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110章 就算被你毁了一生,我也愿意(3)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110章 就算被你毁了一生,我也愿意(3)

    白锦凑过去低声问:“和哥儿们接吻是什么感觉?”

    甄晓晓扑通一声就从椅子上遮了下去,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白锦和桃子扶起她来,她还脸红脖子粗的:“什……什么啊?”

    白锦已经和桃子笑成一团,桃子道:“一姐,我现在完全明白了,你真是一针见血。咱们的一哥不是在发傻,她是在发春啊!”

    “喵……”白锦还学了一声猫叫,气得甄晓晓追着打她们:“你们胡说什么!我……我是在看电脑,我这么一个无敌大帅哥,只有别人发我的春,我才不会发别人的春!”

    “看电脑,可你只开了电脑,却忘了开屏幕。你是在对着电脑看自己发春的傻样吗?喵……”桃子又喵了一声。

    “说不定,那还是咱们晓晓的初吻呢。就这么给了自己的哥儿们,止不住多心堵呢,咱们可别再刺激她了。”白锦和桃子笑得直腰疼,甄晓晓脸红得可以烙饼了。两人都“恍然大悟……”,不可思议地道:“竟然真的是初吻啊!我的少女心完全被点燃了!”

    晚上下班,甄晓晓和白锦一起下班,因为她的车又去“进修……”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两个人便顺着一起朝地铁走去。

    白锦见甄晓晓一天了,还是不在状态,攀住她的肩膀:“亲爱的,还在想亲嘴的事情?”

    甄晓晓猛然就将白锦的脖颈给勒住了:“说,你还接着说。”

    白锦连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甄晓晓放开白锦,呼了一口气,很是郑重其事地对白锦说:“一姐,我告你,我跟许明笙只是哥儿们!我们是兄弟!兄弟亲了下嘴而已,这有什么,这有什么啊?那也是老子的初吻,老子的初吻在初中的时候就没了!”

    白锦拍手:“说得好,晓晓,说得好。”

    甄晓晓一仰头,甚是得意的样子。

    “嗨,大明星,你过来接晓晓啊?”白锦冲甄晓晓身后的一个人招手。

    许明笙刚刚从车上下来,甚是安静地听完甄晓晓的“亲嘴宣言……”,然后冲白锦很礼貌地点了下头。

    甄晓晓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她转身看向许明笙,神色间的尴尬就别提了,瞪了白锦一眼,吊儿郎当地对许明笙道:“你来这儿干吗?”

    “我是来找白小姐你的。”许明笙看向白锦,甚是有礼貌地说道。

    甄晓晓的表情有一瞬间是蒙圈的,白锦也有些蒙圈:“大明星,你是找我?”

    许明笙点头:“能否借一步说话?”

    白锦看看甄晓晓:“好啊。晓晓,你也跟我们一起吧……”

    许明笙却道:“我想跟白小姐单独谈谈。”

    白锦加在中间甚觉尴尬:“可以啊。”

    许明笙打开了车门,白锦跟甄晓晓道了别就上了车,她看见许明笙自始至终都没跟甄晓晓说一句话,便也上了车,直接开车离开,留下甄晓晓一人风中凌乱。

    白锦想替甄晓晓解释:“晓晓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许先生,你不必当真。”

    许明笙点点头,就在白锦稍稍放心时,他又加了一句:“我是她哥儿们,她说得都是真的,我也听惯了。”

    白锦一时哑言,直觉告诉她,这个许明笙怕也不是吃素的。他能红透半边天,除了长相和特长,必然还有其他的过人之处。也可以这样说,单单从他被黎川这么重视,甚至当做了朋友一样,这个人就不是个傻白甜的男人。

    许明笙直接将车开进了一处外面看似破败,其实却暗藏玄机的地方--一个废旧工厂改造的修理厂,许明笙将车开进去,然后下车,白锦也推门下车,入目的是一个极为宽阔的地方。里面摆了不少车型,当然也聚集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年纪不大的小伙子,有几个可能还处于青春叛逆期,所以造型很杀马特,简直令人不能直视,里面还有几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子。

    许明笙一出现,那些人都过来跟他打招呼,又将目光投向白锦,不禁吹了一声口哨:“哟,这是哪里来的漂亮妹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明笙,你可真是要羡慕死我们了,当明星就是好,瞧瞧这见天的有漂亮妹子领啊。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你看谁不眼熟?”另一人取笑道,又盯着白锦,搓着下巴,“我也觉得她挺眼熟的。”

    “我们去上面谈。”许明笙没理会那些人,径直带着白锦朝着二楼走去。

    “明笙!”忽然传来一个女声,最开始说话的那人无不羡慕道:“又有你的女粉丝来了,也是个漂亮妹子呢。”

    就见从人群里走出两个女孩儿,白锦一见那二女,不禁想露出嘲讽的笑,这个世界可真特么小啊,关键这俩货组合,真是超出她的想象了--。

    皇甫盈云和段立雪。

    那俩货一瞧见白锦,原本还笑容嫣嫣的脸顷刻之间就冰冻住了,皇甫盈云看见白锦,就想上去挠她,忍不住尖声叫道:“你怎么在这儿?”

    白锦挑眉没说话,段立雪也是冷着脸看着她。这时,许明笙出言道:“她是我的客人。”

    皇甫盈云的脸瞬间变得更加难看,还想说什么,却被段立雪拉住了。

    “我们走吧。”许明笙道,白锦也未多言,跟着许明笙就上了楼。

    “她怎么在这儿?”皇甫盈云盯着白锦与许明笙上楼的身影,简直要盯出个窟窿来,“这个死不要脸的女人,她怎么跟明笙在一起!”

    “死不要脸的女人?盈云,你认识她啊?”有人问。

    “现在全九原有谁还不认得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你们脸盲吗?”皇甫盈云气得跺脚,一人反应过来,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不就是那个西贝女?和夏尔若最近撕逼撕得特厉害的女人!不过,还真是漂亮啊,我觉得她比夏尔若还漂亮。”

    “原来是她啊,她叫什么?对,好像叫白锦!啊,对了,网上说她是黎三爷黎川的女人!黎川是明笙的老板,那……那她不就是明笙的老板娘?”又有一人捂着嘴道,“我的天哪,他把自己的老板娘搞到这里来,是想搞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