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38章 小三儿入门(1)(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38章 小三儿入门(1)(2)

    “有我和小薇在,轩轩就算是插翅也难飞。”

    “插翅?是插鸡翅膀吗?小姨,我没有长鸡翅膀,我想吃鸡翅膀!”轩轩在一旁附和道,逗得白锦和秦以涵直笑。

    “对了……顾歆臣那个渣他有没有找你麻烦?他敢跟黎家人一起挤兑你,你也甭客气,直接甩他俩耳刮子!贱男,就是要把他踩在脚底下,他才不会犯贱!”秦以涵现在提到顾歆臣,也一副鄙夷至极的口气。

    身边一陷,白锦便看到了坐在她身旁的黎川,她微微一笑:“抽了。”

    “真抽了?”那边秦以涵还不敢相信状。

    “真抽了。”白锦就靠在了黎川身上,让他身上微僵,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抽得好,最好抽得他连他爹妈都不认得了。”

    “下次再抽他的时候,我会考虑一下。”

    聊了一会儿,白锦才挂了电话,搂着黎川的胳膊,半靠在他的肩膀上:“轩轩说你把我拐跑了,要跟你绝交。”

    “你儿子要跟我绝交,那你怎么办?”难得的静谧时刻,黎川与她交手相握,声音也变得慵懒了几分。

    “当然是我儿子最大。”白锦随口答道。

    “在你心里,我永远比不上你儿子重要,是么?”

    白锦抬头,见他神情甚是平静,也摸不准他是不是吃醋了:“我儿子对我来说重于一切,包括爱情,包括婚姻,也包括……你。”

    瞬间,她便被黎川压在床上,他也并未用力,只是凑近问:“我有时真的很讨厌你这诚实的性子,连撒个谎都不愿意跟我撒吗?”

    “我不想骗你。”白锦凝视着他道。

    “你骗我说你结婚了时候,你倒是很愿意!”黎川又翻起了旧账。

    白锦直白道:“谁叫你那时候太讨厌,简直要把我逼疯,我肯定是有什么办法能甩掉你一定会用上。我甚至真的想过杀了你,就算是去坐牢也没关系。”

    “现在为什么不想杀我了?”黎川眸色沉了沉。

    白锦侧头望着他,伸手刮着他高挺的鼻子:“你说你死要跟我死一块儿,我为了活着,也要让你活着,你说是不是?”

    黎川显然不太满意她这个答案:“除了你儿子,我现在在你心里排老几?”

    “嗯……”白锦看着他迟疑又迟疑,“嗯……嗯……”就在黎川的脸又垮下去的时候,她“勉勉强强……”道:“……算你老二吧。”

    他现在她丈夫,排第二也是正常吧?

    “算?”黎川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威胁。

    “老二,这个称呼不太好是吧?那你就做老三,以后就当我的小三儿!”白锦促狭道,拼命忍住笑意,“你是三爷,小三儿倒是跟你的这称呼很是搭配。你觉得呢?三爷?”

    黎川已经在扒她衣服了:“你既然这么想我做你的小三儿,我就不会让你失望。老婆,我们现在就来约一炮怎么样?”

    “三爷,你是又不疼了,是吧?”白锦只随意捏了捏,黎川就冒火地看她,白锦仰头亲了他一下,“你妈看你受了一身伤,怎么说?”

    谁知道却又点着了火,黎川将她抱起,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将她抱在怀中,一边吻着她,一边解着她的衣服:“你猜?”

    “不猜,脚趾头都能想到的事情。反正,你得了你妈的同情就够了。”白锦按住他的手,“……我今天我有点儿累。”

    这一夜,似乎比让她连续加班24小时都累。明天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局面等着他们。

    黎老爷子会这么容易妥协?这真是比白日梦还荒唐的梦。

    所以,她还要跟黎川“养精蓄锐……”,来迎接明天的风浪。

    黎川的动作才停下,望着她手臂上的伤痕:“我不会让你白替我挨这一棍子的。”

    白锦搂住他脖子,靠在了他怀里:“你知道,我这次回来,是为了谁才回来的就好。”

    为他……

    她现在这般腻着他,对他说着,她是为了他才回来的,已足够他为她倾尽一切。他要的只是,她光明正大地以他妻子的身份再次站在他身边。为了这一点,就算与整个黎家作对,他都不在乎。

    一晚的鸡飞狗跳过去,黎家大院又陷入沉寂,白锦却睡得并不踏实,毕竟上次只是来走了一遭,并未如今晚这般住在这里,还是睡在以前跟黎川的卧室里,竟让她失眠了,但她又不想吵醒黎川,便一直睁着眼望着外面。

    朦朦胧胧中,与黎川新婚就这么被勾了出来。

    黎川跟她的婚礼很盛大,按照秦以涵的说法,费用高得简直吓死人。她却像个提线木偶一样,了无只觉,被化妆师打扮,看着镜中的自己,犹如不认识自己一般。

    顾歆臣就是在那个时候闯进来,质问她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结婚,要带她走。

    顾歆臣握住她的时候,黎川便出现了,只一个眼神,便让人心底打战。

    他问,你要跟他走,是吗?

    白锦看着他,最终甩开了顾歆臣,让他滚,她要嫁的人不是他。

    顾歆臣大笑着发了魔一般地离开,她那时只觉心如针扎,难受得难以呼吸。

    黎川缓步走到她面前,那张脸泛着锋利的冷芒,他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跟我结婚,是吗?

    --是,我要跟你结婚。

    --好,你愿意嫁,我就娶。有一句话,我只对你说这一次。做我黎川的妻子,身与心都要是我的,你的心若放不到我身上,就算拘你一辈子,我也会把你拘在我身边。

    此后,他的再也没有跟她说过类似的话。

    及至她出轨,他却只让她滚。

    白锦微微动了一下身子,深深呼吸了一下,耳旁便响起黎川的声音:“睡不着?”

    白锦侧头看他:“我吵醒你了?”

    “在想什么?”黎川没说他就一直没睡着,感觉她翻来翻去的,极为不老实。

    “在想……”白锦想说在想他们的过去,话头却又止住了,过去,就像一道疤,提起来便是血痕累累,尚不如现在的她与他的安宁与和谐,便将话一改,“你为什么不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