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52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4)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52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4)

    只是她偷瞄时,却恰恰遇上了黎川移过来的目光,顷刻她感觉自己都不敢动了,她弱弱地叫了一声:“姐夫……”

    黎川像是冷漠的帝王,似是根本不屑于她,冷幽幽地收回视线,看向窗外,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下巴。简直让成心受宠若惊,他这是答应了?是答应了吧?

    白锦一句“去我家……”,让桑经看了一眼黎川,见他没反对,便将车开向了白锦的家。

    一路上两人无言。到了家,白锦将成心扶到她的卧室,又给她倒了水:“先躺下休息会儿吧。”

    成心躺在床上,有些不安地说:“大姐,你和姐夫……”

    她一直想问,她大姐和黎川真的又复合了?

    “他不是你姐夫。”白锦淡淡说了一句,成心看她一副严肃的面孔,也不敢再问。

    大姐,好像和六年前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了。想起昨天白锦的几句话便让家里鸡飞狗跳,至今不宁,她妈分分秒秒都在骂她大姐是贱蹄子,不该生这么个连母亲都不认的小畜生。成心就更甘愿做蜗牛,也不敢再惹白锦生气了--那简直就是噩梦啊!

    白锦出来时,黎川正看着一个小鱼缸里的乌龟,乌龟爬上来又出溜下去,周而复始。忽而,黎川将小乌龟拿了出来,让它在桌子上爬。乌龟缩着头不敢再出来,片刻感觉没危险了,便又伸出头脚慢慢爬,毫无目的,一直向前。

    或许,这个世界和它在玻璃缸里的世界于它眼里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不过就是一直想要往前爬而已,处在怎样的世界,与它根本无关。却不知,命运已经变得多舛,在玻璃缸里时吃喝不愁,在外面却是生死难料,唯一共同点就是,都要遭受人类的肆意玩弄。

    黎川伸出一根手指撩了一下,乌龟就四脚朝天了!他真够恶劣的。

    之后,黎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想要看看乌龟四脚朝天后究竟能不能自己翻过来。那乌龟个头小,挣扎了一番便翻了过来,继续往前爬。黎川则只是看着了,没再让它继续玩儿翻身游戏了。

    “它很像你。”他声音低沉悦耳。

    “你才是乌龟。”白锦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去倒水喝了。

    黎川转身看她,目光深邃:“见到老情人是什么感觉?”

    两人目光相视,他闲闲地靠在桌子上,似是在说天气好不好这类话题。白锦走到他面前:“三爷希望是什么感觉?”

    黎川略略顷身,在她耳边道:“一堆垃圾。”

    就算,不是垃圾,他也会让顾歆臣在她心中变成一堆垃圾。

    白锦笑了笑,笑容却是没有任何情感在里面的:“三爷说到了我心坎儿里。”

    黎川伸手将她搂进怀中,审视着她:“真的么?”

    “怎么,你还希望我一脚踏三船?”白锦讥讽地笑道。

    黎川伸手抚上她的脸庞,沿着她的脖颈缓缓向下,掌下是细腻的肌肤,他的眼底却不带一丝情欲:“难道还不是么?”

    他的手伸进她衣内,到处勾着火,头埋在她细腻的颈子间,细细密密地吻着:“给我一个解释!”

    白锦想躲开他,没躲成:“成心被他撞了,他给我打了电话,就是这么回事。”

    “嗯……”不知是他应了一声,还是情不自禁发出的呢喃,反正再没问了,反而专心致志地撩拨着她,白锦终于有些忍无可忍,提醒道:“家里有人!”

    黎川眼中闪过一簇火,将她缠紧:“有人怎么了?”

    “黎川!”

    黎川亲上她红润的唇:“在这儿做,还是去我车里?”

    白锦有些恼怒,想要拒绝,却被他再次席卷了感知:“在这里,更刺激。”

    同时,手上也不停,开始脱她衣服。

    卧槽!他还真想在这里!

    白锦的眼尾略了一下另一个空着的房间,黎川意会,弯唇一笑。他抱着她进了房间,丢到床上,便覆了上去,炙热的吻再次碾压上去。

    白锦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这次似乎与以往都不同,或许是这几日与黎川关系缓和,甚至变得有些微妙,一直压制的欲望终于破土而出,让她变得遵循本能--热情了许多。

    黎川感受着这么长久以来,她难得的主动与热情,情欲便燃烧得更旺。

    白锦不禁搂紧他的脖子,被掀红浪之中,更显别有风情:“黎川,你节制一些”

    黎川闻言,又狠狠吻了她一通。

    泥煤!她就不该说这句话!自找苦吃!

    白锦一看两人如今的样子,已是面染绯红,却不想,更让黎川眼中火花四溅。

    白锦死死咬住唇,才让声音不至于流泻出来,却有那么溢出的一两声高音,让她想墙的心都有了。成心就在卧室啊!而且隔音还不tmd怎么好!

    待结束之时,她只感觉自己又被掏空了,只是这次两人都配合得极好,所以事后心情也是不一般爽快。

    黎川望着她白皙的脸,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好。只是想起顾歆臣来,心上又染上了一层乌云。

    多年的情敌和老对手登场了,只不过,六年前,他虽落得惨败,六年后,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却依旧被缚在了他身边。只要他不愿意,就没有人再能抢走她。老情人怎么样?不过是从前没有及时处理掉的垃圾一样,他会帮她处理干净,将她身边的男人一个一个处理干净……

    黎川凝视着她,软软的、红红的脸,长长的、卷卷的眼睫,那张嫣红的嘴里时不时就吐出能把人气死的犀利的话,比从前更锋利,更无情。可是,该死的,却更让他离不开了。

    黎川又覆上她软软的、甜甜的唇,其中味道,似乎越品越让他上瘾,他她累极了,偏过头,躲开他的吻,却不想,耳根、颈子……燃起了连绵火热,她睁开眼无力道:“我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