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14章 不告而别(1)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14章 不告而别(1)

    可是白锦却不知道,正是她这种“独立坚强……”,什么都自己扛的风格,让黎川很是恼怒。她依靠他一下会死吗?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下,哭诉一下,就这么难吗?可是就算是从前,她也是遇到什么时候都自己扛,那时起,她就没想过依靠他、求助他。这种被她排斥在外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欢喜不起来!

    黎川思绪万千,却又不想把这些想法剖析给白锦听,恐怕,她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不用你扶我了。”白锦见他又阴阳怪气的,也来了脾气,移开手,朝卫生间而去。

    等她出来就看到他坐在沙发边,白锦直接朝卧室走去,却听他道:“让我看看你的脚。”

    “我没事。”白锦依然犯倔,本来脚受伤了心情就不好,他倒好,回来还冲她发火。

    她继续一拐一拐地往前走,却不想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了她身侧,她直接被抱起来。

    “你干什么!”她不满地道。

    “闭嘴。”

    黎川将她抱到沙发上,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看着那一处红肿处,声音依旧有些硬邦邦的:“还疼吗?”

    “我不疼,没事装瘸玩儿吗?”白锦没好气地道,黎川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她这个小女人一般见识,声音也不觉轻缓了一些:“大夫怎么说?”

    “没骨折。”

    黎川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他只埋怨了她一句,她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连炮珠地使劲儿噎死他。

    “大夫没说你的嘴骨折了吗?”黎川忽然冒出一句,随后把她的脚一丢,“他怎么不给你嘴上贴上胶布?”

    他站了起来,白锦气得拿着抱枕摔到他身上,他伸手接住,却是话锋一转:“你这样肯定是没做饭,要是吃什么,我来订餐。”

    “不吃!”白锦站了起来,直接进了屋,很用力地关上了门。

    黎川抱着抱枕站在那儿,却是微微一笑,她这模样完全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吧?若是从前,他就算气疯了,也跟她无关。

    白锦磨牙霍霍,自己现在受伤了居然还被他欺负?!他有木有身为她男朋友的自觉性?如果他们的关系是对等的,她早就跟他分手了!将他踹到火星,她都不觉得解气!

    白锦没有发觉自己现在很容易就被黎川的随便一句话撩起火气,也能因为他煽情的话和煽情的眼神弄得心跳加速。

    这时,手机响了,是江辰。所以,黎川进去时,就听到白锦正用180度大转弯的温柔语气对那边道:“就你那球技,没有给人家添负分,都是他们的幸运了,连我都比你踢得好……你可别教我儿子踢足球,我可不想他以后被小伙伴嘲笑是臭脚……呵呵……”

    “我嘛,一切都好,只要你和轩轩那边一切都好,我这边就一切都好……”

    “嗯,晚安,imissyou。”白锦听到江辰在那边还给她一个飞吻,不禁又笑了,随后才挂断电话。

    白锦转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黎川,挂在脸上的“甜蜜……”笑容便又渐渐消失了,复又低头玩着手机。

    黎川手祖攥紧,复又松开,才略带些凉声的问道:“吃什么?”

    “随便。”

    白锦话音刚落,他便已开门离去,回馈给她的,是如她刚才关门时的那一响,只是更加沉闷,让人窒息。

    两个人的气氛又变得有些诡异,只是这次黎川没有“简单粗暴……”的发脾气,不过就是一言不发,也就是“冷暴力……”

    白锦被他这副“我就是不想跟你说话,憋死你……”的态度又弄得心里冒火,憋气地吃完饭,直接上床去睡觉了。不想说话,那就都憋死算了!

    白锦闭着眼暗自生着气,只感觉床一沉--黎川也上床了,瞬间他的气息便环绕周围,就算她故意往床边挪了挪,还是没能躲开。

    黎川这次也真能沉得住气,直接关了灯,闭眼睡觉。

    白锦就在这种磨牙霍霍里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黎川早就走了。白锦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又是无名火起。直到上班的时候,依旧带着气。同时,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一些什么事,却死活记不起来。

    “一姐,你看看这个。”甄晓晓把一篇稿子给了她,白锦接过来,忽然就扭头盯着甄晓晓看,猛然之间她就想起她到底忘了什么--她答应许明笙说服黎川不要再找夏尔若的麻烦的,结果因为昨天和黎川“冷战……”,就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甄晓晓好像没察觉白锦忽然盯向她的目光,拿着白锦桌子上的一本书状似随意地翻看着,又状似很随意地问道:“一姐,昨天许明笙找你是不是有事啊?他是不是给你找麻烦了?你都不知道他那个人有多麻烦……”

    “晓晓。”白锦斟酌了一下问,“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甄晓晓有些愣怔地看着白锦,看她神色认真,不禁也认真起来:“你问。”

    “如果你喜欢的人做了让你讨厌的事情,你会怎么对他?”

    “一姐,你是在说三爷吗?三爷可是男神,男神是不会做错事的。”甄晓晓挤眉弄眼道。

    “严肃点儿!”

    甄晓晓咳嗽一声:“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吧?你喜欢的是人,又不是一条狗诶,是狗还可能会违反主人的命令呢,何况还是个有脑子的大活人?我觉得吧,恋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包容,不能太苛责,否则迟早会分手。”

    甄晓晓这个人与狗的理论,在白锦听来还是颇有创意的,但人往往都是嘴上那么说,落到自己身上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是你喜欢的人帮了与你有血海深仇的人,你也觉得应该原谅?”白锦又问。

    夏尔若之于甄晓晓就是相当于有杀父之仇的仇恨吧?

    甄晓晓咂嘴沉思片刻,手指托着下巴,虚起眼睛:“不,我会把他削成人棍。”

    白锦郑重地拍拍她的肩膀:“还好你没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