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76章 亲子鉴定(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76章 亲子鉴定(1)

    “爹地,爹地,怎么都是胡萝卜,我想吃别的。”轩轩噘着嘴说。

    “爹地为了救妈咪受了重伤,爹地连鸡汤都不吃,只想吃妈咪做的胡萝卜,我们今天就陪着爹地吃胡萝卜。”白锦走过来说道,盛了一晚胡萝卜鸡蛋汤给黎川,随后又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到他嘴边:“尝尝,比鸡汤的味道如何?”

    黎川算是见识到了白锦的嫉妒心,简直是太可怕了,嘴里说着不在意,可做的每件事都表示她很在意!

    以前觉得她为自己吃醋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如今总算是尝到了,简直让他觉得毛骨悚然。以后不光胡萝卜是他的阴影,鸡汤更会是他的阴影!

    黎川喝了一口,还要违心地说好喝,桑经瞧着忍不住转过身,肩膀耸动。

    最难熬的时候终于过去了,因为轩轩没吃多少,白锦还单独给他开了小灶,吃得他肚子圆滚滚地才爬上床去睡觉,只苦逼了黎川,满肚子的胡萝卜,已经到了想吐的地步。

    晚上,白锦站在院子里,望着群星璀璨的星空,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只手臂搂住了她的腰,熟悉的气息便环住了她,她顺势就靠在了他身上。

    “你真的不生气?”黎川吻了她的脸颊一下,问道。

    “我生气有用吗?”她说,“就算我生气,你只会逼着我面对你。”

    黎川看着她那柔美的面庞:“你怨我?”

    白锦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伸手搂住他的腰,靠了上去:“以前怨。”

    “现在不怨了是吗?”黎川浅笑。

    白锦抬眸看着他:“黎川,你以前的那些烂情债,我可以不计较,但你以后若还敢招惹烂桃花……”她顿了顿,咬重最后几个字。

    “你想对我怎么样?”

    “把你踢出我的世界,继续好好生活下去。”

    “我进来了,就没有想过要出去。”他凝眸说道,沉沉的,落入她的心底,便拂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她听着他的心跳,强壮有力,让她感到无比的心安……

    既然黎老爷子都发话了,让他们回去住,也就更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东西也没多少要收拾整理的,又不是离开九原,东西可以随时回来取。除了轩轩要跟他们一起过去之外,小薇也会一起跟着过去照顾轩轩。毕竟,她在黎家并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人,小薇却是可以信任的人。

    “妈咪,我们要跟那些欺负妈咪和我的坏人住在一块了吗?我不喜欢他们,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轩轩一听说要跟着爹地和妈咪搬回黎家,跟那些在医院里欺负他妈咪,还骂他是野种的坏人在一起,就很不开心。

    黎川便是一怔,起初,要带白锦回去住,是他的一意孤行,如今有爷爷的要求,白锦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但他知道她不愿意,如今听到儿子也说讨厌那里,他便有些动摇了,开着车心思都有些不稳。

    白锦瞧了黎川一眼,情绪并未外露,她对轩轩笑了笑,道:“他们不是坏人,是你爹地的爷爷、妈咪和小妹,也就是你的曾祖父、奶奶和小姑。那天在医院的事,是妈咪跟他们有些误会。我们这次回去住呀,就是曾祖父提出来的,他很想见见我们家轩轩呢。他们都是你爹地的亲人,知道轩轩是你爹地的儿子后,一定都会很喜欢你。所以我们到了那里,我们一定要懂礼貌,不能再叫他们坏人,否则你曾祖父、奶奶呀、小姑呀会不高兴的。他们不高兴,就会让你爹地不高兴,你爹地不高兴……”

    “妈咪就会不高兴……妈咪不高兴,我就会不高兴。”轩轩接话道,让白锦跟黎川都无语,有时孩子太聪明早熟,也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你只要记住,他们不是坏人,是你爹地的亲人,要对他们有礼貌就好了。”

    “他们不是妈咪的亲人吗?”轩轩又问,白锦才察觉自己话里的漏洞,看了一眼黎川,正好与反光镜里他的视线相撞,她移开:“他们当然也是妈咪的亲人。”

    但她也只是这么对轩轩说说而已,那个大院里的人,除了黎川,谁也未曾把她当过家人,她也未曾将那里的人当过家人。这次回去,又不知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她要做的,只是守护好他们这个小家,至于其他人,她又不是圣母白莲花,自然是--他们想斗,那就来斗吧!

    医院。

    羊叔已经在那里等候了,黎川拿了鉴定报告,看都不看直接丢给了羊叔。羊叔看了一眼,再瞅向黎川离去的高大背影时,便暗暗叹了口气。

    白锦跟轩轩在这里等着,轩轩一见黎川进来,就立刻问道:“爹地,我是你的儿子吗?”

    “你不是爹地的儿子,还能是谁的儿子?”黎川揉了他的头发一下,轩轩转头就对白锦道,“妈咪,我是爹地的儿子。”

    “报告呢?你看了吗?”白锦一直表现得很淡定,问道。

    “我为什么要看?”黎川丢给白锦一个让她语噎的话,“这件事,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好吧,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以为,他虽然说相信,可心中至少还是会有所怀疑的。毕竟,他们已经离婚六年,轩轩长得又真的不像他,他会怀疑也是正常。

    车子启动,又缓缓上路,黎家大院越来越近,轩轩一直好奇地看着外面,戳戳点点,问东问西。白锦一边回答他,一边看向那城堡一般的黎家大院,迎面而来的,又是那种熟悉的压抑感。

    从跟黎川结婚,第一次踏进这里时,这里给她的感觉,不是富丽堂皇,而是一种深深的压抑感,就像一只被囚禁的怪兽,在苟延残喘,生活在这里面的人一个个皆似秃鹫,拼命啄食着它的血与肉。

    院门打开,车子又缓慢进入,一片的茵绿再次闯入眼帘,大毛、二毛正撒着欢地在草地上跑,轩轩一看到大毛、二毛,眼睛都直了,探着脖子往外看,兴奋地叫道:“妈咪,是大狗狗!两条大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