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79章 堕胎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79章 堕胎

    “有我在,没人敢动你跟轩轩,包括爷爷和我妈。”黎川丝毫不将老爷子的决定放在眼里,只因,如今在他眼中,轩轩跟她才是最重要的。老爷子也根本不敢再逼急了他,他是个真会为了女人放弃一切的男人。

    “我知道。”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二叔,刚才是什么意思?”

    她又不是傻子,看着黎二伯的表现,直觉告诉她,好像黎二伯早已“知晓……”鉴定结果:轩轩不是黎川的儿子。可事实与他“知晓……”的相反,他就有些歇斯底里了。

    “小事情,我会处理。”黎川冷眸泛起了冷光。

    那就是真有事情?

    白锦没再问,如今可以肯定的,便是黎二伯可能也加入了“要她滚出黎家……”的队伍。

    呵,这倒是越来越热闹了。

    白锦再出去的时候,黎家人已经都散了,空荡荡的大厅一个人都没有,想到刚才的闹剧,她便觉得很是可笑。

    从汽车里拎出东西往回走时,便瞧见了袁昕眉,袁昕眉一身火红的裙子,让她站在院子中颇是醒目。白锦走过去,两人对视,袁昕眉冷笑道:“你以为姥爷让你跟黎川回来住,就是认可了你的身份,你少白日做梦了。过不了多久,你还是会从这里滚出去。”

    白锦也是抿唇一笑,轻蔑道:“咱们两个,到底谁会滚出去,我还真想看看。”

    电光火花在她们之间绽放,白锦迈步离开,气得袁昕眉咬紧了唇。

    轩轩的房间本来被安置得离她跟黎川的房间较远,黎川一声令下,轩轩的房间就调到了他们隔壁。看到轩轩跟大毛、二毛玩儿很欢乐,丝毫没有受刚才之事的困扰,她便放心了一些,一边铺着床单,一边还哼着歌,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

    白锦却没发觉,顾歆臣从房间门口经过时,阴鸷的目光投过来,落在白锦妖娆的身上,又落到轩轩那小小的身影上,眼神更加幽森,透着种种诡异。只是一会儿,他就离开了。

    “妈咪,妈咪,那个坏叔叔刚才在门口看妈咪来着,他好可怕。”轩轩拽了拽白锦的衣角,白锦看他一脸怯怯的样子,再瞧向门外,哪里有什么阴影。

    “什么坏叔叔?”

    “就是坏叔叔,他刚才就在门口,一直盯着妈咪你看。”轩轩一定也不喜欢顾歆臣,因为他曾跟黎老爷子一起来医院欺负过他和妈咪。

    顾歆臣?白锦心中一沉,她现在跟顾歆臣、袁昕眉可谓是水火不相容,她跟黎川是大人没有问题,但轩轩还是个孩子。

    看来,真的有必要给轩轩上一节“安全课……”了。

    书房。

    羊叔正在整理书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他转头看到了黎二伯,便停了手头的工作。

    黎二伯将门一关,便气势汹汹地过来,直接将鉴定书丢在了羊叔脸上:“羊君君,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这份鉴定书没有变!你收了我的钱,却不办事,你信不信我告诉爸爸,让他把你赶出去!”

    羊叔却是始终面瘫着脸,不发一言,黎二伯要气疯了,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爸爸!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二叔,你就这么见不得爷爷有个曾孙?”突兀的,房间里传来恶魔一般的声音,吓得黎二伯浑身一颤,等他扭头看到像鬼一样出现在书房里的黎川,魂儿都要吓没了。

    黎川靠着沙发,左手揣着兜,虽然吊着一只胳膊,可依旧气势十足。

    黎二伯松开了羊叔,立刻笑容满面:“阿川,你在这儿,怎么都不吱一声,简直要吓死二叔我了。我怎么会不想爸爸有曾孙,那孩子长得虎头虎脑的,跟阿川你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二叔刚才不是还说,我儿子是我的野种吗?”黎川缓步走过来,“二叔这么快就改口了,倒是没意思透了。二叔刚才说要去见爷爷?正好,我跟你们一起去。我也想知道,二叔你到底让羊叔做了什么。”

    羊叔依旧沉默地站在那里。

    黎二伯满头虚汗:“没,没呀,我什么都没让你羊叔做。刚才你听差了,我是跟你羊叔说,他怎么那么慢才回来,不然,你们一家三口也不用受大家那么多指摘。”

    “是么,二叔?”黎川走到黎二伯儿跟前,笑容和熙,黎二伯心虚地点点头:“是……是……啊!”

    黎川一拳打了过去,黎二伯咣当倒在了地上,他惨叫了一声,不禁指着黎川大骂:“你个小畜生,你敢打我?!”

    “二叔,你再骂一句……”黎川又一拳打过去,黎二伯就捂着肚子蜷缩在了地上,疼得他脸孔都扭曲了:“你……你……”

    黎川蹲在黎二伯面前:“二叔,下次做事,要用用脑子。看在你是我二叔的份儿上,我只打你一顿,要是换了其他人,我肯定会让人废了他的手脚,让他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当植物人。你买通羊叔想要陷害我儿子的事,今天咱们就私了了。如果二叔不甘心,还想继续招惹我,二叔尽管来。”

    黎二伯额头渗出冷汗,脊背发凉。

    黎川站起,又看了一眼羊叔:“二叔就麻烦羊叔你把他送回家了。二叔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看看二娘了,正好让他们夫妻去团聚团聚。”

    羊叔点头,黎川拉开门离开。

    “羊君君,你竟然……竟然投靠了他!”黎二伯恨声道。

    羊叔依旧冷漠地瞧着黎二伯:“二少爷,你搞错了,我一直只忠于董事长一人。三小少爷早已知道了这件事,捅到董事长那里,只怕吃不了兜着走的会是二少爷你。我今天这么做,二少爷应该感谢我,是我救了二少爷一命。”

    黎二伯脸色一白:“这件事只有你跟我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是你,是你出卖了我!羊君君,这事,我跟你没完!”

    “二少爷,你以为换了一份假鉴定就可以让三小夫人离开黎家?以三小少爷的能力查清这件事并不难,到时,二少爷就真的丢大脸了。”羊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