这个人背黑锅?只要你说出这个人是谁来,我们就顺手再帮你一个忙,让你男朋友也陪着你去坐牢,我们可以保证,让他坐得时间比你更长,以后即使出来也不敢再去找你麻烦。还有……他欠你的钱,也会让他给你加倍地吐出来。”

    刘悦瞳孔骤然一缩,她紧紧盯着白锦:“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说的那些话,你又凭什么能做到?!”

    “就凭他是个大明星,”白锦朝着许明笙一扬下巴,“还有黎三爷的能力。”

    “你以为,你们凭一个栽赃嫁祸的报道就能毁了我们?许明笙是个明星,就算让他沉寂一两年,他复出后依旧会是个明星;而你以为黎三爷又是吃素长大的吗?你可以问问许明笙,敢给黎三爷下绊子的人,有几个人会有好下场?”

    白锦的这份自信,让刘悦知道她并没有说谎,她真的可以帮自己……

    刘悦迟疑了,半晌,她才说话,眼中冒着恨意:“你说得没错,我是被人要挟的,他那天逼着我去酒店陪一个男人睡觉,当时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她知道我在fe工作。之后,她就用这件事一直在威胁我,让我找机会陷害你。我看得出来,她很恨你,恨不得你去死,你也一定认识她。”

    刘悦看着白锦,吐出一个名字。

    丝毫,不出白锦的意料之外。

    段立雪。

    “……就是段立雪让我买的迷情香水,让我趁机对你使用,再让你跟一个男人上床,她想毁了你的婚姻。”

    “我不光给你老公和甄晓晓发了信息,我也给许明笙发了信息。因为今早我知道你要临时负责许明笙的拍摄工作时,我就给段立雪打了电话,这个计划,其实也是她告诉我的。她还告诉我,你们昨天跟许明笙吵架了,只要用你的名义约许明笙谈谈昨天的事情,许明笙一定就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