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65章 他还好吗(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65章 他还好吗(2)

    这件事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三爷的前妻……”却在九原黑道、白道更以诡异的形式迅速地“火……”了起来。人人都开始好奇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同时想着,以后见到这女人可要躲远点儿,哪天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她,说不定也像皇家一号一样消失在人世间了。

    这两件事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白锦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她只是盯着这两则消息发了许久的呆,听着甄晓晓说“大块人心,老天终于睁了一次眼……”,脑海里忽然冒出那晚在槐树下黎川说的话:“你该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

    归根结底,她会惹上夏尔若以及有后面的遭遇,都是拜黎川所赐,不是他该收拾的吗?虽说她跟宋老大认了兄妹,宋煜便是他大侄子,就因为是亲人,才应该更受一些“血……”的教训不是吗?年纪轻轻,就那么心狠手辣,以后铁定要去坐牢,合该被教育教育才对。所以,白锦也没觉得宋煜有多可怜,但去慰问一下她那个大哥是应当的。

    恰巧,宋老大近日又要离开九原,去南海继续处理他没有处理完的生意,便喊了白锦一道去吃饭。虽则黎川把人家的进财夜总会都给整垮了,但白锦也并不担心宋老大会对她做出什么报复举动。如前所说,宋老大想要报复,她白锦便是首当其冲,不会这样一直安安然然地度日子。

    白锦以为宋老大住的地方会如电影里所演一样极尽奢华、奢侈,光从皇家一号来看,就知道宋老大的口味有多土豪。却不料是青砖白瓦,别具民国风格的小洋楼。然而它所在的位置却是九原地皮最贵之一、被当作历史文化旅游风景区的“潮海……”地域。这里的建筑多是民国时期式的小洋楼,有原建的,也有后来伪建的,每天都有许多游客来此观光旅游。两匹马拉着电动车装模作样地拉着一车人观赏周围风景。

    白锦按照地址走过人多的旅游区,沿着两岸杨柳青青的潮海一路行走,渐至人少时,便来到了一扇紧闭的红色大铁门前。一颗梧桐树蹿得老高,将大片的枝叶遮挡在院内外,形成一片子树荫,知了拉破了嗓子似的叫着。门前对着的便是波光粼粼的潮海,偶有悠悠地小船载着游客幽幽飘过。

    真是世外桃源啊!

    白锦一边感叹着宋老大真会享受,一边扣响了门扉。嘎吱一声,门被打开,声音如同这房子的岁月一样久远,从里面露出宋煜那张帅气的脸。两人目光一对,白锦展颜一笑:“是大侄子啊,大哥在家吗?”

    宋煜看到白锦整张脸都黑了:“你在叫谁大侄子?”

    白锦左右看看:“这里除了你,好像都不是人了吧。你要是承认自己不是人,那我就是没有叫你。”

    如果眼刀子能杀人,宋煜已经把白锦捅死了,这个女人真是比女巫还可怕,他现在要是吃着东西一定会被她直接噎死的:“就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个女人特别让人讨厌吗?”

    原本对白锦还有些欣赏的宋煜,在经历这些事情后,白锦已经上了他最讨厌的人榜单之首!并列第一名的还有她那个前夫黎川,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丘之貉、一路货色!

    白锦理了理短发,笑容嫣然:“有啊,那些说我讨厌的人也都是被别人讨厌的人。”

    宋煜的脸更黑了,这时院内传来宋老大的声音:“小煜,是谁来了?”

    “大哥,是我!”白锦朝里面喊了一声,便施施然推门进入,宋煜阴测测地望着她:“皇家一号的事,不会就这么完了的!”

    白锦转头望他一眼:“好啊,随时恭候。比起拼爹来,我不如你,比起拼男人来,大侄子你,真要比黎川逊毙了。”

    白锦也不管会不会激怒宋煜,转身朝里走去。宋老大正站在二楼的阳台处,瞧见她就乐呵呵地打招呼:“妹子,你来了。”

    “大哥。”

    宋老大走了下来,边走近边热情地说:“认了你这个妹子,却一次没请你来家叙叙,是大哥的疏忽。来,妹子,跟大哥拥抱一个。”

    白锦大大方方和宋老大拥抱了一下:“大哥,你的确是不够意思。你说你都要走了,才想起我来,你把我这个妹妹究竟有没有放心上?大哥真的只是为了权宜之计才认下我这个妹妹的?那可我伤心了。”

    宋老大哈哈大笑:“你这妹子,嘴巴真是太厉害了。我只不过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声讨我这么多。你说大哥是那样的人吗?大哥从来都是宁折不弯的,是妹子你的脾气和性格是在太和我脾胃,我才厚着脸皮跟你认个兄妹的。你要是不信,大哥一会儿就带着你去见咱妈,在咱妈坟头上磕头,让她看着我认下你这个妹妹。以后要是反悔,就让咱妈夜夜来找我。”

    “行啊,一会儿我就跟大哥去祭拜一下咱妈。”白锦顺杆爬柳,宋老大指着她,无奈地笑了。

    说话之间,门扉又响,宋老大搓搓手说:“一定是我兄弟来了。”

    白锦微垂眸。

    果然是黎川。

    宋老大拥着黎川进来:“你说说,你们两口子,怎么不一起来,还一前一后地来了?”

    黎川看向站在院子中的白锦,她穿着一身休闲装,身后是一片荼蘼的紫色木槿花,几只白色的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一时之间人如花,花衬人,别有一番风姿令人心头一醉。

    一周未见,她便又那么鲜明而热烈地闯进他心头,却又似许久未见,她依旧容华若桃李,气质如孤兰,孤傲而又美艳芬芳,如同一个妖精,明知道会被夺去性命,却依旧忍不住靠近。

    黎川黝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带着一点儿淡然与疏离,似乎他们不过是许久未见的一般朋友罢了。

    “我忙。”

    黎川只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淡漠得如王子不过看到对他发花痴的女人一样。

    宋老大感觉他们二人之间气氛有些古怪,便哈哈笑道:“你忙也不能不管自己老婆啊,是吧,妹妹?要不要帮你教训一下这小子?”又自来熟地拍拍黎川的肩膀,以长辈的口吻教育道,“男人再忙也要顾家,不然老婆再飞了,我看你找谁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