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12章 你不过是她养得一条狗(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12章 你不过是她养得一条狗(1)

    她冷笑一声:“你把我带回来,真的是为了让他们认可我吗?我从回来后,哪一天不被你的家人唾骂、指责、刁难,我因为你被你的家人打了无数次,我这一身的伤都是拜你所赐!”

    白锦扯开自己的袖子,露出斑斑伤痕:“这不过才是一部分,你知道我身上现在有多少旧的伤疤!你知道么?我现在都不敢照镜子,都不敢穿露背的裙子,甚至连脖子都不敢露出来,因为这些地方都是伤,都是因为你,我才受得伤。我看到自己的身体,我现在就觉得自己丑得让自己都恶心。你却每天都在欣赏我的这些伤疤,黎川,看到我受这些伤,你其实很开心吧?”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就是让我活得生不如死是吗?黎川,我受够了!现在,因为你,我连儿子都见不到了!我们,离婚吧!对我来说,你根本是我的枷锁,你给不了我任何幸福!”

    白锦甩开了黎川,看他沉浸在一片阴影之中,仿佛整个人都被黑暗吞噬了。

    “我跟他离婚,但我要现在就见我儿子,现在、马上!”白锦掷地有声地道。

    黎老爷子审视地看着她,似乎不相信她说得是真的:“在你们完全离婚后,我会让你见到你儿子。”

    “明天,就让我跟他去办离婚证。”白锦一分钟也不愿意耽搁似的,她看向黎川,眼神里尽是冷绝。

    黎老爷子悠悠站起,拿过拐杖:“这个女人要比你有魄力,你跟她儿子比起来,你不过是她养得一条狗,你要是还不清醒过来,趁早跟你妈一样,拿着刀子去抹脖子!我黎业苍就当从来没有过你这个孙子!”

    他的目的达到了,白锦的话已经像匕首一样插进了他这个孙子的心窝子里。被自己深爱的女人抛弃两次,他倒要看看,他这个孙子是不是还这么贱地往上贴!

    没错,他就是故意当着黎川的面儿,让白锦选择。就算他这个孙子再爱白锦这个荡妇,他也相信这种感情是有底线的,既然阻止不了黎川爱这个贱人,那就让这个贱人一次次来伤他吧,等他被彻彻底底伤透了心,自己也就不会那么执着了,根本不用再劝再阻挠,他自己都会选择放弃。

    黎老爷子离开,让黎川独自品尝着这种痛苦。

    冷风袭来,白锦一个人走在黎家宽敞的大路上,风一吹,眼泪变哗哗流下。

    “汪汪汪!”大毛、二毛又跟着跑了出来,二毛叼住了白锦的裤脚,往回拽,大毛一直冲她叫着。

    白锦蹲下身,搂着两条狗,把脸埋进松软的狗毛里“呜呜……”哭了起来。

    她失魂落魄地走着,大毛、二毛就巴巴地跟在她后面,她只感觉好冷,浑身都冷。忽然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将她拖到了阴暗处!

    白锦被抵在了墙上,男人粗重的呼吸喷薄在脸上,让她的脸色顷刻就沉下来:“顾歆臣,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黎家,不想被你未婚妻看见,你就滚开!”

    顾歆臣扣着她的手,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你不是跟许明笙都睡过了吗?还跟我在这里假装什么正经!”

    “顾歆臣,你是真的活腻了吗?黎川可还在这里,你不怕他剥了你皮!”白锦挣扎了两下,但她身上本来就有伤,此时根本就对付不了顾歆臣。

    顾歆臣又凑近:“还想用他威胁我么?你为了你儿子可是他都舍弃了!你现在喊啊,让他过来,看老爷子还会不会还给你儿子!”

    “顾歆臣,你这个畜生!”白锦咬牙骂道。

    顾歆臣嗤笑了:“我是畜生,你是万人睡的婊子,咱俩还是绝配,比你跟黎川要绝配多了。你既然连许明笙都敢睡,以后不如就做我情妇,我会让你比跟黎川在一起快乐一百倍!”

    白锦眼里尽是轻蔑:“你能让我快乐一百倍?你让我恶心一百倍还差不多!你哪点比得过黎川呢?你连给他舔脚趾的资格都不够!顾歆臣,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我让你在这个家再也待不下去!”

    “你喊啊,我不是让你喊了?”顾歆臣掐着她的脸,“白锦,你这个婊子,我今天就在这里要了你!黎川也一定想亲眼看看你怎么在我身下求欢。”

    顾歆臣的嘴就往白锦身上凑,大毛、二毛一看白锦受欺负,两条狗就一直汪汪地叫着,大毛一口咬住顾歆臣的衣服就往外扯,二毛更是不客气,一口直接咬住了顾歆臣的腿。顾歆臣“啊……”地叫了一嗓子,白锦再用力一堆,就倒在了地上,两条狗开始叼着顾歆臣的衣服左右撕扯。

    白锦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没有叫大毛、二毛松嘴,这时,一束手电照了过来,白锦转头看去,就瞧见了桑经。

    桑经的手电再往下一照,就照到了那“惨不忍睹……”的一幕,但他跟白锦一样,选择了漠视。若是被三爷瞧见,只怕顾歆臣就不是被狗咬的一幕了。

    “太太,我叫辆车送您回去。”桑经道。

    “大毛、二毛。”白锦这才叫大毛、二毛停下撕咬的狗嘴,此时顾歆臣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大毛、二毛扯成了布条,一条袖子还被大毛给撕拉一声扯了下来。大毛叼着袖子,跟二毛摇着尾巴来到白锦跟前“邀功……”

    白锦伸手抚着大毛、二毛,冷眼瞧着快变成乞丐的顾歆臣,便迈步离开。

    “白锦,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求我!”身后传来顾歆臣的怒吼声。

    白锦翻了个白眼,连步子都没停留。桑经就在远处瞧着顾歆臣:“表姑爷,我这就回去通知表小姐,说您被外面来的野狗咬了,让表小姐马上送您去医院打破伤针。您若是得了狂犬病,整个家都要鸡犬不宁了。”

    连大毛、二毛的罪都轻轻揭过去了。顾歆臣如今也只能自吞苦果,因为不仅白锦一个人在场,桑经也在场,他要是说自己是被大毛、二毛两个畜生咬的,只怕桑经会将今夜之事抖搂出来。

    白锦不禁看了一眼桑经,这个人平时跟在黎川身旁,不声不响的,却是黎川最为信任的人吧?此时他这甩锅,倒是挺合她心意,但也可见,他平时就甩惯了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