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209章 黎川,我们离婚吧(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209章 黎川,我们离婚吧(1)

    白锦拉住他:“刘悦是我同事。”

    黎川瞧着她,一会儿,她才道:“这件事,跟许明笙和甄晓晓也有关,让他们去吧。”

    至少,要让甄晓晓知道真相。

    黎川朝桑经点了点下颌,桑经就知道,连忙就去做了。

    “黎川,我们回去吧,轩轩还在家里。”

    白锦不知道黎家现在已经闹成了什么样,轩轩现在放学也应该回来了,让他一个人在家里,她很不放心。即使回黎家面对的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不用担心儿子,我已经让小薇带轩轩去了别墅,今晚,我们先不回去,去别墅吧。”黎川搂住她的腰说,这又给了白锦一个意外,他连这点都想到了,却觉得有他在身边,真的是愈发地安心。

    她点头,能躲过一场暴雨,现在自然是最好的。

    许明笙被黎川关在了一个黑屋子里,按照黎川的指示,被泼了一声的冷水,才堪堪有些清醒。有保镖看他难受的样子,问桑经是否去给他找个女人。如今正是风口浪尖,这种事,自然是不能做的。

    桑经去让人找了柏医生,许明笙就浑身湿透地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形容狼狈得很,只是一双手攥得死紧,额头也青筋直冒,看着是忍得痛苦。

    及至柏医生来了,轻声让许明笙换身衣服,他也一动不动。柏医生瞧向桑经,他也一脸淡漠的样子,柏医生便也不再问什么,给他检查过后,直接将输液针插入许明笙的血管。

    一直到了深夜,许明笙就那么一直坐在屋子里,不声不响,活像块石雕一样。直到桑经跟黎川审完李小七回来,问向一直看管许明笙的人,保镖都直摇头:“一直到现在,他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走出房间一步,甚至一口水都没喝过。他这么长没上厕所,会不会憋死啊?哥,三爷怎么说的?废了他么?”

    敢勾引三爷的女人,就算许明笙是个大明星,只怕三爷想要废了他,一样可以让他消失在大众面前,更何况,这件事已经在外面炒得热火朝天,许明笙就算是消失了,别人也只会认为他不敢露面。

    “三爷的事,你们最好都把嘴巴闭紧点儿,不该说的别说。”桑经警告道,保镖立刻禁言不敢再乱说了。

    桑经推门进入,如同他刚刚离开一般,许明笙真的还保持着一个姿势。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输液瓶里早就没了液体,空空地挂在那里,许是输完液他自己都没注意,后来有人发现了才给他拔掉,导致血液回流,流了他一手,都滴落到了地上,此时已经干涸。

    他这种万念俱灰的神情,倒是让人觉得可怜了。

    在感情上,许明笙倒是跟三爷有些相像,只是比起魄力来,他却要逊色三爷许多。

    桑经站了好大一会儿,许明笙都没发现他似的。

    “想不想知道外面现在都发生了什么?”桑经敲了敲门,开口问道。

    许明笙还是没反应。

    “你跟太太的事已经被人曝光了,现在外面都是关于你们的八卦,三爷跟太太整天都在处理这件事。”桑经声音没有丝毫的波动,“你是三爷一手培养出来的,你要看着自己的事业被毁了吗?”

    只是许明笙还是恍若未闻。

    桑经叹了口气,道:“三爷让我过来转告你一件事。你跟太太是被人陷害的,有人用了太太的手机同时给三爷和甄晓晓发了信息,是有意引他们过去,看到那一幕。现在,太太查出来这件事跟她的同事刘悦有关,三爷的意思,是让你跟甄晓晓去问个清楚。刘悦的地址,我们已经查出来了,甄晓晓会被直接带过去,你不去看看?”

    许明笙这才缓缓抬起头,眼中尽是撕裂之色,嗓子有些喑哑地问道:“……在哪儿?”

    桑经将一张纸放在床边:“三爷想知道幕后指使人是谁,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许明笙盯着那张纸,慢慢地拿过来,起身就朝外跑了出去。

    看过白锦跟黎川、许明笙跟晓晓,桑经是打定了主意,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个既温柔又自立,而且情商要特别高的女人!情商低,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夜,太多波折。

    白锦自然是不想回医院的,但又怕轩轩看到她浑身是伤又哇哇大哭,便穿了长衣长裤,遮掩了一身伤痕,唯有脸上的青肿是遮不去的。

    黎川看着她换上衬衫,极为利落干练的打扮,可是依旧扎得他心疼。她低头要系扣子,他拉拢她的衣衫:“我来。”

    他一粒一粒给她系上了扣子,白锦低头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右手是明显的吃力。她忍不住抬手摸过去:“你骗我的是不是?”他骨折打石膏才多久,怎么可能不疼?就是他后背上的伤都没好利索。

    “没你疼。”黎川短短三个字,又让她握紧了他的手:“我不疼。”

    从知道自己没有再“背叛……”他开始,就算是肉疼,但她的心却不疼了。

    黎川轻轻抱住了她:“我心疼。”

    白锦靠在他肩上:“有多疼?”

    “想替你疼。”

    她浅浅一笑:“够了。”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最终,黎川还是被白锦压着去了医院,重新打了石膏。

    别墅。

    因为黎川跟白锦搬回去住了,所以,别墅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人,除了一个看大门的保安外,里面除了小薇和轩轩,就只有两个保镖了,此时也在门外站着。

    轩轩坐在楼梯上托着下巴问:“小薇姐姐,爹地为什么要你把我带到这里来?”随后又扬起脖子道,“太爷爷和奶奶他们是不是又欺负了爹地和妈咪,不想我知道,所以才让我来这里的?”

    “不是啊,小小少爷,你不要多想,这次小薇姐姐真的没有骗你,是三爷让我带小小少爷来这里的。三爷跟太太也许有事,但他们一定会来这里的,因为小小少爷在这里啊。”小薇实在觉得轩轩太过聪明,上次被骗过之后,他就一直记得,不管董事长跟三爷的母亲说什么,他都不信了,什么事,都说“我要去问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