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前夫,娇宠难停 第50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2)
作者:不知流火的小说      更新:2017-09-06
    . ,最快更新误惹前夫,娇宠难停最新章节!

    第50章 想跟我老婆说话,问过我没有(2)

    白锦捏起她的下颌:“像你这个模样……”

    “怎么样哦?人家长得倾国倾城,是不是?”

    白锦瞧着甄晓晓,莫名想到黎川昨天的别扭劲儿,貌似自己说了甄晓晓是个女生后,他就又对她“视而不见……”了,直接把她送回家就走了。他不会一直以为甄晓晓是男生,自己跟甄晓晓是很暧昧的那种关系吧?

    白锦忽然就想笑了。

    甄晓晓抱住身子:“一姐,你干吗用这么淫荡的眼光盯着我?你不是想对我用强吧?”

    “本宫确实瞧上你了,晚上,本宫就把你带回去,给本宫暖被窝……”

    “好呀,好呀,三爷缺不缺暖被窝的?我可以先给三爷暖完,再给你暖,你只要让我时刻瞻仰三爷的帅容就可以。”

    “……”脑残粉……

    白锦表示对荣升为“fe撕逼小能手……”表示没有任何荣誉感,相比夏尔若对自己做的,她这根本只让夏尔若难受了难受。

    不经意间,白锦又翻开了有黎川采访报道的那本杂志,篇页上,黎川西装革履,虽只是端坐在那儿,目光深沉,却比其他页上的那些“妖娆……”的男明星更抢眼。白锦一看到他那双瞳眸,便移开了眼,因为有种就是在被他直视的感觉,让她微微呼吸不畅。还有那么一串的头衔,让人念着都觉得累。

    黎川后面便是关于夏尔若那次代言和八卦的报道,白锦看了一会儿,动手就把有关黎川和夏尔若的报道都撕了,然后团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才又将那本杂志又放到一边。

    她感觉自己心绪最近有些凌乱,许是这两天经历的事太多,饶是她想镇定,也不能完全镇定。正准备重开投入工作时,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号。

    “您好。”白锦客气道。

    “……白锦,是我。”那边停了一下,才自报家门。

    那声音让白锦脑子里空白了一瞬,手也不觉握紧了手机,她冷淡地问:“你是哪位?”

    那边又沉默片刻,才说:“……顾歆臣。”

    白锦握住了一支笔,冷声道:“你叫顾什么?我没听清,对不起,我手机上姓顾的人太多了,请你再说一遍自己的名字。”

    “我是顾歆臣!”顾歆臣那边似乎也有了怒气,不客气地说。

    白锦这才很是客气地道:“先生,你打错电话了吧,我不认识叫顾歆臣的!请查证再拨!”

    白锦要挂,那边顾歆臣怒气冲冲的声音又冲了过来:“好,你不认识我,你总认识你妹妹成心吧?她现在在市医院,要不要过来,你自己看!”

    说完,顾歆臣就挂了电话。

    成心在医院?

    白锦请了假直奔市医院,给成心打过电话,便去了放射科。顾歆臣正坐在那里等着,一转头就看见白锦正朝这边跑来,他立刻就怔住了,眼睛只盯在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上。

    白锦也看到了他,脚步倏地止住。两人对视片刻,顾歆臣站了起来。白锦走上前去:“成心呢?”

    “正在里面拍片子。”顾歆臣看她呼哧带喘,这一路应该都是跑过来的。

    “我妹妹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又在这儿?”白锦质问道,仿佛成心有任何事都和他有关一样。

    她这种语气让顾歆臣很不舒服,却还是开口道:“我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剐到了你妹妹,就送她来医院了,现在医生正在给她做检查。”

    “开车剐到了她?你怎么开车的!有没有人你不知道吗?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白锦气呼呼地说了一堆,就要往放射科里去看看。这时,成心照完片子出来了,她脚一坡一坡的,脸上、手臂上、腿上都有擦伤。

    “大姐!”成心见到白锦便激动地喊了一声,白锦跑过去扶住她:“怎么回事?怎么就被车剐了?你脚扭了?还有哪里痛?医生都说什么了?”

    面对白锦一连串的关心,成心眼圈都红了,因为昨天的事,更愧对见白锦,她低下头小声道:“我……我就是被车蹭了一下,没撞到。我刚才已经照了片子,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我感觉自己没事。”

    白锦见她没事,忍不住又说她:“你怎么走路的?眼睛没看路吗?”

    “是我开车没注意,不怨你妹妹。”连顾歆臣都忍不住为成心开脱了,白锦直接将刀子甩向了顾歆臣:“本来就是你的错啊,你撞了我妹妹,难道还是我妹妹的错?不会开车就别出来祸害人好吗?”

    白锦的话异常难听,让不少人都看向了顾歆臣,顾歆臣脸色变得难看:“白锦,撞到你妹妹是我的错,你有必要说话这么难听吗?”

    白锦方要回击,成心已经插话道:“大姐,让他帮我去拿片子吧,我还要回大夫那儿呢。”

    白锦狠狠瞪了顾歆臣一眼,扶着成心离开。顾歆臣脸色难看得要死,最终也愤愤离开。

    最终,检查结果显示,成心并没有事,只是脚扭伤了,大夫给开了一些药。白锦扶着成心离开,顾歆臣想搭把手,却被她又冷讽了回去:“我妹妹不用你扶。”顾歆臣又生生收回了手。

    出了医院,顾歆臣硬邦邦道:“我车就在前面,既然是我撞了你,我就有义务送你回家。”他是对成心说的。

    成心却看着白锦:“大姐,我不想回去,我跟你回去行吗?”

    白锦看成心这副样子,都能想到他们昨天走后,她又被成玉坤和她妈怎么教训数落,说不得又被毒打了一顿,心中也有了愧疚。她是成功怼了一次她那只认钱的继父亲母,可也把唯一要好的妹妹舍弃了。成心竟然不怨她,让她更是愧疚加深,便道:“走吧,我们打出租回去。”

    成心点头,又看向顾歆臣,容色复杂,最终什么说,任由白锦扶着她离开。

    顾歆臣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脸上刮过一道阴寒的风。

    白锦叫来了出租,将成心扶上去,自己也要上去时,手腕却被拉住,猛然就被拽了回去,面对的是,顾歆臣浮着怒色的脸:“我们现在连句话都不能好好说了吗?”