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93章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93章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3)

    但,眼下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黎川并没有回来质问老爷子,白锦更没动用法律把这件事宣扬得天下皆知来给自己出气,而她,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回来了!不怨也不恨,更没有在回来时就去找黎老爷子撕逼!

    诡异,实在太诡异了。

    袁昕眉一下不知道白锦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别说袁昕眉,就是整个黎家都因为白锦的回归再次躁动不安起来。

    马晓珍跟黎晶是一直在骂,只是脑容量有限,骂来骂去也就那么几句,更不敢跑到白锦面前直接骂。

    “她回来了?”黎老爷子稳如泰山,听到羊叔的报告,只是眼睛微微一怔,带着吓人的目光,随即又用沉重的声音问道,“阿川呢?”

    “三小少爷还没回来。”羊叔道。

    黎老爷子不再说话,也不知在想什么。羊叔道:“跟三小夫人一起回来的,还有小小少爷。最近因为您跟三小少爷最近关系一直很僵,公司里已经有很多流言蜚语,只怕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

    羊叔点到为止。

    黎老爷子眯着眼冥思着。

    “咚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羊叔走过去打开门,当看到白锦跟轩轩时一愣。

    “三小夫人?”

    “我带轩轩来想见见爷爷,不知爷爷是否有空见我们?”白锦拉着轩轩,神色恬淡。

    白锦竟然主动来见老爷子,羊叔不禁有些错愕,但他还是道:“您稍等。”

    白锦点头,羊叔进去禀告:“董事长,三小夫人带着小小少爷就在门外,她说想见您。”

    黎老爷子的虎目再次睁开,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让他们进来。”

    羊叔领命而去,打开门:“董事长请你们进去。”

    白锦带着轩轩进入,羊叔便离开了。

    黎老爷子威严地看着她,轩轩吓得躲到了她身后。白锦将轩轩拉出来:“跪下,给太爷爷认错。”

    轩轩仰头望着妈咪,随后就规规矩矩地跪下,稚嫩地说道:“太爷爷,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骂太爷爷是坏人。太爷爷是爹地的爷爷,也是轩轩的亲人。以后,轩轩再也不敢骂太爷爷了。还望太爷爷看在我年纪小不懂事上,不要再生我的气。”

    轩轩说得有模有样,是个人都不忍责怪他。黎老爷子望着他,这孩子虽然是白锦生的,却是黎家名正言顺的第一个曾孙,懂事又聪明,饶是他,也禁不住想要疼爱这个曾孙一番。

    黎老爷子的眼神就柔和了一些:“起来吧。”

    轩轩爬起来,就乖乖站姿白锦身边,白锦低头对他道:“先出去找你小薇姐姐玩会儿。”

    轩轩立刻拉开门跑了,跑出来才松了一口气。在他眼里,太爷爷真是太可怕了。

    “谢谢爷爷您不再责怪轩轩。”白锦说道。

    黎老爷子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常是怎么教育你儿子的,有其母必有其子,你儿子会骂我是个坏人,都是你教他的!你是要让他恨我!”

    白锦没想到黎老爷子会直接质问她,但也足见轩轩在他心里的位置。

    “我从未跟轩轩说过让他恨谁,是爷爷您那天带着婆婆和晶晶他们来大闹了一场,轩轩他是个小孩子,但他也有谁好谁不好的概念。爷爷若真希望轩轩也喜欢您,您就不该当着他的面儿做让他觉得不好的事情。”白锦不卑不吭道。

    黎老爷子一拍桌子,震得屋内都都是回音,甚是可怕:“你是在指责我?我的孙子差点儿因为你没了命,我就算是弄死你,也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

    “我若死了,黎川他说过,会陪我一起去死。”白锦意有所指地说,“我死不死,对爷爷来说无足轻重,但黎川若是跟我一起死了,爷爷,你在有生之年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合适的继承人。”

    黎老爷子顷刻就铁了脸色,迸射出要杀人的骇人气势。

    “我回黎家,只是因为黎川,因为我欠他太多,因为我爱他。我从未想过让他因为我就舍弃黎家,舍弃爷爷、婆婆和晶晶。我回来,只是想跟他好好过日子,一起把轩轩抚养长大。如果爷爷执意要将我赶出黎家,我无话可说,只不过到时最痛苦的只有您孙子黎川而已。一边是您,一边是我,您和我就静观他痛苦的模样好了。”白锦依旧冷着声音说,仿佛黎川到时会如何痛苦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我想和爷爷说的都说完了,孙媳妇先告退了。”白锦说完就走。

    “你想跟他好好过日子,不争不闹,但我这个家已经被你闹成了什么样子!站在我孙子身边的人,就算是个二婚女人,我也绝对不允许是像你这样给他戴过绿帽子的女人!”黎老爷子的低呵声在身后响起,白锦的心底又被刺了一下。她还是走了出来,就听到屋内传来咣啷一声--黎老爷子气得摔了什么东西。

    她略略握紧门把,呼吸之间,后背依旧在泛疼,心也在隐隐的泛疼。

    这个家,果然依旧是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黎川是下午就回来的,一回来,便问:“你去见过爷爷了?”

    “你怎么知道的?”白锦瞧见他回来,并不是特别惊讶,挑眉,“消息得到得挺快。”

    黎川一噎。

    白锦也没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能在黎家立足,自然有他自己的办法。

    “你就因为这件事就跑回来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你要在医院多住几天,直到伤全好了。”白锦像教训轩轩一样问黎川,更让他窘迫:“我还不是担心你?”

    白锦上前,伸手勾起他的下巴,见他难得露出几分愣头儿青的样子:“担心我被爷爷赶出去?还是担心,我被爷爷威胁到了,举手投降?”

    “你会投降么?”他唇角勾出一个邪邪的笑容。

    “看你表现,不如我意,我为何要留在这里吃苦受罪?”白锦晃了晃他的下巴。

    黎川更是被白锦这动作弄得心里痒痒的,没有女人敢对他这样,她是唯一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