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44章 他深爱的人是谁(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章 他深爱的人是谁(2)

    白锦直接进了屋,皇甫旭便觉得身边又凉快了许多,也不管黎川脸色此刻多么不好,说道:“川,我先去洗澡喽,拖鞋在哪儿?”

    黎川的忍耐力几乎又要破表了,他冷沉沉地道:“你想要内裤,让暮泽给你送来,我们家的内陆都是我穿过的。”

    你的没有,白锦总没有没穿过的,他是不介意穿一穿女性内裤的。但恐怕他要是敢对黎川说出这种话,今天就要横死当场了。

    “楼下有超市,应该有卖男士内裤的,我救了你老婆一命,她应该愿意替我去跑一趟。”皇甫旭找到了一双拖鞋,便脱鞋脱袜要穿,身后忽然伸出一只魔掌,揪住他后领:“外面也有太阳,你也不用洗澡了,出去把自己晒干吧!”

    黎川打开门就要把皇甫旭丢出去,皇甫旭心中略一沉,眉眼一转,道:“她可正在气头上,你再把我丢出去,川,你可要想想后果。你信不信,我前脚出去,你后脚就要被她丢出来一起跟我晒太阳?她的性子,你应该更清楚。我在这里,还能帮你出出主意,让她能尽快不生你的气。”

    皇甫旭一席话正砸黎川心中此刻郁结之处,手一松,皇甫旭又平安了。

    “阿嚏……”皇甫旭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我先去洗澡,等会儿我帮你参谋参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要跟你说。”

    皇甫旭要穿拖鞋,黎川眼波略动:“那是我的。”

    他又去拿另一双,声音再起:“那是我老婆的。”

    皇甫旭却看到还有一双孩子的拖鞋,难不成还是他儿子的?

    “那是我儿子的。”

    皇甫旭自以为地“妄想……”就这么就黎川结结实实地击碎了,皇甫旭再也淡定不了了:“你儿子?你怎么会有儿子?”

    “我为什么不能有儿子?”黎川的脸冷了一层,难道他脸上写着“我就该天生断子绝孙?”

    “不……”皇甫旭语序都有些混乱颠倒了,不知道是被这个“卧槽,他怎么会有儿子……”的消息吓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感觉心里乱到了没底,他抓了抓自己湿哒哒的头发,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但舌尖还是直接把心思表达了出来:“谁给你生的?”

    “除了我老婆,没人配生我的儿子。”黎川的脸简直要黑成锅底了,他在别人的眼里就这么“种马……”

    跟白锦重逢前,他是找过别的女人,可到头来才发现,那些女人都是他照着她的身影找的。就算如此,他也没糊涂到“天下要遍布我的私生子……”,他不会让那些女人生下他的孩子。她们只是替代品,没有资格。

    “白锦……”皇甫旭脸色就白了一层,像是喃喃自语,像是不可置信,又像是在问黎川,“她怎么会给你生下孩子?你们都离婚那么多年了,她生下的孩子怎么会是你的?”

    这不科学啊!

    “她是在跟我离婚之后,带球跑的!”黎川的眼光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如今充斥心间的,除了白锦的话带给他的震动外,还有巨大的后悔。

    他那时就算折磨她,也不该放她走!让她带着他的种远走高飞,若不是她今天亲口说出,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个秘密!

    也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门开,黎川的最后一句话也飘到了白锦耳中。

    黎川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似乎她就是颗夜明珠,她动一动,他眼珠子才会动一动。

    而皇甫旭再看到白锦时,神色已经复杂了许多。

    他想不到的事情真是太多了,想不到她会真的会为黎川回来,想不到他们之间竟然连儿子都有了,想不到……自己对她竟真的是如此在意。

    白锦将干净的衣物和干净的毛巾都交给皇甫旭:“浴室就在那里,沐浴液什么的里面都有,缺什么,你再喊我。”

    皇甫旭接过衣服,自然都是黎川的,叠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出自女人之手。可是现在,那股轻浮劲儿在他身上已消失殆尽,他点点头:“我去洗了。”便不再多说一句,或者“挑拨离间……”一句,迈着有些萧条的步子进了浴室,关了门,隔绝了一切。

    白锦也已经换了衣服,此时又转身进屋,黎川沉甸甸地声音在空寂的屋子里响起:“我也要洗澡。”

    白锦却是没有理他,直接进了屋。

    黎川的手指捏得咔咔响。

    这世间对人身心伤害最大的就是暴力,暴力、网络暴力、言语暴力以及……冷暴力。

    黎川快要被白锦的冷暴力折磨得发狂了。

    可是白锦若表现得很大度,就像在黎家那样,一点儿也不在意做另外一个女人给他生下孩子的后妈,黎川也同样不会是滋味。

    白锦洗完澡吹干头发,出来时,皇甫旭也已经洗好了。因为黎川比皇甫旭要高还要壮,所以皇甫旭此刻穿上黎川的衣服,就显得有些肥大。但皇甫旭终究是男人,身量在那里,露出的胳膊,肌肉也很壮健,倒让白锦难得的不把他当成女人看了。

    黎川一直穿着那身衣服坐在沙发里吞云吐雾,衣服上的水渍已经干了大半儿,他跟皇甫旭都默默地坐着,等白锦一出来,都看向了她。

    白锦看着那飘荡的眼圈,便微皱眉,便将窗户都打开了,黎川却是也不熄灭烟,似是在等着挨说一样。可一样的,白锦只当成是个鬼在抽烟,沏茶端给皇甫旭一杯,自己一杯,独没有黎川的。

    “今天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被车撞了,现在肯定躺在医院了。”白锦坐在一边真诚地道。

    皇甫旭此刻的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他端起茶来喝了一口:“你上次帮过我,这次就当是我回报你了。”

    “你这回报也怼大了些,若是跟我一起撞死,我可没有命陪给你第二条。”白锦并没有将上次帮他姐姐的事放在心上,倒是皇甫旭此后接连帮她两次,这次更是差点儿把命搭进去,更让她心怀不安了。

    皇甫旭弯唇一笑,轻声道:“要是刚才跟你一起撞死了,我并没有什么可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